|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二十五章 半月之约
  第二十五章 半月之约

  许枫虽然能看清楚对方的攻击轨迹,但是身体的协调力却还是处于四品的层次。虽然因为眼力的缘故让他的反应快速。但是有时候身体的协调力跟不上他的反应速度,这就导致许枫的躲闪的步伐有些紊乱,显得有些狼狈。

  不过即使如此,也让刘克惊异不已。他这套连绵不绝的掌法是一套玄功技能。虽然不是太高等的那种。但是在他看来想要收拾许枫却丝毫不碍事。可是现在许枫却避开了他二十余拳。这是他无法想象的!

  这小子有些门道。看来想要李公子那百两白银。还得动用一些真本事了。刘克心底暗自嘀咕,同时手上的攻势猛的一变。

  小子!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既然如此,那你就尝试一下老爷教给我的萧家拳法吧。刘克嘿嘿笑道。

  在刘克话音说完后,刘克的拳势猛的一变,之后一套轻巧的拳法打了出来,在这套轻巧额拳法打出下,许枫更感觉吃力,望着一拳直轰向他的拳头,许枫一咬牙迎了上去,十成的力量全部灌输到手臂上。

  刘克见许枫如此做,心头大喜,气力涌上手臂,一拳直轰而上。

  碰……

  两拳交碰在一起,许枫瞬间就感觉到一股滂湃的力量涌了上来,手臂被震的疼痛不已,身体猛的后退出去,倒退了五米之远,这才稳住了身形。

  刘克退后一步,瞪大眼睛的看着许枫,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他无法相信,许枫居然能一拳逼的他后退一步。他可是一个实力达到五品的玄者。对于五品下的玄者有着绝对的压制力量。可是,他这次虽然占了上风,但是却没有那种绝对压制的优势。

  刘克眼神变幻的盯着许枫,感觉面前的这个家丁很奇特。对于许枫,他第一次生出了一丝顾忌。

  站在另一处的许枫,甩了甩他疼痛和颤抖的厉害的手臂。心底同样惊惧,这一拳几乎轰的他的这条手臂没有抵挡力了。他们两人相差这么一小步品级,却有着如此之大的距离。气力果然是另一个性质的力量。

  当然,许枫并不知道他逼退刘克一步,在别人看来已经是震惊不已的事情。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是用雷电淬炼身体,所以他的力量远远超过同等级武者的力量。

  雷电作为最适合淬炼身体的力量,一般人刚开始根本不可能承受住这样的力量。所以,从一开始就用雷电牵引步入玄者的武者,少之又少。而每一个从一开始就用雷电淬炼身体的玄者,都会比起别的武者强上一线。

  手臂的疼痛让许枫更加警惕的看着刘克,心底算计着如何才能躲过刘克。

  就在许枫思索着这些的时候,刘克根本就不给许枫思考的时间,一拳再次向着许枫轰了过来。很显然刘克想要速战速决干翻许枫。

  对方来势汹汹的一拳,让许枫不得不侧身避开,拳头擦着他的身体而过,让许枫心头一惊,连退数步这才微微感觉安全。

  你逃得了吗?刘克见许枫避开他这一拳,哼了一声拳身再次施展而出,连绵不断的拳身轰向许枫,许枫闪避的狼狈至极。

  许枫的眼力虽然变强了许多,但是在刘克施展玄技后,许枫闪躲起来就有些吃力了,在避开刘克不少拳头攻击后。终于有一拳没有避开,只能用拳头生生的迎了上去。

  碰……

  两拳交锋在一起,许枫手臂被震的颤抖起来,脸色有些泛白,身体踉跄的倒退出去,后退数米后才稳住身体。

  看你怎么挡得住本管家!刘克见一拳轰到了许枫。身体再次欺身向前,一拳轰了上去。

  许枫望着在他眼中不断变大的拳头,只能用疼痛不堪的手臂迎了上去。两拳再次交锋在一起,巨大的力量震的许枫手臂的疼痛再次加剧,许枫感觉手臂这一刻麻木的失去控制似地,手臂颤动的弧度也极其之大!

  刘克连轰几拳下,许枫被震的连连后退,到最后手臂开始浮肿了起来。特别是和刘克交碰的拳头上,更是浮肿的如同沙包。

  刘克望着许枫浮肿的厉害的手臂,心底却忍不住赞叹:以不到五品之力能接下他如此多拳,这足以让许枫自傲了。可是,错就错在他得罪了李公子,注定他要被折断四肢。

  许枫!本管家就教教你好好做奴才。刘克阴邪的看着许枫,嘴角扬起一道弧度,尽显狰狞。

  望着一步步逼向他的刘克,许枫哼了一声道:刘克!你还是往你身后看看吧。

  刘克微微皱了皱眉头,还是转头看向身后,看到身后的两道人影,刘克心头一惊。在他身后不远处,萧霖和萧依琳正不紧不慢的走来,很快就能赶到这里。

  刘克还没胆量在萧霖和萧依琳的面前折断府中家丁的四肢,虽然心中不甘,但是只能放弃折断许枫四肢的想法,对着许枫哼道:今天算你好运气。不过,逃过了今天,你逃得过明天吗?哈哈,本管家一样能玩死你。

  许枫看了一眼手臂上的浮肿,他微微用手碰触一下。从小到大,许枫还从来没有过如此伤势。望着整整大了一圈的手臂,许枫眼神同样阴沉。

  刘克见许枫居然还敢露出阴沉的眼神,他冷笑一声道:怎么?你还想报复不成?告诉你,这辈子你是没机会了。奴才就是奴才,本管家有千万种办法玩死你。

  刘克!有本事你等我半个月,半个月我的伤势好了,我们决一死战。许枫突然看着刘克喝道,这样,就算你杀了我,少爷小姐也不会怪你。

  刘克听到许枫的话,微微一愣之后就大喜。正如许枫说的那样,要是两人约定的决一死战。就算到时候杀了许枫,少爷小姐也不好说什么。至于给半个月时间许枫养伤势刘克丝毫不在乎,别说给刘克半个月时间,就算给许枫一个月时间他都觉得无所谓,难道许枫妄想半个月就达到五品不成?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当年的他,也是因为机缘巧合才侥幸步入五品。

  一个正常的家丁,要是没有特殊的机遇,想要步入五品难于登天。

  既然这样,那本管家就等你半个月。刘克笑眯眯的看着许枫。

  许枫哼了一声,早就算到刘克会答应。许枫虽然也知道半个月达到五品有着一定的难度,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刘克显然已经盯上他了,以他现在的伤势,想要抵挡刘克是不可能了。那他只能用这个办法争取一点时间。

  你们在干什么?萧霖和萧依琳走到两人的位置,望着许枫和刘克的气氛不对,不由疑惑的问道。

  刘克赶紧卑躬屈膝一脸恭敬的说道:少爷!我是三管家,有着检验家丁修炼的职责。听说许枫成为玄者了,我一高兴就找他检验下。可是出手没有控制好,下手重了一些,导致许枫对我有恨。居然要半个月后和我决一死战。作为三管家,我没法拒绝许枫的挑战,只能接下来了。

  刘克说的无比委屈,小人的姿态被他表现的淋漓尽致。

  萧霖和萧依琳听完刘克的话,不由把目光转向许枫。当目光扫在许枫那红肿的恐怖的手臂上时,倒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萧依琳更是忍不住恨恨的瞪了一眼刘克。

  许枫?怎么回事?萧霖问着许枫,他不信许枫会约定三管家半个月后决一死战。

  许枫也不解释,对着萧霖说道:三管家说的对,半个月后,我和三管家决定决斗一场,到时候请少爷前来做裁判。

  许枫!你又犯什么傻?萧依琳听到许枫居然也承认,不由有些着急问道,自从许枫帮了她之后,萧依琳对于许枫就大有好感,不希望这个她欣赏的家丁犯傻。

  二小姐放心!萧家有家丁要为别人做事,我要是不配合他。倒是显得不进人情了。许枫说道。

  萧依琳微微皱了皱眉头,冰雪聪明的她自然想到一种可能,转头看向刘克说道:李伟叫你来对付许枫的?哼,你别忘记你是萧家的家丁。

  二小姐冤枉啊。刘克哭丧着着脸说道,小人哪里敢如此,完全是许枫刁蛮,不受我管制,而且这决斗也是他提出来的。不信二小姐问他。

  萧依琳转头看向许枫,见许枫没有反驳。眉头更是皱的厉害。

  萧霖望着站立在原地淡然自若的许枫,心底惊讶这个家丁气质的同时,也淡淡的说道:许枫,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谢谢少爷了!我想不用了。许枫拒绝道。

  这句话让萧依琳有些气急,心想原本她认为聪明的家丁怎么次次犯傻。虽然你侥幸使用阴谋败了一个五品,难道就认为自己无敌了不成?真正的决斗,是不允许你使用这种卑鄙伎俩的。

  许枫!别犯傻!萧依琳喝道,她倒是不愿意见许枫送死。

  许枫摇摇头,要是不如此的话,刘克显然这半个月内还会找他麻烦。

  你……

  萧依琳脸色涨红,没有想到许枫这么固执。刘克可是一个五品,真正的决斗,足以玩死许枫。这可是生命的代价,不是好玩的东西。

  萧霖同样面色一变,对于许枫执意要如此,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存有寻死之心了。要不然怎么执意如此?

  依琳,算了!既然他们自己决定了。我们就不要管他们了。萧霖作为少主人,也不愿意自掉身份参与家丁的争斗中,见许枫没有改变意思的情况,拉了一把萧依琳带着萧依琳离开。

  萧依琳定定的看了许枫一眼,随即只能叹了一口气离开。但是,萧依琳还不忘记帮许枫一把:刘克,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刘克赶紧躬身行了一礼,从怀中取出十五两银子,放倒许枫面前说道:二小姐,这是你奖励许枫的银两。我这就给他。

  不得不说,刘克这人很会做表面功夫。起码这举动,让萧依琳没有再对他横眉冷眼。

  刘克把银子给许枫后,迈着步子就离开。

  在刘克离开不久后,萧家的府邸中就传出了一个消息。

  你们听说没有?许枫那个垃圾居然妄想半个月后和三管家决一死战。

  对啊!那小子还真当自己是根蒜了,居然妄想三个月后和三管家决一死战,我就看着他怎么被打死。

  对!三管家实力早就是五品了,这么久过去了,就算没有五品顶峰也有五品中阶,要收拾许枫还不是轻而易举。

  就是,三管家还被萧家老爷传授了玄技,要败三管家,起码也要六品的实力。他一个垃圾居然妄想挑战三管家,简直笑死人了。

  哈哈!我就等着半个月之后许枫被三管家揍死。

  关于许枫和刘克的决斗,在萧府传的沸沸扬扬。几乎都已经认定许枫要被刘克给揍死。对于这种种议论,许枫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刘克散步出去的。

  许枫知道刘克这是要把他逼入死寂。许枫同样也明白,半个月后要想胜,最低也要达到五品的层次。当然要是妄想绝对胜利的话,那就要步入六品的层次。

  而很显然,半个月想要达到这个层次,简直难于登天。

  许枫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齿,喃喃的说道:就算难于登天,我此次也要登一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