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七二八章 少年
  这关外老人姓秦,许枫也是喊他秦老,他在这森罗位面释放神识暂时也无法找到林惜,便也是随着秦老回去,至少灰袍老头承诺过林惜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只要神识找到林惜,许枫便会立即离开。[调教女王 D586.]

  关外除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山寨也有些别具一格,房屋都基本上是用木桩搭建的,看起来一阵风就能将这些木桩吹倒,但是实际上许枫用神识探测过,这些木桩刚硬如铁,别说是狂风,就算是一般强者,击出神力都无法击碎这些木桩。

  许枫坐在马儿背上,也是说道:“秦老,我只不过是‘朽木’,这样大摇大摆进去,有些不好意思吧?”

  “许枫少年,我秦老可是为你好呢,像你们这些‘朽木’,一般来说,各大山寨的关外人都会接收,但是,我们关外和关内的人势如水火,所以你们这些家伙在我们山寨里可是不讨好的,你坐在马背上,才能证明你的身份不同,其他人也不大会给你脸色看!”

  秦老说道。

  许枫点点头,这秦老处处为自己着想,一脸质朴,没有任何私心,倒是让许枫有些想不明白,也没多想,这马儿虽然走的慢,但还是驮着许枫看见了除秦老之外的第一个关外人。

  这是个大胡子,正在太阳底下修炼力量,而根据许枫的探测,这大胡子体内的力量竟然不弱,至少比光明世界里面的教皇等人要强上太多。

  那大胡子见到秦老也是一脸恭敬:“哥哥!”

  大胡子竟是秦老的弟弟。

  “这少年是?”

  “你练你的蛮力,今后他是自家人,这是许枫少年,这是秦熊,你喊他秦叔就成!”

  “秦叔!”

  许枫点头。

  许枫也不是因为听话才喊这人,而是觉得这大胡子憨厚忠实,和秦老一样,没有其他心思,再加上秦老对他确实不错,干脆就不忤逆他的意思了,毕竟也算是寄人篱下。

  大胡子也是乐呵:“好,许枫少年,待会你秦叔去给你上山杀头‘牛怪’为你压惊,嘿嘿!”

  他咧嘴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一嘴黄牙,被秦老骂道:“你别吓到许枫少年,快滚上山去!”

  这是山寨的路口,进入山寨的时候,许枫能够看见有不少关外人,这些人对秦老也颇为敬重,但是看着马背上的许枫,却还是有些奇异目光,显然是清楚许枫是‘朽木’的身份。

  许枫倒是无所谓他们的目光,毕竟,身在曹营心在汉,他的全部思绪还是放在了寻找林惜身上,但是这森罗位面却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首先,以许枫目前的神识,根本无法遍布森罗位面的每一个角落,而且,这还是关外,关外和关内链接的那座千层墙壁上面有着一层极其强大的结界,许枫的神识想要突破那层结界,都算得上是极难,再到关内寻找,就更加困难了。

  而这关外,也有几处地方,是许枫的神识都无法进入的,不知道究竟为什么。

  秦老的屋子还算是干净,大厅当中有着一张圆木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不少奇珍异果,秦老说道:“这些都是山上的龙火果,澳门赌博网站:可以净化你体内的杂质,提升你的身体素质,别和你秦老客气,这些不值钱!”

  许枫的房间宽敞明亮,据他观察是秦老屋子里最好的一个房间,不知道为什么,秦老也让给他了。

  “不好啦,不好啦,秦老,你弟弟秦熊在山上与人争执,就快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

  许枫刚闭上眼睛,却是听到外面有人喊道。

  “与人争执,我这就去,许枫少年,你在家里好好待着,不要出去!”

  丢下这一句话,许枫便是听到秦老急促的朝着外面飞奔,而据许枫观察这秦老的修为实力也不弱于那秦熊。

  看来这关外人,都是以修炼为主,而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山寨罢了,据秦老说,关外大草原上,有着不下千个山寨,都极有特色。

  ……

  秦老所在的山寨后面就是一座无峰山,山上有着众多兽怪,实力不等,厉害的兽怪在山寨中都极为值钱,例如‘牛怪’,身体四处全部都是宝,而且斩杀一只‘牛怪’也不是那么容易,秦熊为了替许枫接风,上山斩杀‘牛怪’,实际上已经非常给许枫‘面子’了。

  ‘牛怪’不仅难杀,而且稀少,再加上浑身是宝,所以不少人都想要猎杀‘牛怪’。

  秦老赶到无峰山上的时候,这里已经聚满了不少山寨的人,其他人看见他来了,都喊道:“秦老来了!”

  人群当中,秦熊和一些人怒目相视,那些人手里都是拿着斧头,斧头锋利无比,他们边上则是躺着一只硕大无比的‘牛怪’,死的凄惨。

  秦熊的斧头在地上,满是鲜血,他正和对方争执,见到秦老,也是说道:“哥哥!”

  秦老点头:“这头‘牛怪’是谁杀的?”

  “秦老,这‘牛怪’当然是我们杀的,秦熊虽然厉害,但是这‘牛怪’可不好惹,他一个人能够杀死么?”

  对面的一个家伙冷笑道。

  “哼,你们只是瞎凑热闹,在边上砍了牛怪几斧头罢了,那‘牛怪’肚脐上的一刀可是我劈的,这‘牛怪’怎么不是我杀的!”

  秦熊说道。

  双方各执一词,除了他们自己,没有其他人看见。

  也怪当时秦熊在这里斩杀‘牛怪’的时候,没有留心,‘牛怪’身上都是宝贝,其他人自然眼红。

  若不是因为他是秦老的弟弟,这些人早就将‘牛怪’抢走,哪里会理会秦熊。

  秦老沉默,没有说话。

  “秦老,你在咱们山寨当中可是出了名的公私分明,这头‘牛怪’明显是我们兄弟几个杀的,你弟弟这不是无赖行为么?而且,你们家就你们两个,怎么可能吃的掉一头‘牛怪’,平时可没看见秦熊过来斩杀牛怪呢!”

  “我们家里可是有三人,吃掉一只‘牛怪’有什么稀奇?”

  秦熊怒道。

  “三人?”

  说话那人似乎还不清楚,他边上那人倒是说道:“大哥,秦熊说的是秦老今天带来的那个关内‘朽木’,废物一个,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可能秦老以前失去了一个儿子,想要在那‘朽木’身上找回作父亲的感受吧,哈哈!”

  “你说什么?”

  秦熊脚下一踢,精钢制成的大斧头握在手中,眼睛瞪大,显然想要对付他们。

  “把斧头放下!”

  秦老说道。

  “哥,他们这么嚣张,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我不服!”

  “把斧头放下!”

  秦熊气愤的将大斧丢下。

  那几人的‘大哥’看见秦老有些气愤,则是瞪了一眼方才说出那话的男人,随后说道:“秦老,您在我们山寨当中可是长老级别的人物,而且您的儿子也是在抵御外敌的时候被杀死的,这一点,我们整个山寨中人都极为遗憾,刚刚是我这兄弟说错话,您看这样可好,这头‘牛怪’分为两半,你们得其一!”

  秦老刚想说话,一道声音却是传来:“这头‘牛怪’的致命伤是在肚脐那一刀,直接将牛怪的心脏周围的血管全部切断,使得这‘牛怪’再没有半点反抗能力,而其他的斧伤看上去让这‘牛怪’伤痕累累,血肉模糊,实际上大多处伤口都是在‘牛怪’死掉之后添加上去的,为的就是掩人耳目!”

  秦老还没反应过来,其他人便全部都看向后方,那里一个清秀的‘少年’正背负双手,双眸发亮,成竹在胸。

  此人正是许枫。

  他倒也不是闲着无聊,只是觉得秦老和秦熊都是老实人,对他又是极好,不忍见他们在山上吃亏。

  而方才,秦老显然是同意对方的说法,这‘牛怪’一分为二,说实话,秦老加上秦熊的实力,要对付那几人易如反掌,但秦老在这山寨当中却是不好与人争执,所以才会妥协。

  “秦熊说到底是为了欢迎我而上山斩杀‘牛怪’,不能让他吃亏!”

  许枫心里暗道。

  “这是秦老带回来的少年,关内的朽木!”

  “看他模样,的确是眉清目秀,信心满满,和其他关内的朽木,略有不同呢!”

  “不同什么啊,再不同也是朽木呀!”

  ……

  “许枫少年!”

  秦老和秦熊也是看向许枫,后者则是大步上前,那几个和秦熊争执的家伙听到许枫说的话,则是怒气腾腾,心想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知道,像是早就在边上观摩过了一样。

  “喂,你这关内的朽木,我们山寨当中的争执,还由不得你这种人出来说三道四!”

  边上一人更是阴阳怪气道:“朽木不可雕也!”

  秦老却是一脚将那地上的牛怪踢了起来,肚脐那一道斧伤看的清清楚楚,秦熊也是喝道:“你们这些人才是朽木不可雕,许枫少年,是我们秦家的人,谁再敢说他是朽木,我的大斧饶不过他!”

  斧头重新被秦熊握在手心当中。

  这一次,秦老没有叫他放下,反而说道:“这头‘牛怪’是我秦家的,我倒要看看谁敢一分为二,许枫少年,我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