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七二二章 林天之死
  “好,澳门赌博网站:我们吸血鬼是警惕的生物,只要有外来人员,我们公会当中的人一定会记录跟踪到底,走,我带你们去吸血鬼公会,这里,你们可得不到任何消息!”

  欧尔说道。

  所谓的吸血鬼公会,实际上是在下水道当中,街道上的任意一下水道都能通往进去。

  不过,这下水道倒是干净的很,没有半点积水。

  下水道中有昏暗灯光,林惜和许枫都能听见有着很强烈的音乐声音从远方传来,欧尔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地下世界,在这里可没有那么多的白痴规矩,这里是我们吸血鬼的狂欢之地,不过,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人类的世界!”

  很快,两人便能看见大批的吸血鬼在这下水道中伴随着音乐狂欢,甚至有几男几女在那里疯狂的拥抱着,火热的程度,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夜店当中能够比拟的。

  “嗨,欧尔,你这家伙,总算是知道回来了么?怎么,你还带着两个人类回来,那个女人真是漂亮,比我上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漂亮,要是能够和她发生点什么就太好了!”

  那名吸血鬼口无遮拦。

  在许枫身边的欧尔犹如火箭一般冲了上去,他右手掐住那名吸血鬼的脖子:“我在警告你一句,得罪了我不要紧,要是惹怒我的朋友,我会让你的脑袋在这墙上开花!”

  那名吸血鬼似乎很是惧怕欧尔,根本不敢有任何反抗。

  欧尔松开对方,带着许枫和林惜在这一片吵杂的音乐声音当中离开,他说道:“前面是我们吸血鬼一些高层所在的地方,你想要调查什么,都会有答案的!”

  前面的确安静的很,像是有着一层音界,挡住了外面那些金属音乐的声音,几名吸血鬼老者坐在石凳之上,边上则是放着不少的血瓶,那些血瓶当中散发香味,竟然是不同味道的血液!

  林惜不免有些嗤之以鼻,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欧尔,这两位东方人是谁?”

  一名老者机警说道。

  他们倒是不和外面那些吸血鬼一样毫无半点礼貌。

  “亲王大人,这位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许枫,另外一位则是他的女朋友!”

  欧尔说道。

  “许枫?就是那个让教皇退避三舍的神秘东方人?”

  欧尔也给许枫介绍起眼前这人:“这是我们吸血鬼公会的亲王大人,在我们当中享誉盛名!”

  许枫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亲王大人,许枫想要让我们帮他找两个人!”

  欧尔将许枫要求寻找林天夫妻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名亲王显然有些畏惧许枫,要知道,按照欧尔当时的描绘,这许枫显然极难对付,能够帮助这种人,他日有求与许枫,想必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好,我这就去查!”

  亲王点头。

  随后,许枫便是看见他拿出石桌上的一些本子出来,那些本子上清晰写着年月日,他正在仔细的寻找着。

  “林天夫妇么?”

  亲王摇摇头:“我们这里记录他半年前来过伦敦,但是,但是却是没有记录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这是什么意思?”

  林惜急道。

  “意思很简单,你的父母要不就是还留在伦敦,要不就是……”

  欧尔摇摇头,不希望是这个答案。

  “我爸妈怎么可能会一直留在伦敦,他们是计划全球旅游的,他们一定出事了,许枫,我能感觉到!”

  林惜说道。

  许枫让她不要着急,他将神识全部释放出去,整个伦敦中发生的任何事情,他都了如指掌,然而,却是依然没有发现林天夫妇的踪影,如果这眼前的吸血鬼说的是真的话,那他的神识一定能够找出林天夫妇来,而找不到的原因只有一个,许枫不敢想象。

  “这次被偷心的人的尸体被放置在哪里了?”

  许枫问道。

  欧尔说道:“伦敦政府已经准备海葬他们了,如果没有预料的话,它们应该被放置在海边!”

  “许枫,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林惜愣了。

  “小林惜,我希望他们没事!”

  许枫说道。

  许枫带林惜出去的时候,那名刚刚被欧尔教训的吸血鬼看见两人身边欧尔不在,想要上来找麻烦,他身边的几个吸血鬼也都是嘲笑道:“哼哼,该死的东方狗,以为欧尔给你们撑腰,我们就不敢动你们么?”

  “把这个东方男人杀了,那个女人我们可以慢慢玩!”

  “找死!”

  许枫一掌击出,那几名吸血鬼全部被炸死当场,就连周围一直放着的金属音乐此刻都停住了,所有吸血鬼都不敢再乱动了,全部都茫然的看着许枫和林惜消失在他们面前。

  欧尔和亲王两人拍马赶到,欧尔摇头:“我早就告诉这些蠢货不要惹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想要死掉!”

  “欧尔,这许枫为我们吸血鬼清理人渣也好,不过,他的实力匪夷所思,真不知道他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只是为了找人么?”

  亲王狐疑道。

  “亲王大人,我和这人打过几次交道,他根本不屑我们这些吸血鬼,应该不会想着对付我们!”

  “欧尔,你追踪上去,若是他们有需要,尽最大努力帮助,就算是粉身碎骨!”

  ……

  海边。

  警车,医护车,警察,医疗人员,还有沙滩上放置的不少尸体。

  有些西方人痛心疾首的在那些尸体边上痛哭,那场灾难,不仅是教廷中的人死了,很多普通民众都被杀死,心脏也消失不见了。

  警察们一个个脸上都极其黯然,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比这件庞大的偷心案例恐怖,他们都不知道今晚到底会不会发生类似事件,自己的心脏又会不会被偷走。

  “你们也是来认领尸体的?东方人!”

  “嗯!”

  林惜虽然不想点头,但是许枫还是点了,有些事情,终归是要面对现实。

  那些警察也没有让两人出示身份证件,两人进去之后,他们都摇摇头:“太惨了,连东方人都死了,究竟是谁那么凶残!”

  ……

  沙滩上很多尸体,大多都是西方人的,很偶然碰到东方人的,却并不是林天夫妇。

  一具尸体一具尸体的找着,每走到一具尸体边上,林惜变会急促喘息,等到看见那人不是爸妈,则会轻轻放松,随后双手合十,为死去那人虔诚祷告。

  “林惜!”

  “怎么了?”

  林惜看着许枫突然停了下来,顺着他的目光,林惜看见不远处的两具并排在一起的尸体。

  这两人正是林惜的父母。

  林天夫妇。

  林惜不敢想象,身子猛然一跃,竟然是跪在了沙滩之上,抱起那两具尸体,她眼泪猛然溢出。

  “这两人本来是我们小镇上的模范夫妻代表,更关键的他们还是东方人!”

  “半年前,这对夫妻来到我们伦敦,林天先生不顾危险,将一名持枪抢劫的罪犯给制服,得到了我们城市的荣誉徽章,就在他的手臂之上!”

  “他们两人在小镇上住下,原本还听说他们想要回国看看女儿,没想到在出发的前一日,竟然,竟然碰到这种事情!”

  一个西方女人站在许枫边上,她眼中也饱满泪水,她身边正是一具尸体:“这是我丈夫,当天林天先生就是救了我,后来,他们也是住在我们隔壁的房子!”

  许枫点点头,道了一声谢谢,他看着跪在尸体面前的林惜痛苦绝望的样子,心脏就好像被狠狠刺了一刀一样,他握紧拳头,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就算是其他位面下来的强者,他也一定要将其杀死。

  他看着小林惜抱起林天的尸体,痛哭起来:“爸,我怎么这么傻,你半年没有打电话给我,我怎么一点都不着急,我怎么就会觉得你们真的是一直在环游世界,是我害了你们,是我,我应该早点来伦敦陪你们!”

  林惜一直抱着尸体哭泣,许枫站在边上,并不是滋味,他不经意间看见林母怀中似乎有着一本本子,便是拿起来一看,连续翻了几页,许枫说道:“小林惜,这是你妈妈在这边写的日记,她每一天都在思念着你,但是,但是他们不想让你分心,甚至你爸爸还利用他的人脉帮助你开拓市场……”

  林惜将日记本拿在手中,一页页的翻阅着,每翻阅一页,身子便是颤抖一分,她看的仔细,一字都没有放过,嘴里一直在说:“这是我妈的笔记,她和我爸在伦敦住下的时候,每天晚上都会关注林氏集团的股票走势,爸爸说要全国环游其实只是为了让我安心坐镇林氏,他们在这边,利用以前的人脉关系,帮我打通了几条商路,难怪,我觉得这三年来一直有贵人相助,原来是爸爸,候天平叛变的事情,妈妈也记录了!”

  “她说爸爸非常愤怒,但是知道许枫你在我身边,就放心不少,他们原本准备今天坐飞机返回华夏国看我……”

  林惜泪眼模糊,她倚靠在许枫怀中:“许枫,这是不是天意,是不是老天不想让我和爸妈见面?我是不是个不幸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