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七零三章 亏欠
  “怎么可能,澳门赌博网站:一群白痴,钱都拿不走?”

  赤膊佬一直在盯着进去拿啤酒的老板,也没有注意他们偷钱,回头一人赏了一巴掌,直接抓向那钱箱,哪里知道钱箱突然之间都打不开了,他没有注意到其他几人脸上已经相当恐惧了,他说道:“妈的,还是个密码箱啊,这老头还很时尚哦!”

  “老大,不是啊,刚刚我们都打开了……好像有鬼啊!”

  “有你妈的头,蠢B,还是跟着老子出来混的,你他妈怎么不去死,我可是信菩萨的,鬼怎么敢惹老子!”

  “两箱冰啤酒!”

  老汉很艰难的扛着两箱啤酒出来,啤酒抬下来的时候甚至气喘吁吁,他看着这些人都围在烧烤架边上,另外一桌的人则是给他打了个眼神,老汉自然清楚这些家伙想要干什么:“这个月,老汉可是早就交过保护费的了,你们要是乱来的话,我一定会告诉强哥的!”

  强哥,是这周围几条街的扛把子,眼前这个赤膊佬实际上就是强哥手下,他当然知道老汉交过保护费了,他也不过是因为最近手头紧所以才想偷老汉的钱箱。

  “嘿,老头儿,你在瞎说什么呢,我们只是过来看这烧烤好了没有,哪里有什么坏心思啊,不信你过来看看你自己的钱箱,可曾少过一分!”

  赤膊佬说道。

  老汉走了过去,也是有些奇怪的将钱箱打开,发现里面却是一分没少,也是说道:“那刚刚是老汉说错话了,这十串羊肉就当作是免费给你们烤的!”

  “妈的,你污蔑我老大偷你钱,以为十串羊肉就能解决问题,要是这件事情,传出去了,我老大还怎么做人啊?”

  “草,你他妈会不会说话,说的我们老大好像是黄花大闺女被强暴了一样!”

  “吵什么吵?黄老汉,我王刀是什么人,这边道上谁不知道,你今天这般冤枉我,这笔账该如何算好?”

  赤膊佬一脚踩在木条凳子上,周围有个混混看见许枫一直在边上有些不爽,则是喝道:“快滚,快滚,没看见这边在办事么?”

  “这小妞倒是挺漂亮的,嘿嘿,只是可惜跟了一个小白脸!”

  他们倒也只是说说,此刻的精力自然都放在老汉身上,根本没有想要对付许枫和林惜的意思。

  “你们想怎样?”

  老汉抱着钱箱子。

  “哼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老头子你刚刚说我偷你钱,可是你里面的钱可是分文未少,这样吧,你将这钱箱给我,这事儿既往不咎!”

  赤膊佬说道。

  “不可能,王刀,你就是想要抢老汉我的钱箱,这是我给孙女的上学钱,我不会给你的!”

  “找死,给我抢过来!”

  几个家伙就要抢夺老汉的钱箱。

  另外一座人,则是将钱放在桌上,然后便是灰溜溜的走了,他们并不敢报警。

  许枫本想要动手,哪里知道这时候,一道倩影却是拍了拍他:“哼,这种小事,交给本小姐处理!”

  “灵儿?”

  林惜惊喜道。

  许枫也是看见龙灵儿虽然穿着高跟鞋,却是如履平地一般,只见她一手一个,就像是丢沙包一样,直接将两个人丢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的混混,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断了几个肋骨。

  “老大,这女人是谁啊!”

  赤膊佬这才看了一眼龙灵儿,心想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好的身手啊,不过,还好自己是练家子,待会就让这小妞在床上死去活来。

  砰砰砰!

  龙灵儿很快解决了赤膊佬身边的几个手下,那老汉急促说道:“小姑娘,你小心点,这王刀可是强哥手下出了名的打手,身手非凡,以前好像是内蒙那边的武师,身上有几条人命。”

  “老头子,你话有点多了,不过,没事儿,等我解决了这女人,到时候就到你了!”

  赤膊佬抖了抖身上的肌肉,‘噼里啪啦’筋骨都响了起来,他目光凶狠,扫在龙灵儿身上,像是已经看出了对方的破绽一般。

  “猴子偷桃!”

  龙灵儿施展出这招的时候,许枫脸上也是略带笑意,没想到这龙灵儿倒是进步不少,只是这招猴子偷桃明显是许枫当时的恶趣味。

  要说龙灵儿在这普通人的世界当中,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打手了,却是没想到赤膊佬却是更加难缠,单手便是挡住了龙灵儿的招式。

  “许枫,灵儿会不会有危险啊?”

  林惜说道。

  “我会帮她的!”

  许枫点点头。

  他也是清楚眼前这赤膊佬的实力要稍稍在龙灵儿之上,甚至是武斗的经验也比对方足很多,毫无疑问,两人若是真正对打的话,灵儿扛不住五招。

  但是许枫却是在灵儿体内布下一层结界,赤膊佬根本就打不碎那层结界,每次龙灵儿都觉得自己要被对方击中的时候,却是看见对方一阵莫名其妙的错愕,她自然知道是许枫在背后帮她,也就越战越勇!

  轰!

  龙灵儿抓住机会,在对方的又一次错愕当中,一拳击中赤膊佬的下颚,赤膊佬口吐鲜血,被震飞出去。

  他的手下们都吓了一跳:“老大,这女人是谁啊?怎么这么厉害!”

  “草,小妞,你到底是谁?”

  “龙家武馆!”

  “好,龙家武馆,老子记住了,妈的,今天算你们走运,走!”

  赤膊佬想要带着人走掉,许枫却是大步上前挡住了他:“怎么,在这里闹腾了一番,几张凳子都被你们打碎了,就想这样一走了之?”

  “你这小白脸,又想怎样?哼!”

  赤膊佬喝道。

  “我不想怎样,就想讨个公道!”

  “公道?我只知道强哥就是这几条街的公道,我是强哥的人,小子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开,否则的话,过几天我连你老婆也给强了!”

  “找死!”

  龙灵儿一脚踹了出去:“敢骂小林惜,真是活腻歪了,许枫说的没错,不能这样轻易让你们走了,至少要赔偿老板经济损失!”

  “赔钱?搞笑,我们老大可从没有赔过钱呢!”

  “不赔钱是吧?”

  龙灵儿眼睛一转,她凑到烤架台边上,拿着钳子夹出两块烧的通红的木炭,直接放在赤膊佬的面前,在对方直冒冷汗的情况下,移到了他的裆部:“不赔钱也可以,大不了看看你那玩意儿是不是也练了铁头功呢!”

  “擦,老大,她要阉了你啊!”

  “赔,我赔,老子赔,小妞,你别乱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赤膊佬吓得浑身颤抖,他掏出钱包来,直接丢给龙灵儿,后者也是看了下里面有多少钱,嘴里一撇:“真是寒酸,只有一千多,信用卡就不要你的了,现金全部赔给老板吧,快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龙灵儿一脚踹了出去。

  ……

  老汉不敢接钱:“小姑娘,这钱实在太多了,老汉我在这里摆摊十年,赚的都是良心钱,就算是生意好,也没有赚过一晚上一千的啊,就算是这几张凳子,也才几十块钱呢,老汉我回去修理下,还能用!”

  许枫也是问道:“老板,您这边的啤酒多少钱一箱?”

  “便宜着呢,一瓶四块,一箱45,说实话,小伙子,老汉我可是不赚啤酒钱的,一些食品批发部中的啤酒,都比我这儿贵着呢!”

  “嗯!”

  许枫点点头,一般夜宵摊子上的啤酒都要相对贵点,像许枫指的那个牌子,至少都是卖六块的,而这老汉显然是卖的很便宜了,基本上就是进价,这样开宵夜摊,难怪这么大晚上依然有人愿意来吃。

  厚道。

  “这钱您就收着吧,大不了,我们今晚的宵夜不付钱了!”

  龙灵儿说道。

  “你们帮老汉赶走了恶人,老汉理应请你们吃一顿啊,但是这钱,老汉实在不能要,要了我心里不安!”

  “老板,刚刚听说你还有个孙女要上学,这钱虽然不多,但就当是给她买点书本什么的,孩子上学,可需要花不少钱呢!”

  一旁的林惜说道。

  听到孙女,老汉也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下了:“要是老汉的孙女以后能像你们两个这般心地善良,老汉我就知足了,还有这位小伙子,老汉我这就去烧烤,请你们吃个饱!”

  “还是小林惜厉害,说一句话抵许枫说十句,不愧是总裁,嘻嘻!”

  龙灵儿说道。

  “你夸小林惜聪明就算了,那是世人皆知的,损我是什么意思啊,一点都不注意身份!”

  许枫义正言辞。

  “身份?”

  林惜有些莫名其妙。

  “呃……差点都忘了,你好像还是我的师傅哦,不过,你这挂名师傅也好意思啊,都三年没有出现了呢!”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小姑娘!”

  许枫故作高深的摇摇头。

  “还终身为父呢,小林惜,这个家伙好讨打哦!”

  龙灵儿说道:“还有,小林惜,怎么发觉你今晚脸色这么好了?你的胃病……”

  “许枫治好了!”

  林惜点头:“我爸是他救活的,我的命也是他救的,看来我林家一家都亏欠他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