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六五六章 谁是卧底
  “臭小子,澳门赌博网站:竟然敢无视我!”

  诺阿快步拦在许枫身前,后者这才用余光扫了这家伙一眼,这冷漠带有戏谑的眼神看着诺阿,让得诺阿有一种心灵破碎的感受,他居然愣在了原地,而等到许枫用肩膀将他硬生生的撞开的时候,他才翻来醒悟:“许枫,你算什么,你竟然敢将我撞开!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趴下来!”

  许枫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被自己撞的暴跳如雷的家伙,冷笑道:“将我打趴下么?我看你是被那些飞虎骑兵打傻了吧?”

  诺阿吓得愣在原地,全身颤抖,这小子,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怎么可能知道,没有理由的啊!

  “怎么,卧底的感觉很爽对不对?而且,看上去你体内还服有一颗有期限的毒药,你的命,早就掌控在他人手中,不是么?”

  “你……”

  诺阿脸上惊恐,随后便是说道:“你没有证据,就不要诬陷我,我怎么可能是卧底,怎么可能!”

  他是低头说着这话的,说完的时候抬头,却是只能看见许枫的背影!

  他愤然:“这家伙,一直以来就没有正视过我,不过,他居然知道我是卧底,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以后还是要行事缜密些,否则被抓到把柄,风长老都保不住我!”

  ……

  三天之后,jing灵族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族长的jing灵树屋被人给‘偷’了。..

  准确的来说是晚上族长睡眠的时候,有人释放了jing灵族特有的一种迷香,使得族长彻底昏迷,等到早上族长醒来的时候,才发现jing灵屋中大部分的地方都被翻动过,而那些他以前用来压制内伤的丹药也全部消失了!

  一个贼什么都不偷,居然只是将他的丹药偷走,这点让他无比诧异。

  “难道人类的飞虎骑兵已经潜入了林中?不可能啊,我们林中可是有着结界的,他们进不来!”

  “这真是诡异呢,他偷走族长的丹药,难道是想让族长旧伤复发么?这个人,心肠真毒!”

  “我知道是谁!”

  林中,不少jing灵战士都在讨论着,毕竟,这种事情,在整个jing灵族的历史上,都是鲜有发生的。

  其中一名年轻的jing灵战士撑着腰,故作老气横秋般的说道:“这种事情,绝不可能是我们jing灵族内部的家伙干的,一定是外人!”

  “外人?我们jing灵族中可是没有什么外人呢,除了——许枫王子!”

  “若不是他,我实在想不到是谁了!”

  这jing灵战士说道。

  “荒谬,许枫不可能的!”

  族长喝道。

  风长老则是说道:“什么都需要证据,口说是没有什么用的!”

  雅落自然也不信是许枫干的,不过她还是将紫蝶放出,想让许枫过来一趟,自我解释一番。

  “那好,我想问问你们,许枫这个家伙为什么来到我们紫荆森林?”

  “为了雅落,他不是说过兽人族要和我们人类联姻么?”

  “狗屁,你们还真以为他是什么兽人王子呢?以前在对抗人类的时候,我在兽人族有着一个不错的朋友,前几天我潜出紫荆森林,正好碰见了他,他说兽人王国当中,根本没有一个许枫这样的王子!”

  那名jing灵战士语气沉重:“显然,那个家伙从一开始就在对我们说谎话!”

  “许枫不是兽人王国的王子?”

  所有jing灵战士都震撼了。

  然而,jing灵族族长却是依然淡定,他像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一般,并没有大为惊讶。

  “你还知道什么?”

  风长老喝道。

  “他不是兽人王子,所以他的话不可信,我觉得他是人类派来的卧底,就是为了里应外合和飞虎骑兵一举歼灭我们jing灵族的!”

  “这……”

  他们都没想到这名jing灵战士居然说出了这么一个天大的yin谋,这样说来,以前许枫会出面救下jing灵族的族人,也是逢场作戏?

  “而偷掉族长的丹药,只是他行动的第一步,这家伙后面还有着惊天的计划!”

  语出惊人!

  诺阿也是补充道:“原本有些事情我也不想说的,但都已经揭露了这么多,我也不怕直说了,许枫这个家伙极其yin险,昨晚看见我回来还想狠狠揍我一顿,让我远离雅落,实际上我根本就把雅落当成自己的妹妹,怎么可能会作出伤害她的事情!”

  “恶心,你居然这样说大叔叔,他根本不可能这样说的!”

  果果说道。

  雅落也是脸se一变,她没想到这个诺阿根本就是死心不改,居然这样污蔑许枫,显然是想要配合别人好将许枫赶出jing灵族。

  “果果,你不要被许枫的外表所蒙蔽了,你以为他是真的想要对你好么?只不过是为了想要接近雅落罢了!”

  诺阿喝道。

  “不可能,大叔叔可不是这样的!”

  果果摇头。

  “别在自欺欺人了,许枫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么?”

  “你骗人,我要去告诉大叔叔听!”

  果果差点被气哭了,转身却是撞到了一人的身上,她抬头一看,居然正是许枫!

  许枫是直接从不远处闪烁而出,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现的,就如同鬼魅一般!

  “大叔叔!”

  “嗯,果果不哭,大叔叔帮你掌他的嘴巴!”

  许枫看向果果的目光透着父亲一般的慈祥,然而当目光看向那诺阿的时候,后者吓得一阵哆嗦,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在这么多jing灵战士面前教训我么?

  “脚不能动弹了!”

  诺阿吓坏了,随后,双腿居然跪了下来,他看着许枫一步步的逼近:“风长老,快救我啊,我脚不能动了,一定是这许枫干的!”

  “许枫,住手,难道想在我和族长的面前打他么?”

  风长老也是喝道。

  族长却是一言不发。

  “啪!”

  许枫站在诺阿几米之远,一道掌力击出,诺阿的脸上瞬间出现一个紫se的巴掌印,触目惊心。

  “这一巴掌,是为了果果!”

  风长老想要阻挠,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体也是不能动弹,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诺阿挨打了!

  “啪!”

  又是一巴掌甩在另外一边脸上,清晰的血痕,谁看了都是一阵恐惧。

  “这一巴掌,是为了你曾经给雅落带来的伤害!”

  雅落也是看了一眼许枫,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这一刻,她心中复杂至极!

  “啪!”

  “这一巴掌是为了含辛茹苦将你养育长大的风长老以及族长,他们信任你原谅你,你却是如此对待他们!”

  诺阿脸上尽是血痕,差点就被许枫打晕了。

  风长老刚想询问许枫为什么这样说,jing灵族族长便是说道:“嗯,诺阿,你以为你昨晚用迷香迷昏了我,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么?”

  “你想要找奇门阵法的卷轴对不对?没找到卷轴,你便想要将我的丹药全部偷走,就是想让我早点死,对不对?”

  族长喝道。

  他并未真的中了迷香,实际上诺阿潜入他的jing灵屋的时候,他便觉察一切,之后则是将计就计,顺水推舟,早晨将这事说出来,也是想要让诺阿自己承认自首,却是没想到,他死心不悔改。

  “啊?事情怎么可能是诺阿大哥做的?”

  不少jing灵战士都疑惑。

  那名之前信誓旦旦的将所有一切都说成是许枫的yin谋的jing灵战士都震惊的不敢说话了,甚至连看都不敢看许枫一眼,低头沉思。

  显然一切当然是他的推论,但他没想到连族长都这样说是诺阿。

  “青叔,你刚刚不是一直说是大叔叔干的么?现在呢?连族长爷爷都这样说了呢!”

  那个青叔正是刚才指责许枫之人,他抬头说道:“我虽然是猜测,但许枫不是兽人族王子,是千真万确的,这点我有绝对把握!”

  “嗯,我的确不是兽人王子!”

  许枫点头。

  就连这青叔都惊异了,这家伙怎么都不遮掩一下,直接就这样承认了?虽然他有确实证据,但要真正将那兽人朋友请到这里来,也是不现实的啊,只要许枫矢口否认,他根本就没有太多办法。

  “你不是兽人王子,那为何要说谎骗我们!”

  “难道真是有什么yin谋不成?还是你就是人类的jian细?”

  ……

  一阵质疑声响起。

  雅落也是好奇,当然她并没有因为许枫骗了他们而反感,而是觉得许枫这样还挺有担当的,至少是比诺阿好了几百倍。

  许枫没有出声。

  那躺在地上刚刚被痛打的诺阿却是说道:“族长,风长老,就算是我干了再多错事,但这种时刻,你们也得帮我啊,这许枫显然就不是好人,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混进我们jing灵族当中啊?”

  他还想要让风长老和族长救他!

  啪!

  一巴掌瞬间甩了过去!

  不是许枫动的手,而是族长!

  “你这畜生,还想污蔑许枫不成?他虽然不是兽人王子,但是他为我们jing灵族中做了多少事,你又知道?告诉你们,你们最新的训练方式,就是许枫设计的,我只是代为通传罢了,甚至,连我的命,都是许枫救得,那些丹药,早已压制不了我的内伤,没有许枫,我早死了!”

  族长喝道:“要说他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不知道,但要说他想要害我们jing灵族,我第一个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