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六三八章 事了拂衣去
  “你说什么?”

  那几位精灵战士站不住了,一个个都指手画脚起来:“诺阿哥音律无双,整个精灵族当中,也只有雅落能和他媲美,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蛮族人,居然这样说诺阿哥!”

  “还有,你拿着匕首想要干什么?这可是杀人的武器,而不是掌控音律的竹箫!”

  诺阿倒是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不要嘲讽许枫,他依然保持着一分绅士的风度,他的脑海中也是一直在警告着自己千万不要因为许枫而生气,无论他说什么,都不要被他激怒:“许枫王子,若是你拥有比我更高的音律水平,那么你自然有资格这般说我,若是你自己没有半点本事,恐怕难以服众吧?”

  雅落也是微微蹙眉,许枫这个家伙无理羞辱诺阿也就算了,居然还将这把匕首亮出来,他是在挑衅我么?哼,也许刚刚真不应该仁慈。www.dyzw8.

  “只可惜本王子出门太急,没有带竹箫啊!”

  许枫右手握着匕首在雅落面前调戏了几下,这一幕看的诺阿心里一阵愤怒,当然雅落没有理他。

  “没带竹箫?我这里有着几把竹箫,甚至我的玉箫都可以借给你,许枫王子,用这种借口来搪塞我们真是毫无水平呢!”

  诺阿轻蔑笑道。

  他身边的几名战士,包括他都将箫拿了出来,作出拱手状,姿态有些任君采摘的味道。

  “你们的箫就算了吧,最近各种瘟疫盛行,谁知道你们的口水当中有没有病菌,特别是你,刚刚本王子都看见你的口水吐在玉箫之上了,而且看你这副表情,和便秘一样,说不定口臭已久!”

  许枫摇摇头。

  “哼,你说什么,竟然说我们得了瘟疫,还说诺阿哥有口臭,你这小子,真是岂有此理!”

  一名精灵战士喝道。

  他们好心好意将贴身之物竹箫拿出来,却是没想到会被许枫这般打击,而且他居然还说诺阿有口臭,这名精灵战士就站在诺阿身旁,诺阿也正好气的吐出一口浊气,这口浊气被他吸入鼻腔!

  咦,好臭,莫非诺阿哥还真有口臭啊!

  他方才那趾高气扬的底气,顿时消失了大半,但他倒是不敢将真相说出来。

  雅落摇摇头,觉得许枫是在无理取闹,也是早就觉得许枫绝对不会和诺阿比试音律的,她心道:这家伙不过是想要在自己面前耍弄诺阿罢了,根本没有半点真本事。

  她正转身欲走,一把匕首却是从她面前掉落下去,出于本能反应雅落接过那匕首,却是没有想到,她别在腰间的竹箫却是被许枫顺势抽走。

  由于没有肢体间的接触,诺阿也就没有发怒,否则的话,许枫就算是碰到了雅落一根头发,他都可能立马冲上去揍许枫的。

  “嗯,真香,告诉你们,雅落的竹箫比你们的要香上十万八千里,当然,你们的竹箫散发出来的完全是臭味,臭气熏天,两者根本没得比较!”

  许枫故作在这竹箫上面闻了几下,香味确实扑鼻,要知道,这并非是雅落竹箫是用什么药水浸泡而成的香味,而是由于长期别在腰间,沾染了雅落身上的幽兰体香。

  “你,你说什么?”

  雅落说道:“你要借用我的竹箫?”

  她脸上充满愤怒,这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以匕首让我分心,实际上却是抢走我的竹箫,这竹箫,还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摸过呢,他那脏手!

  “哦,看来是本王子的口误嘛,我和雅落妹纸可是未来的夫妻关系呢,用借这个字眼,未免生分了点!”

  许枫笑道。

  “无耻!”

  雅落骂道:“许枫,我才不会把竹箫借给你,若你是一个音律高手,不用你说,我都会将这竹箫借给你,但是你这种完全不懂半点音律的兽人蛮子,就算是毁了这竹箫,也不要你侮辱它!”

  诺阿也是心里冷笑:看来雅落对这个许枫已经恨之入骨了,今晚果然没有来错,这小子越是这样,雅落就越是嫌弃他,到时候,他自己都会自讨没趣的退让的,想追求雅落,下辈子投个好胎来精灵族吧!

  “嗯,女人的东西,本王子多半也是用不惯的,还真以为本王子会用你的竹箫呢!”

  许枫随手一挥,竹箫被雅落宝贝似接住,她擦了擦竹箫,生怕被许枫弄脏了半点。

  “雅落,你不要和这小子一般计较,兽人族不都是这般邋遢的么,我这里有些消除污垢的露水,你将它擦拭在竹箫之上,便是能将那小子手中的污垢全部清洁干净……”

  诺阿和那几名精灵战士都围在雅落身旁,他手中拿着一瓶精华露水,在给雅落作着一番精致的讲解,谈吐之间无一不想证明自己是个高尚的绅士和那兽人小王子许枫有着天壤之别。

  然而正在此时,一段优雅深远的音律从不远处传来。

  “这声音?”

  雅落没有再听诺阿介绍手中精华露水的意思了,这音律实在太过奇特,无论是音色还是旋律都使人有一种期待感,雅落从这几名精灵战士的包围圈中走了出去,一眼竟然看见许枫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由于许枫是背身,她并不清楚这玄妙至极的音律是否是许枫吹奏出来,而当她确定这声源就来自许枫附近之时,也是微微有些发怔。

  “这,他没有竹箫,是怎么吹奏出来的?而且这声音有着一股悠扬的清新感,给人带来愉悦,比起竹箫发出来的声音更是玄妙几分!”

  “他是怎么做到的!”

  那声音随着许枫的吹奏,分外吸引人,使得雅落情不自禁的上前几步,当她看见许枫手中竟然拿着一片绿叶在嘴边吹唆,更是惊讶的差点将手中正要擦拭的竹箫给掉落下去。

  一片草坪之上到处漂浮着的榕树绿叶,就能吹奏出这么玄妙的音律来?

  这怎么可能!

  他可是兽人,蛮横不讲理,邋遢粗犷的兽人!

  他怎么可能这么懂得音律!

  诺阿则是心如刀绞一般,从他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他眉头便一直皱起,双拳也是紧紧抓紧,没有一点缝隙,他是能够听出许枫吹奏出来的音律比他玄妙精彩的多的,甚至,他看见雅落看向许枫的目光当中,澳门赌博网站:先是从震惊,到惊叹,最后居然变成了敬佩!

  诺阿可是从未看见雅落会对别人这般敬佩,就算是曾经精灵族当中的音律大师也不可能。

  “不会吧,是这小子吹奏出来的音律?天啊,诺阿哥,他竟然用一片绿叶就吹奏出来这么好听的音律!”

  一名精灵战士也是已经看见这一切了,然而他的吹捧,则是被诺阿狠狠怒视,他吓得赶紧说道:“这小子哪里有诺阿哥吹奏的好听啊!”

  一曲终了。

  许枫很随意的将手中的榕树绿叶放在边上,他刚才用树叶吹奏的是一曲光明世界当中小时候必学的一首曲子,西方的《欢乐颂》,而用树叶吹奏曲子也是当时他班上老师教过的,当然,许枫还算是天赋异禀,掌控音律的能力极强,听在别人耳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本来他还并不想吹奏树叶,总觉得有些装逼的嫌疑,当然,在这里连连被他们说成是不懂音律的莽夫,许枫说什么也忍不下这口气啊!

  就算是兽人,也并非全部都是莽夫,况且,他还并非兽人。

  “本王子有些累了,先回去歇息了,雅落妹纸,你瞪大眼睛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许枫无聊打了个哈欠,准备离开。

  转身的时候,他自然是看见了诺阿等人惊异的目光,他自然是没有半点在乎。

  雅落呆立原地,愣愣的看着许枫的背景愈来愈远,她欲言又止,似乎很想重新了解许枫,但是许枫方才给她的感觉却是无比高大威武,她甚至都微微觉得自己自卑起来。

  而那诺阿眼中完全就是怒火了,要知道,许枫走的时候,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他,很显然,他觉得自己是被鄙视了,然而,方才许枫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却是没有勇气挥出拳头,好像整个气势都被许枫压迫住了一样。

  这让诺阿有一种很颓唐的无力感,并不好受,他看向身旁的雅落,她眼中的崇拜感越来越强,他是知道她喜欢音律的,而且在音律这一领域又是极为自傲,鲜有人能够让她这般心驰神往……不行,这个该死的许枫,不能让他在雅落心中的印象改变。

  诺阿给身旁一名机灵点的精灵战士使了眼色,后者说道:“我倒是觉得那小子虽然吹奏的不错,但似乎并非是那绿叶散发出来的声音,恐怕是运用了某种声音技巧才能达到这般效果,以那小子的个性,为博雅落姑娘红颜一笑,再正常不过了!”

  “嗯,有些高手确实能够通过神力让喉咙发出美妙声响,当年在我们精灵族不就有这么一个例子么?”

  诺阿也是说道。

  “只是声技么?”

  雅落摇摇头,并没有理会诺阿等人,独自离开了,她心里感到诧异的是,就算是声技,看许枫方才那般洒脱姿态,根本就没有‘博自己红颜一笑’的意思,兽人会音律,这家伙倒是真不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