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五八零章 拳打森木
  古蒂森木这才有所反应,难怪巴顿将军会说这小子是天才,上将大人会对他竖起拇指……不过,或许是所有焦点都在许枫身上,反而使得古蒂森木说的那句要求许枫罪加一等的话被完全忽略了。

  这是军区当中上层才清楚的事情,这使得古蒂森木很没有存在感,而这种感觉,使得他更加嫉恨许枫。

  “雷诺达蒙,你继续说!”

  罗斯中尉说道。

  “嗯,红sè药水瓶,我是认识的,就是那强化药水,我没有在意,但是那瓶黄sè药水瓶,我却是好奇的很!”

  达蒙说道:“然后,我以为打开瓶塞闻闻那药水瓶的味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却是没有想到,里面的黄sè液体竟然飞溅而出……然后,它们居然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半透明的怪物,那怪物还想要吞噬我,不过,躲在枫哥身后,我幸免于难!”

  “是我打开的瓶塞,这和许枫没有半点关系,他醒来之后,得知药水瓶被打开之后,便是立即飞出窗外寻觅那半透明怪物的下落去了!”

  “你刚刚说许枫是在入定状态,为何你躲在他身后,‘焱’没有吞噬你们?”

  “我也不知道,那半透明的怪物好像很怕枫哥,它不仅没有吞噬掉我,而且还逃出窗外!”

  “害怕?荒谬!”

  布鲁克斯喝道:“‘焱’是科技院设计出来最强的化学生物,它的力量能增长到无穷大,对任何能量都不可能畏惧,这一点,我们这些军区当中的将军,都是清清楚楚!”

  “布鲁克斯,若是我亲眼所见,这小子以自身力量,救下了其他三名科学家,你是否会不相信?”

  “他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我不信!”

  即使这话出自巴顿将军之口,布鲁克斯却依然不信,可想而知,他对于那‘焱’的实力,又多么的自信。

  “我信!”

  那位上将说道:“许枫身上的确有一股我们看不透的力量!”

  “上将大人,您居然相信?”

  上将点头:“我和巴顿的看法是一样的,许枫将三瓶药水带出药剂房的确不对,但他是军区新兵,理应宽厚处理,在知道‘焱’被放出来之后,不畏任何危险追踪‘焱’的下落,这份勇敢,就已经足够我们尊重,至于,害死古蒂圆木中尉之事,我依然不相信会是许枫干的!”

  上将在凡尔赛区就如同王一般,没有人敢怀疑他说的话的权威xìng,这番话说出来,不少原本觉得森木的话是正确的长官,都不免改变了看法,许枫这小子是狂,不过,这等狂人,要杀中尉,还不至于偷偷摸摸吧。

  达蒙说道:“枫哥要杀那圆木早就在cāo场上杀了,哪里需要等到事后动手,一定是森木诬陷枫哥!”

  所有长官的目光也是集中在那古蒂森木身上。

  他吓得双腿有些发抖,本来布鲁克斯少将支持他,他底气很足,哪怕巴顿将军怀疑他,他都不曾退缩,势必要将许枫黑的不chéng rén样。

  但却没想到,连上将都不相信。

  “不,不论怎么说,罪魁祸首就是许枫,要不是他偷走药瓶,哪里会有这么多事,我表哥和那名科学家也不会死,他们都是我们联邦国的人才,许枫害死他们,理应受到严惩!”

  “也就是说,你已经承认自己将你表哥的死栽赃在许枫身上了?还有,若不是许枫极力挽救,其他三名科学家也必遭吞噬,到时候,联邦国的损失将会更重,而且说起人才,许枫更是一名天才,他的价值是无可限量的!”

  森木被说的哑口无言,嘴巴一直颤抖。

  “好吧,都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给出一个公正的处理!”

  那位上将说道。

  ……

  许枫回到公寓,天已经蒙蒙亮了,一位传话的士兵告诉许枫上将刚刚决定今天休息一天,对此许枫倒是无所谓,他正好能在公寓当中专心修炼。

  而经过达蒙来他公寓无意打开瓶塞这件事情,许枫也是不敢再那般专注,多少都要分出一部分神识在身体四周。

  他回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也是觉得波折之大,先是在cāo场上教训了那古蒂圆木,随后便是亲眼目睹古蒂圆木被‘焱’吞噬,一路追踪‘焱’的下落,才发现它是想要找科技院的科学家们报仇,‘焱’被符篆力量克制,但当它报复心强烈的情况下,它也不惜冲破符篆的力量,即使受伤也没关系。

  “那‘焱’确实是因为畏惧本帝的符篆力量才不敢吞噬本帝的,论实力,它虽然还没有成长到一定程度,但眼下,恐怕还是他要稍稍胜出一筹,还有那巴顿实力确实不错,一招就将那‘焱’杀死,本帝目前的实力,还是和他有一段距离,而那布鲁克斯,体内神力虽然比本帝强大,但是综合实力还是比不上我的,暂时还不用担心他找麻烦!”

  “古蒂森木这小人走狗屎运那般的冰封状态下竟然会被救下,而且还栽赃嫁祸,他这种人,还真是杀他都觉得会被他的狗血给污染!”

  “算了,这等鸟人,还不值得本帝为他闹心,倒是那巴顿将‘焱’斩杀,当时似乎感觉到那‘焱’还没有完全死,它还有分身在外面?”

  许枫暗自摇头,当时的神识查探四周,的确没有发现一滴黄sè液体,现在也是觉得可能是自己太多疑了。

  许枫也是没有再多想,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清晨去cāo场的时候,许枫听到不少士兵都在议论纷纷。

  “听说今天许枫害死圆木中尉这件事情就要出结果了,不知道他会不会被废掉丹田,赶出军区!”

  “有那么严重么?”

  “当然,他可是害死了人,我们军区虽然没有死刑,但这也是极重的刑法了,至少,他今后都很难修炼神力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可要为许枫惋惜了,那圆木中尉是个什么货sè大家伙儿又不是不知道,许枫这是正义之举,斩杀邪魔外道啊,我撸管的内裤还放他家里没拿出来呢,干脆就当纸钱烧给他了!”

  ……

  达蒙也是从不远处走来,他说道:“枫哥,这回真是我对不住你,要不是我,你不会受那么大的争议!”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娘们儿的?”

  许枫说道:“要想和我混的话,就给我男人一点,带点种!”

  “好,枫哥,我雷诺达蒙能认识你,死而无憾!”

  达蒙也豪爽道,心中的那些愧疚感也都烟消云散,他心中暗道,都怪我太小气了,以枫哥的心胸怎么可能会怪我呢,他才是那种干大事的人。

  “哎哟,死而无憾,你们两个还真像是在表演话剧,在这个世界上,还真以为有什么义气这种东西么?你的枫哥不过是看你人傻背景足才会让你亲近的,你以为他拿你当什么东西呢!”

  古蒂森木从边上走过去。

  人就是这样犯贱,古蒂森木在看到两人在交谈之前,都打定主意不去惹怒许枫,毕竟,他们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要是许枫实在按耐不住将他轰死怎么办?

  但是走过来的时候,想起许枫的种种优秀,他那颗早已萌发的嫉妒种子就好像瞬间长成参天大树一般,一些本该忍住的话,都说了出来,这无关和许枫的实力相差多少,而纯粹就是找抽!

  不过,抽古蒂森木的不是许枫,而是雷诺达蒙!

  一记耳光狠狠甩在了那古蒂森木脸上!

  火辣辣的痛!

  森木刚刚不是没有反应过来,而是在他反应的那一刻,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了,他知道这肯定又是许枫的杰作,他这个贱人,他自己不打我,就让手下来么?

  难道他认为我连和他较量的资格都没有?

  嫉妒一个人最痛苦的情况,莫过于处心积虑,费尽心机的时候,才发现那人连正眼瞧都没有瞧过你!

  现在的森木正好是这种情况。

  “妈的,就你这种畜生,你简直就是玷污了‘义气’两个字,栽赃嫁祸给枫哥还不够是吧,现在还要挑拨我和枫哥之间的关系,哼,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古蒂森木一样么?每次都在家族当中,以羞辱弟弟为荣,那可是你的亲弟弟,看看你把他当成什么了,他又将你当成什么了!”

  达蒙喝道。

  猛然挥出一拳直击森木的右脸上,森木的脸肿了一大块,鼻血都被打了出来,cāo场上的士兵们都过来围观。

  有不少森木的朋友想要来支援他,却是被许枫狠狠瞪了一眼,全部缩卵回去了。

  达蒙抓着地上被打的躺着的森木,猛然又是一拳挥出:“狗东西,以为镶了四颗金牙,就了不起么?”

  这一拳,居然将那四颗花费森木不少钱的金牙全部打落,虽说是比一般的牙齿抗击打至少千倍,但在达蒙的铁拳之下,依然碎落下来。

  就在达蒙还想挥拳的时候,人群之后传来了重重的咳嗽声,很多人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罗斯中尉,可爱的是,他的脸上似乎没有半点怒意,而是有着淡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