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叶哥的传奇人生 > 第502章 来场友谊赛
  泳池里激起一片水花,孙教练速度如同一条剑鱼,引得其他游客纷纷侧目。

  只片刻间,孙教练便是来到秋若雨的侧方,身子一直,脚下踩水力度加大,一条手臂向秋若雨伸去,眼看就要触及,却是被一只手掌拨开。

  “孙教练,我和我老婆闹着玩呢。”叶宁从水下环住秋若雨的腰间,脑袋露出水面,冲孙教练歉然一笑。

  孙教练脸色细微地变了变,从客户经理处得知,今天的客户是钻石级会员,还是个年龄不满二十五周围的大美女,这让他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份属于男性本能的期待,可眼下,叶宁的冒头,加上轻飘飘的一句话,直接是将他的期待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你吓到我了。”被折腾了一下,秋若雨呛了两口水,待稍稍调整,便狠狠地瞪了叶宁一眼。

  “不喝几口水,怎么能学会游泳呢,我这是给你热身。”叶宁嬉皮笑脸地道。

  “就你这三脚猫,我才不跟你学呢,我请了专业的游泳,等我学会了,看我收拾你。”秋若雨琼鼻一扬,转而看向孙教练,笑笑:“孙教练,学游泳要长时间?”

  秋若雨的笑如昙花一现般美丽,如此近距离,孙教练有种灵魂出体的感觉,澳门赌博网站:望着秋若雨的双眼有些呆直,叶宁皱了皱眉,虽说他很清楚秋若雨对男人有多大的杀伤力,但心中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每周三次,一个月时间就差不多了。”一会儿后,孙教练给出了回答。

  秋若雨“哦”了一声,似有些犯难,孙教练见了,忙改口道:“十二课时是比较系统化的,如果秋小姐嫌时间长了,最快的话,三课时,我可以保证你能在这深水区待十分钟以上。”

  叶宁委婉地道:“孙教练,不好意思,我老婆平时比较忙,不常来,今天也是心血来潮,要不就不麻烦了。”

  不想,秋若雨却偏偏和他唱反调:“那就学一课时,学到哪里算哪里。”

  叶宁看看她:”你真想学,我教你啊。”

  “拜师学艺自然要拜名师,孙教练是退役的国家一级运动员,参加过亚运选拔赛。”秋若雨似乎是犯了倔强,叶宁不明白何故?不过这不要紧,反正他是不可能答应的。

  游泳教学是身体接触最频繁的几项运动之一,这方面,叶宁和所有人男人一样,很小器。

  “我也不差的,教你足够了。”

  “不信,你至少得给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小孙,今天不是休息吗?”就在叶宁二人为各自观点相争时,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游了过来,在孙教练身边停住后,很自然地伸手摸了摸孙教练肩头。

  “呀,钱姐啊,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和同事换了一个班次。”孙教练一脸的惊喜有点假。

  “我正好在附近逛街,就顺便过来碰碰水,小孙,指导钱姐游一会儿。”

  “额,钱姐,我这里有学生。”

  “学生?”钱姐愕然了一下,目光一转,落在秋若雨脸上,脸色不由僵了僵,目光闪动了几下,女人和女人相遇,关注对方的容貌乃是一种天性,钱小姐虽然十分注重美容保养,可与秋若雨相比,无论年龄,姿色都是完败。

  “孙教练,不好意思,真的不用了。”叶宁代为回绝道。

  “秋小姐,要不今天你先体验一课时?”孙教练不甘心,选择性地忽视了叶宁。

  秋若雨抿了抿嘴,似乎有些为难,叶宁扫来一眼,暗自叹了口气,反手指向自己,一丝自傲地道:“别说退役的国家一级运动员,就算是现役的奥运奖牌获得者,也未必及得上我这个老师。”

  这大话一出,秋若雨愣住了,孙教练一脸讥笑地摇摇头:“这位先生,你真幽默。”钱姐表现的最为激烈,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嘲道:“孙教练还不如你?小家伙,别以为能游个来回就天下第一了,想讨女孩子欢欣,把牛吹上天只会适得其反。”

  叶宁懒得和“闲杂人等”计较,只对秋若雨又强调了一声:“我说真的。”

  “吹牛不打草稿,信你有鬼了,有本事你和孙教练比一场,要是你赢了,我”钱姐不知是对叶宁看不惯,还是维护孙教练,亦或是别的出发点,只缓过气的功夫,又开始喋喋不休,叶宁不耐打断她:“我要是赢了,你就绕着泳池学青蛙跳一圈,可好?”

  钱姐的脸一下子绿了,如果叶宁说个几千几万的赌注倒无所谓,可让她学蛙跳,好巧不巧地刺到她心底的自卑处她的脸长得还不错,可身材不怎么样,尤其是两条腿偏壮偏短,小时候还真有个“蛙女”的外号,只是现在藏在水里,看不出来罢了。

  “臭小子,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叶宁莫名其妙:“你不答应就算了,我只是随便一提。”

  钱姐一咬牙:“好啊,我答应你,我输了学蛙跳,你输了,就给我光着身子到会所门口大街上跑一圈。”不等叶宁同意,钱姐以下达了指示:“小孙,看你的了。”

  孙教练一头雾水,苦不堪言,他是会所的教练,卷进客人之间打赌,这怎么都不合适吧?

  秋若雨没想到事情这样发展,她是来休闲娱乐的,可不是来和人赌气的,更不可能答应钱姐的无理条件,就说道:”孙教练,不好意思,要不算了,今天就当学了一课时,费用我会照付。”

  孙教练有了台阶自然顺势而下,道谢了一声,就准备游回岸去,钱姐却犹不罢休,尖着嗓门道:“吹皮吹破了还要靠女人来收摊,一看就是个吃软饭的,早晚被一脚蹬掉。”

  秋若雨冷冷地看向钱姐,这个女人句句带刺,一句比一句难听,就如同叶宁不会同意别的男人沾自己老婆便宜,秋若雨也一样不会答应别的女人讥讽自己的老公。

  “是你非要丢脸,行,我成全你。”正在秋若雨要张口驳斥之时,叶宁先开口了,很是无趣地冲钱姐一摇头,随后对孙教练道:“孙教练,要不我们就来场友谊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