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92章 新宿
  佐媚烟的短裙下,那赤条条的大长腿绝对能秒杀俘获万千少年,而夏秋雨的紧身装也同样让人为之疯狂,两大美女的装扮彻底把徐云给震慑了,那些东瀛姑娘跟她们相比较,绝对完败。就算是去新宿红灯区那种地方,也绝对是闪耀的焦点。

  大部分人都对新宿有一定的了解,有些是通过电影新宿事件,有些是通过漫画城市猎人,但故事毕竟是故事,虚构的东西虽然并非现实,但却又都出自现实。

  说起新宿绝对是东京乃至于整个东瀛都比较繁华的商业区,商业娱乐设施丰富齐全,优质高等院校集中,各国旅客比较集中,摩天大楼更是琳琅满目。武藤一郎会选择藏身在这里,有他足够的理由,因为这里的人口密集度,甚至可以说赶超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

  所以才使得在东瀛拥有庞大势力的江口组都大海捞针一般的找了六天,才在这新宿区该死的歌舞伎町寻觅到了武藤一郎的身影。

  全东瀛的人都知道,歌舞伎町是东京唯一的娱乐中心,什么舞厅酒吧,影院电玩,什么风俗店,夜总会,情人旅馆等等等,只要太阳落山之后,一直到次日的黎明,人群永远都是络绎不绝,绝对是实至名归的不夜城。除此之外,全世界也都知道,新宿区的歌舞伎町绝对称得上是全亚洲最大的灯红区。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歌舞伎,这可以说是东瀛典型的民族表演艺术,在十七世纪江户初期出现,而那位叫阿国的歌舞伎美女,更是整个东瀛妇孺皆知的传奇人物。

  因为这次行动不容打草惊蛇,所以徐云和林歌都只能强忍住内心冲动,留守在酒店内等待消息。一切都交于佐媚烟去安排,由她引领夏秋雨过去,多少都能让徐云心里放松一些。

  江口小五郎是提出要送两人过去,但佐媚烟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要江口小五郎保证,不论出了任何事情,都不能插手。不然江口组的麻烦可就大了。

  其实,一旦江口小五郎和武藤一郎对上面,麻烦的就是徐云他们了。倘若徐云这一招栽赃陷害被识破,那他们再想顺利离开东瀛,可就比登蜀道还要困难。

  佐媚烟和夏秋雨在新宿车站下车之后,便根据江口小五郎给出的地址寻找过去。根据江口小五郎所指,武藤一郎正在这里最大的一家夜总会喝酒寻欢。

  比起佐媚烟的坦然自若,夏秋雨多少都显得有些紧张,风俗店门口的站街女会用很不友好的目光瞪向她们,而牛郎店门口的拉客男则是热情的招呼她们。幸好这地方是东瀛,没什么熟人,不然夏秋雨还真不好意思来这种带着“寻欢作乐区”帽子的地方来。这里可比东莞疯狂多了。

  夏秋雨紧张的不仅仅是这些,因为她们的穿着,她也担心会被警视厅的人盯上,也怕被当地黑势力瞄上。后来想想,当地黑势力可没有比江口组还厉害的了,才多少宽了些心。

  两人来到新宿区歌舞伎町一丁目,澳门赌博网站:这条充满神秘而暧昧的街区让她们也挺是好奇,灯光迷离游人若织,音乐时隐时闻,拐角处还有警视厅派出所的警车。

  “烟姐,东瀛怎么什么事情都能合法化。”夏秋雨道:“连歌舞伎会馆都能光明正大的开放。”

  “这你就不懂了,这是门艺术学问,早稻田大学里,还开设有歌舞伎町学习班。”佐媚烟道:“我听说很多东瀛的歌舞伎很崇拜咱们华夏的宋代李师师,认为她明眸皓齿窈窕可人,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无所不知无所不精,非但卖艺不卖身,还泡上了皇上,哈哈。”

  说话间,她们还碰上几个金发的女孩,她们都体态苗条瘦高,徘徊在歌舞伎町或明或暗的街头巷尾。

  “这些游离于街头搔首弄姿的东瀛姑娘,按当地市役所规定,大都只能卖艺不卖身者,只能陪客人饮饮酒、唱唱歌、喝喝茶而已。”佐媚烟指着那些女孩道:“当然也不排除被有钱的猥琐老头趁机揩油,掀掀裙子摸摸大腿什么的。其实,现在反而比以前保守多了呢。”

  夏秋雨真是被佐媚烟的“博学”给惊到了,没想到她居然知道那么多。

  “我以前读过一本叫《留东外史》的书,说那时的歌舞伎时常有惹火的表演哦。很多都会被华夏留学生叫去喝喝花酒,给的钱也很少。有个节目叫涉江,最后就是歌舞伎踮起脚尖摇摇摆摆佯装探出脚丫涉江状,实际掀起裙裾,给客人看下身而已。”佐媚烟耸了耸肩膀:“当然,现在卖皮肉的也有。就是那些所谓的出场店,管理都很严格,还要按月检查身体。”

  很快,她们便在一家名为夜来香的大型夜总会门前停住了脚步。这地方就是江口组的人发现武藤一郎的地方。真的到了目的地,佐媚烟也都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她需要尽己所能控制住自己的气息不被察觉,暗中保护夏秋雨。其他的事情她可就真的是什么忙儿都帮不上了。

  进入场内,迷离的气氛可以迅速吞噬掉一个人的,佐媚烟用最快的速度确定武藤一郎所在处,他一个人居然叫了七八个姑娘陪着,还真是出手大方。

  因为夏秋雨并不会东瀛的语言,所以她只能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很快,她便和佐媚烟分头行动。佐媚烟躲入了不起眼的角落处要了一瓶啤酒,一旦有上前搭讪者,都会被她毫不留情面的狠狠瞪走。

  夏秋雨则是来到距离武藤一郎较近的地方坐下来,好在这地方有专门招收的懂得英语的服务生,毕竟歌舞伎町这地方的外国游客实在很多。一个夜场若是无法照顾到使用外语的顾客,是很难做到这么大的。

  因为有正事儿要办,夏秋雨没敢要酒,只是点了一杯水,说要等人。然后脑子里就飞速的想办法如何接近武藤一郎这家伙。他在几个坐台女孩之间正喝的不亦乐乎,防备力定然也是微乎极微。

  但即便这样,夏秋雨也不敢轻举妄动。她一边喝着杯中白水,一边暗中仔细观察着武藤一郎的一举一动。突然间,武藤一郎的胸前闪过一抹白光。夏秋雨恍然大悟,他脖子上带的那透明玻璃瓶中,必然就是那固气草的种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