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82章 第二步计划
  .5du

  “刚才我感知到那个降头师在品川区的品川王子酒店。”徐云把林歌带到一旁,低声道:“具体房间我不能确定,但我可以确定,那个房间的西侧可以看到富士山,东侧可以看到东京湾。即便是品川王子酒店里,这种房间也不会有太多。”

  这事情徐云就不需要江口小五郎知道了,因为若想让江口小五郎尽快找到武藤一郎的话,他需要把这事儿栽赃在武藤一郎的头上。毕竟武藤一郎的靠山是东瀛内阁,即便江口组势力强大,也不会因为不必要的事情招惹这个麻烦。

  倘若江口小五郎知道武藤一郎是降头者的话,就算冒再大的风险,他肯定也会把人给找出来!

  林歌点点头:“这种懂得邪巫术的人,我不需要手下留情吧?”

  “当然不需要。”徐云冷冷道:“我破了他的巫术,他可以感知我的存在,如果给他机会,他一定会想办法给我下降头除掉我。你的时间不多了,术败了,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逃走,一旦他离开那个房间,我就无法确定他的位置了。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一小时之后,他就足以收拾好东西离开品川区,到时候,有麻烦的就是我了。”

  林歌计算了一下,在这里到品川区王子酒店的路程并不太远,足够了:“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一个对你有危险的家伙活着离开东瀛。”

  ……

  如果说一小时之前,江口小五郎对徐云的敬意还有几分疑虑的话,那现在他对徐云的敬意绝对诚意十足。江口奈子也换好了衣服,亲自为徐云敬茶道谢。如果不是徐云她是不可能死里逃生的。

  “徐先生,感激之情我无言表达。”江口小五郎道:“我之前答应过你,如果你能救我女儿,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以后江口组是我的,也是你的。江口组的任何人都将听你调遣。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说。”

  徐云微微一笑,品着茶香道:“江口先生,事情还并未结束,施术者还没有解决,我们所有人就都无法彻底摆脱被鬼降的危险。所以,你没必要这么着急的感谢我。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徐先生,有任何事情我能帮得上你的,你都可以明言,我江口小五郎必将不留余力!”江口小五郎又何尝不想找到那个伤害他女儿的家伙呢!那种人,只有亲手诛之才能一解他心头之恨!

  徐云放下手中茶杯:“因为我的能力不足,无法在解降的同时反噬对方,但我却可以感知到对方是谁。这个人在哪里,我也不清楚,凭借我一己之力也很难找到。但江口组人多势众,如果江口先生愿意出手,我相信我们不难找到他。”

  “我当然愿意!”江口小五郎道。

  “江口先生,我了解你的心情,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一旦找到人,你绝对不可以让你的人贸然出手。”徐云道:“降头师是不能用常规手法对付的,如果你的人暴露了,江口组将会面临的危险就更大了。我也会因此陷入困境。所以,在我告诉你是什么人所为之前,你必须答应我,你只负责找人,剩下的事情就都交给我去做。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全部平安无事。”

  江口小五郎连连点头:“徐先生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去做,绝对不会贸然行事。现在我很清楚事情的厉害关系,还仰望徐先生多多指点。”

  徐云这才微笑开口:“或许,这个人也是江口先生不想得罪的人。”

  说着,徐云顿了一下,卖下关子,江口小五郎眉头紧缩,在东瀛,他不想得罪的人可并不多。当然,如果对方是降头师的话,就算只是个街边要饭的,他也不想得罪。

  “下降头着,是武藤一郎。”徐云道。

  江口小五郎脸上的惊讶之色绝对不亚于亲眼看到鬼,这怎么可能,武藤一郎是东瀛内阁的!?很快,他脸色又好转了一些,或许徐云说的这个武藤一郎,并非他所想的这个武藤一郎。

  通过江口小五郎的面部变化,徐云自然读懂了他的心思,继续道:“江口先生,我说的那个武藤一郎绝非重名者,就是你知道的那个。黑冢特战队的首领。”

  江口小五郎的心再次悬了起来,他睁大眼睛道:“徐云先生……这,这不可能吧?”

  “如果江口先生不相信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徐云道:“毕竟听起来的确有些匪夷所思,我不强迫江口先生做什么,只是,如果江口先生不相信的话,我需要马上离开东瀛。要知道,我也陷入了危险之中,海洋是抵挡降头的天然屏障,如果你不能帮我找到武藤一郎,我只有离开逃避。而你们的话……我建议,也渡洋远离东瀛,不然,下一次降头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徐云一番话说的江口小五郎浑身冒冷汗,这事儿越听越觉得玄乎,但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是恐惧的,有了女儿这一件事儿,他对降头术已经深信不疑。这东西行于五行,太难防备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江口小五郎不解。

  徐云摇摇头:“这我就不得而知了,江口组肯定是在什么事情上得罪过他们吧?”

  江口小五郎突然一阵咬牙切齿,难道就是因为那件事情?哼,他只是不想参与内阁做的那些事情,不会因此这样就得罪了他们吧?

  “江口先生,时间不等人,澳门赌博网站:我希望你能尽快给我一个答案。”徐云道:“如果你不愿意那么做,我必须在我还没有中招之前马上离开。现在敌人在暗,我在明,我比任何人都危险,希望你能理解我。虽然我是来救江口奈子小姐的,但我不会因此把我的命丢掉。”

  “我女儿是怎么中了降头?”江口小五郎咬牙切齿道。

  徐云看了眼江口奈子:“一个月之前,你是不是吃过和喝过陌生人给你的东西?有什么异常的,你可以回想一下。”

  “一个月之前……”江口奈子沉思了一会儿:“除了我在酒吧喝过一杯很特别的鸡尾酒,其他就没有了吧?”

  “是不是那杯酒看上去热气腾腾冒着热气,然而杯子摸起来却并不热,喝起来也并没有什么温度?”徐云皱了皱眉头,下了降头的东西就是这样的。

  “对啊!你是怎么知道的?”江口奈子大吃一惊道,的确是那样,所以她很好奇,也很开心的喝掉了那杯酒。

  徐云道:“降头就是下在了那杯酒里,喝下那杯酒之后,你就开始被降头小鬼所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