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78章 江口小五郎
  (全文阅读)

  虽然佐媚烟预定的酒店中娱乐设施相当齐全,但徐云可没有时间参观借鉴,到酒店放下东西之后,他便准备动身出门。

  “秋雨就交给你们照顾了。”徐云对佐媚烟和仇妍道:“如果不出意外,我很快就能得到江口组大佬江口小五郎的信任,解除降头术需要一定的准备和时间,你们也有些耐心,我和鸽子会在事情结束后第一时间赶回来。”

  仇妍用眼神告诉徐云让他放心,她会照看好夏秋雨的。

  夏秋雨笑了笑:“我这么大一个人,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到是你更让我们担心。希望你能一帆风顺。”

  “有我在,我哥的安全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林歌信誓旦旦道:“若是有东瀛小鬼子胆敢找我哥的麻烦,我一定让他们躺着进医院。若是这点实力都没有,我就白混这么多年了。”

  “你们忙你们的,我们好不容易来一次东瀛,肯定要放松放松。”佐媚烟玩笑着:“听说东瀛的牛郎店很有特色呢,或许值得一去。”

  徐云苦笑一声:“恐怕人家牛郎店要等到晚上才开业吧?额,这个点儿牛郎都在休息,你还是消停消停吧。”

  “怎么啦,吃醋了?”佐媚烟娇笑几声:“你放心吧,我才不会让东瀛的臭男人占我的便宜呢。”

  ……

  离开酒店之后,徐云和林歌很快便按照他们知道的地址找到了江口小五郎位于东京的豪宅。不得不说的是,这个家族的实力还真是够恐怖的,在东京这种人口密度如此之高的城市,坐拥占地面积那么大的复古豪宅,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徐云和林歌在语言方面都没有什么沟通问题,跟东瀛人交流完全没有困难。

  “我们是来找江口先生的,麻烦你通告一声。”徐云在门口就被两人拦住,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江口奈子小姐的病情,或许我们有办法解决。”

  听到徐云的来意,门口两人的态度显然友善了很多。其中一人马上道:“请两位稍等我,我去跟江口先生通报一声。”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身穿和服的女子随行而来,引领徐云和林歌两人入府:“请两位先生跟我来,现在有医生正在为小姐治病,江口先生或许要稍后才能过来。”

  “有人在给小姐看病呢?”林歌愣了一下:“效果怎么样?”

  这也是徐云想要知道的问题,但那女子却摇摇头:“我并不清楚,希望小姐的病情能有所好转吧。”

  徐云和林歌被引领到一个房间之后,那和服女子冲泡了清茶,然后才转身离去。

  并不习惯盘膝而坐的林歌好生别扭,不过这茶叶还是蛮好喝的,而且茶道方面,东瀛人还真是继承了华夏的优良传统,又将其发扬光大了。

  “哥,江口组的大小姐还真是不缺医生。”林歌道:“你有多大把握能让江口小五郎相信我们的话呢?”

  “看样子江口小五郎想请名医非常简单。”徐云道:“现在他也应该意识到自己女儿的情况并非是疾病所致了。这对我们有利。当如此多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之后,他一定会选择相信我们的话。”

  林歌挠挠头,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如果他不相信呢?我们该怎么办呢。”

  “如果他不相信,肯定会把我们当作是江湖骗子。”徐云道:“江口组可不是好惹的,江口小五郎必然不会轻易放过胆敢上门行骗的江湖骗子,真的到了那种地步,可就只能靠你把我带出去了。”

  林歌摩拳擦掌:“我看行……”

  “你最好别那么想,那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徐云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说服江口小五郎,而不是找东瀛人打架出气的。今天如果不能说服江口小五郎,我们就没有其他办法去找武藤一郎了。”

  “知道,知道。”林歌连连点头:“驱除降头第一,打架第二。”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品了一口茶,的确不错。

  但让徐云和林歌没想到的是,他们在这里一等就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别说江口小五郎没来,这茶都泡的没味儿了,也没再见到有人来问候他们一声!

  “都他妈说东瀛人特别讲究待客之道,这算哪门子的待客之道!”林歌终于还是没有了耐心,抱怨道:“早知道他们这鸟样,那咱就不来了,让他女儿病着去吧。擦,真是越想越不爽。”

  徐云到看的开:“江口小五郎在家里接待的名医恐怕也不计其数了,每个人都会让他失望。如果是你的话,你也不会对新来的‘医生’抱有什么太大的奢望了。能让人给我们泡一壶茶,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就在两人腿都快盘麻了的时候,之前接引他们前来的那和服女子重新出现在两人面前,她很不好意思的鞠了一躬,然后才开口道:“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所以怠慢之处还请原来。希望两位不要介意。”

  “没关系,我们不介意,理解。”徐云道:“只是,不知道还要多久我们才能见到江口先生?我们等多久都没有问题,只是大小姐的情况恐怕等不及了吧。”

  和服女子看了徐云一眼:“请两位随我来,江口先生已经在等两位了。”

  两人起身跟这和服女子在这复古的豪宅里绕了两分钟,才来到了江口小五郎等待他们的房间。跟想象中不一样,江口小五郎并没有穿着东瀛的传统服饰,只是简单的便装。徐云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是他带着伤疤略显凶悍的脸庞,而是愁白的两鬓。

  江口小五郎作为东瀛江口组的执掌者,那种威严还是非常明显的,看到徐云和林歌两个如此年轻的人来到他的面前,不禁皱起了眉头。

  “江口先生,这两位就是刚才来访的客人。”和服女子道。

  江口小五郎一挥手,那和服女子便转身离开。

  面对江口小五郎质疑的目光,徐云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用自信的目光迎向江口小五郎的目光。

  半分钟之后,江口小五郎终于开口,开门见山:“你们两个,能治好我女儿的病情?”

  “当然,如果不能的话,我们就不会站在江口先生面前了。”徐云道:“我有十足的把握,才会来到贵府。”

  江口小五郎微微摇了摇头:“年轻人,我不知道你们的自信来自于什么地方,但我想说的是,太多行医几十年的世界名医都束手无策,就凭你们,我没办法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