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75章 突破点
  最终,夏秋雨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她把徐云的话想了又想,不得不承认,自己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查明事情的真相,的确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情。毕竟地下世界的险恶不是她一个初入社会的女孩能够掌控的。

  她需要有人在她困难的时候站出来帮助她,而现在她唯一可以信任的,恐怕就只有这个父亲生前就一心想把她托付于其的徐云身上。

  徐云当然也有必要向众人解释夏秋雨的身份,他对无影的敬意也是其他人可以理解的,毕竟他是在徐云幼年带给他希望的前辈。徐云会对他的死如此介意,也不难理解。任何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面对这件事情,都会做出跟徐云同样的选择。

  而现在他们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武藤一郎身处何处。这么多天来,林歌依然没能在东瀛得到任何关于武藤一郎的消息。那家伙自从在公海弃船而去之后,便像是凭空人间蒸发了一般,完全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即便如此,徐云也绝对不相信武藤一郎会被几只鲨鱼吞下肚子里。那样可就太辱没他鬼王的称号。徐云肯定,他必然是藏身在某处调息修养。或者说,他也在逃避一些人。

  试想一下,东瀛那臭名昭著的黑冢部队全军覆没,武藤一郎的东瀛主子显然也会大发雷霆,武藤一郎为了逃避惩罚,躲起来避风声也不难理解。

  徐云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亲自走一趟东瀛,就算所有人都反对,他还是确定,武藤一郎肯定藏在东瀛的某个角落,等待时机成熟,他会像一条冬眠复苏的毒蛇,窜出来狠狠咬他们一口。

  “好,就算你找到了武藤一郎,又准备如何面对他?”佐媚烟提出了一个更严峻的问题:“凭现在的你?还是凭林歌?要知道,就算你可以肯定武藤一郎并非真正的地玄境高手,我们依然没有赢他的资本。上次你能把他逼退,是在你的实力没有受损的情况下,还联手了谢飞泽。而现在据鸽子所说,谢飞泽已经在疆藏那边忙的不可开交,他不可能现在就抽身过来帮你。你需要再耐心一点,这件事情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林歌点点头,佐媚烟这话没错。

  夏秋雨已经选择了相信徐云,所以,不论徐云做出什么样子的决定,都会义无反顾的拥护他的决定,但在这件事情上,她也跟其他人的看法一致,如果徐云贸然行动,并不会得到想要的结果。

  “但我没有时间等下去。”徐云道:“如果连武藤一郎的下落都查不到,就更别提我们怎么样才能拿到他贴身携带的固气草种子。”

  夏秋雨道:“徐云,找人的事情真的急不得。但你相信我,只要我们找到他,我一定会帮你把他身上的固气草种子拿到你面前。只有你先恢复了,才有可能跟他对抗,不然的话,我们做再多也是徒劳,我们这里没有人有和他对抗的实力。”

  神偷无影的传人,若想在某个人身上拿到点东西,这到真的不需要质疑。

  “那我就更有理由去东瀛找人了。”徐云道:“找不到武藤一郎,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继续。这是前提条件。”

  “哥,如果你执意要去,那我替你去,我立军令状,找不到人我就不回来。这样你总放心了吧?”林歌道:“只要武藤一郎在东瀛,我就算掘地三尺,也一定把人给你找出来。”

  徐云摇了摇头,他比在场的每一个人看的都更加现实:“鸽子,你去也好,任何人去也好,都只会是徒劳而返。我们是不可能找到武藤一郎的,但我却知道,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做到。”

  一听这话,林歌一下就精神了:“什么人?”

  “东瀛江口组。”徐云道。

  此言一出,如同平静的湖面激起了翻天巨浪。那可是东瀛最大的黑势力组织,甚至可以说,江口组在东瀛的势力一点都不弱于东瀛内阁。若不是现在东瀛内阁的成员对他们的美爹言听计从,恐怕他们的美爹早就扶持江口组把现内阁给颠覆了。

  “你没发烧吧?”仇妍冷冷道:“江口组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你凭什么让他们帮你找人!”

  “凭我能治好江口组大佬女儿的怪病。”徐云自信道。

  “什么意思?”众人纷纷不解道。

  徐云无奈的看了看众人:“难道你们平时不看新闻的吗?江口组大佬现在全世界的求医,因为她女儿患上一种特别奇怪的病。无独有偶,这个被全世界各大医院诊断为全世界唯一例怪病的病情,我曾经还真碰到过。”

  佐媚烟耸了耸肩膀:“现在大家都一门心思的把中心放在你的身上,哪有功夫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啊。你都知道些什么,就快跟我们说说吧。”

  “江口组的大小姐每天晚上都会被噩梦惊醒,然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徐云道:“在某种程度上说,她这可不是什么疾病,要找医生是不可能帮她解决问题的。”

  阮清霜闻听此言,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你能不能不要说的那么恐怖,怎么就跟附身了似的。”

  徐云竖起拇指大赞:“霜姐,你说的还真没错,她就是被附身了。”

  呼——!别说是阮清霜了,其他人都不由的跟着打了一个寒颤。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现在可是现代社会,徐云这搞的跟封建迷信似的。

  “我能理解你们现在的想法,你们不可能相信。”徐云道:“如果是我,我也不可能相信。但我曾有缘碰到过一个高人,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相信世界上有附身这种事情的存在。”

  “哥,人活一口气,死了就是没了这口气。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灵魂之类的东西。”林歌道:“你这玩笑开的可有点大了,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相信鬼魂附身什么的,这太违背科学了。”

  徐云点点头:“我说的这种俯身当然不是什么鬼魂,只是一种古印度的巫术。降头术你们都听说过,但真正见过的人并不多。就好像我们华夏养虫蛊的人,可以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

  佐媚烟听的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你是说,那女孩被人下了降头?并不是什么疾病?但……但就算是,现在真正懂得降头术的人恐怕早就消失了,更别说解降头术的人了,更不可能啊……”

  “所以,我才有缘碰到那么一个人。”徐云道:“我曾经在一次中东的任务中,就被人下了降头,若不是那个高人,恐怕我根本活不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