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74章 变态
  (全文阅读)

  “你确定你没跟我开玩笑呢?”夏秋雨迟迟不敢相信,这显然不是一般人能相信的事实。

  徐云毫不回避夏秋雨质疑的目光:“你觉得我像是那种开玩笑的人吗?”

  夏秋雨迟疑片刻,摇了摇头,的确不像,只不过,她依然无法接受徐云提出要帮她的请求:“我相信你,但……我只能说,以你现在的现状,恐怕是帮不了我什么了吧?”

  “目前来说,或许是。”徐云点点头,如果说一天之前,他还再考虑如何用现状度过余生,那么,现在徐云可就不打算接受自己现在半个废人的情况了,因为还有事情需要他去做,无影的死因疑虑重重,他不会接受这种事情,他跟夏秋雨一样,需要一个答案,需要知道真相。

  “这么说,你已经有了什么恢复计划?”夏秋雨道:“请原谅我说话这么直白,在我看来,你的这种状态根本不可能在任何事情上给与我帮助。反而给我一种拖油瓶的感觉。我可没工夫分心照顾你。”

  徐云苦笑一声:“当然,我这种状态什么也做不成,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让自己恢复实力的办法。”

  夏秋雨发誓,她今天听到了太多让她感到不可思议无法相信的事情,所以,现在徐云说什么,她也都不会感到太震惊,即便是他说,他有办法让自己从“废人”重新恢复到高手实力,也让她不足为奇:“什么办法?”

  “那我需要想办法找到鬼王,武藤一郎。”徐云淡淡道:“只有找到那个家伙,我才有可能解决我自己的问题。”

  你疯了吧?!夏秋雨差点就破口而出,已经在跟冥王的对抗中废掉了自己的全部功力,现在还要以这种状态去找另外一个七王之一的家伙!要知道,冥王冷尘再阴狠,但也还没有忘记祖宗和自己血脉的华夏人。而鬼王武藤一郎呢,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背信弃义,忘记自己祖宗的家伙!一个投靠了东瀛,并且连姓氏都跟了东瀛人的走狗!

  “呵呵……你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夏秋雨道:“别说是武藤一郎,就你现在,就连他身边的九鬼恐怕也对付不了吧?当然,我承认你身边也有很多厉害角色,林歌,佐媚烟,仇妍,他们也都是地下世界赫赫有名的家伙。但,这实力差距依然很明显,简直就是我们华夏男主去找世界杯冠军踢比赛,人家就算是全替补阵容,那也根本没得比。差距不是一星半点的。”

  “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诉你,我也跟武藤一郎交过手。”徐云道:“至于你说的他手下那九鬼,现在都真的去下面当鬼了。”

  我去!夏秋雨被震的直接跳了起来,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还差点把浴巾给绷开,她急忙用手抓住胸口浴巾:“徐云,你也太变态了吧?!”

  可能夏秋雨这声音有点大,直接把门外的人给招来了,佐媚烟可没那个敲门的耐心,直接破门而入,阮清霜和林歌他们也都在门口。佐媚烟这推门而入,众人看到的画面多少都有些让人血脉喷张。

  夏秋雨抓着几乎脱落的浴巾,大骂徐云是变态……

  唉,林歌拍了拍脑门,心道:哥啊,你这也太猴急了吧?难道这早勃之骚动就那么难以忍受吗?不至于看到人家姑娘裹浴巾就兽性大发了吧?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佐媚烟翻了个白眼:“还真不知道你一大早就有这闲情雅致。”

  “喂喂喂,夏秋雨!你快点给他们解释一下,这事儿可跟我没什么关系。”徐云道:“你自己激动的,我可没碰你。我擦,我发现我这几天是不是走霉运呢?怎么什么怪事儿都让我给摊上了。”

  夏秋雨也意识到这事儿误会了,红着脸道:“那个……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不是说他变态,我是说他做的事情变态。”

  “的确,大白天就扯人家小姑娘的浴巾,这事儿做的确实有些变态。”佐媚烟玩笑道,她当然听得明白,他们不是说的这件事情。

  “黑我的人木有jj!”徐云愤愤道。

  佐媚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人家本来就没有嘛。”

  “……”阮清霜听的一头黑线,这笑话也太冷了一点:“秋雨,你昨天的衣服都应该洗了,我给你找了几件我的衣服,你看看喜欢哪一件,就先拿去穿吧。”

  夏秋雨一阵感动:“霜姐姐,谢谢。你那么照顾我,我真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都是应该的,没什么,不必在意。”阮清霜道,她早已经习惯了照顾徐云身边任何一个人。在场的所有人里,恐怕没有谁能跟阮清霜的胸襟相提并论了。

  徐云起身道:“那你先换衣服,我的提议,你最好考虑考虑。不管你做出什么样子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决定。但同样,你也改变不了我会插手的事实,我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一个人往险境里面走。”

  夏秋雨沉默了一阵子:“我会考虑的,你给我点时间。”

  徐云点点头,便直接向房间外走去。

  林歌一脸坏笑:“哥,你可以啊,这么快就上手了。什么时候传授我点这方面的经验?”

  “怎么?你跟你家方娅还没全垒打呢?”徐云也阴阳怪气道:“我说,澳门赌博网站:人家姑娘都主动送上门了,你再不抓紧点,那就是放着煮熟的鸭子等待飞翔。什么时候真飞了,你可就后悔去吧。”

  “她本来就是天天飞,我哪有机会。”林歌不敢再接茬了:“得了,算我刚才什么都没说你。”

  佐媚烟闻言回过头来:“小鸽子,有女朋友了?真看不出来啊,跟徐云没多久,就学坏了昂。不过,你若是真想学习如何全垒打的话,请姐姐喝杯茶,姐姐一定可以给你足够的经验哦。”

  林歌被佐媚烟逗的脸都红了:“烟姐,这事儿就算了吧,我这人特纯,就跟那八十二道工序过滤的纯净水一样纯,什么全垒打什么的,我都没考虑过。”

  “哦哦哦,我懂了,原来我们小鸽子那么保守。”佐媚烟笑的更灿烂了:“就是说, 你若不能保证给她穿上白色的嫁衣,就不准备解开她胸前的纽扣,姐姐说的没错吧?”

  林歌一脸大囧,这话题可没法接过去,佐媚烟若想逗他,那他连还口的可能性都没有啊,绝对就是自讨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