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71章 固气草
  当徐云把夏秋雨扛到酒店房间之后,佐媚烟觉得很有必要跟徐云好好聊一聊现在的情况。

  “你已经被郭川江推到风口浪尖之上,如果真的被媒体拍到有关你在酒吧鬼混的照片,天娱的形象可就真的会沦落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佐媚烟非常严肃认真道:“我可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

  徐云到轻松许多:“对天娱事情感兴趣的媒体都在关注你们,没有人知道我去过酒吧。而且,这个人情我不得不还。如果不是她的话,恐怕天娱的形象已经不可挽救了。”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徐云把夏秋雨所做的事情说了出来,得知郭川江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全部都是因为这个宿醉的小姑娘,佐媚烟还真的是有些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是事实,那个拍照的东西还在夏秋雨的身上,阮清霜也理解徐云不得不跟夏秋雨离开晚宴的理由。

  “她为什么会帮你?”佐媚烟提出了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没有人会做无意义无理由的事情,如果她要帮徐云,必然有她要帮他的理由,这一点毋庸置疑:“你跟她又有什么样子的关系。”

  徐云一时也不知应该如何解释,总不能说夏秋雨是千里迢迢来找他这个指腹为婚的夫婿吧?别说这事儿不靠谱,就算是靠谱,徐云也不会听他那个连面儿都没见过的老爸的安排。那个从小他就未曾谋面的父亲,血缘关系最亲近的陌生人,早早就被徐云从心底撇清了关系。不管他有什么样子的理由,徐云都没有办法理解他的所作所为。还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孩子更重要?

  “你们都去休息吧,我留下照顾她。”阮清霜道,又无奈的看了一眼徐云:“你怎么能让一个女孩喝那么多酒,多伤身体。”

  徐云也相当无可奈何,他哪知道夏秋雨就这点酒量和本事,若是跟人家唐九喝,这点酒最多只能算是漱漱口而已。夏秋雨今天喝趴下,完全都是她自己找的。

  但若是站在夏秋雨的立场上去想一想,她这么做也情有可原。终于完成了自己想完成的事情,终于能让父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一年来的压抑总是需要发泄一下。或许让自己彻底醉掉,就是夏秋雨的发泄方式。

  徐云和林歌回到房间,林歌心情不错道:“哥,你可以啊,我马不停蹄的找人,你也没闲着呢。那么多美女明星还不够你养眼哈,又带回来一个。不过,话说回来,这女孩也够厉害的,能在郭川江贴身的衣服里偷到照片,不简单啊。”

  “她是无影前辈的女儿。”现在周围没有其他人,徐云也没必要隐瞒什么。

  神偷无影?!林歌瞪大眼睛:“真的假的,这是神偷无影再现江湖了吗?那,那无影前辈呢,他也在琴岛?”

  “他已经死了。”徐云有些可惜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替无影前辈照顾好夏秋雨。我相信,他既然让她来找我,就说明他相信我,既然他选择相信我,我就更应该照顾好他的女儿。”

  林歌没有再多说这个问题:“哥,我知道你的为人。不过,在这之前,我劝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我已经见过吴老先生了。”

  “你在哪找到他的?”徐云一听林歌竟然真的找到了老颠头吴秋子,显然很是吃惊:“那老颠头行踪可是够诡异的,你这都能找到?”

  “我把你的情况都告诉他了,知道并无生命大碍,他显得放心多了。”林歌道:“但是他说他也没办法帮你恢复真气和功力,因为这事儿连仙山医圣叶岚都做不到的话,他再做什么也只是徒劳。”

  徐云的反应比林歌想象中的要平静的多,他只是微微一笑:“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是宣判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林歌点点头:“理论上是这样。但还有一个方法,或许可行。”

  “什么方法?”即便徐云嘴巴上说再多的不在意,可但凡只要有能让自己恢复武力值的办法,他还是很在乎的。

  “世界上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植物,叫固气草,只要有它,便可以炼制成迅速恢复真气的奇效药。”林歌道:“但吴老先生也没把握炼制,他说,唯一能炼制此药的,世界上恐怕只有药皇……皇甫国。”

  哈……徐云这苦笑都笑不出来了,皇甫国?!那可是三皇之一的家伙!自己拿什么面子去找他出手帮其炼药?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老颠头这是故意耍我呢吧?”徐云无奈的摇摇头。

  林歌也苦笑一声:“这还不是最困难的事儿,不管怎么说,如果我们求求皇甫国,他也是有答应的可能。但我们要想得到固气草,恐怕真的是难上加难了。”

  “那玩意很珍贵?”徐云一怔。

  “固气草只生长在东瀛,而且,当这种植物的奇效被验证之后。固气草便被一个人控制了起来。”林歌道:“那个人我们都见过,就是武藤一郎。”

  我擦……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点吧?徐云苦笑一声,老天爷,不带你这么玩的吧?以后还能不能一起耍了?

  “现在整个华夏大陆都找不到任何一株固气草。”林歌道:“这话是吴老先生说的,我相信他不会在这种时候开玩笑的。”

  徐云诅咒了老颠头一番:“已经一株都没有了,他还说这番屁话有何用。”

  “虽然没有固气草,但它的种子还在。”林歌道:“哥,我相信你也应该记得,我们上次跟武藤椅一郎见面的时候,他带了一个吊坠,是一个小巧透明的玻璃瓶,里面有一些蓝红相间的小颗粒。”

  听林歌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儿,徐云点点头:“没错,是有那么个东西。”

  “那个红蓝相间的小颗粒,便是固气草的种子。”林歌道:“吴老先生说,他们把所有固气草毁掉,就是为了不让人轻易得到他。有些因重伤被废的高手,为了得到固气草重返巅峰,不得不归入他的麾下求他赐给固气草。”

  呼——!我呸!徐云怒骂道:“日!老颠头不会是让我去找武藤一郎低头求草吧?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对一个卖国的走狗低头!这事儿甭想了,一点门儿都没有,我这辈子若是就这样了,那也挺不错,乐得清闲。多大点能耐做多大事儿,我就管理好天娱集团,那就是后半生唯一的正事儿了。”

  (cq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