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68章 拐走徐云
  这当然不违反什么道德,身为大老爷们,徐云必须说话算话啊,既然答应了人家,就不能出尔反尔。再说了,那支有照片原版的钢笔还在夏秋雨的手里,夏秋雨帮了他这么一个大忙,他没有理由不好好感谢一下,请她喝一杯也是应该的。

  “当然没问题,几杯我都请。只要你酒量够大。”徐云笑道:“只是,可不可以等到晚宴结束之后?”

  夏秋雨有些失望的摇摇头:“看来你还是不够有诚意,晚宴结束之后恐怕就很晚了耶,你觉得一个好女孩会那么晚了还跟男生出去喝酒吗,那样可是很容易会出事情的,我老爸可是说过,大半夜请女孩子出去喝酒的男生都是动机不纯。”

  徐云只剩下了苦笑,这可是你要求我请你喝一杯的,又不是我主动提出,罢了罢了,谁让人家帮了自己那么大一个忙呢:“那好,我们现在就走。地方你挑。”

  夏秋雨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

  只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徐云便和夏秋雨离开了舞会现场,当阮清霜和佐媚烟她们察觉到徐云不见的时候,他们已经开车走在前往兰桂坊的路上。

  “徐云呢?”阮清霜放下手中的果汁,才这么一会儿就找不到人了,一会儿还准备让他出来讲几句话呢,这家伙却突然便找不到人了。

  佐媚烟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我可不相信他会被一个小姑娘给拐跑,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他拐跑了人家小姑娘,第二便是他有他不得不离开的目的和原因。”

  “那个跟徐云一起跳舞的女孩子是谁?”秦婉儿可是专程请假到琴岛来参加天娱的重大活动,本来还想着今天晚上跟徐云告个别,明天就回申江了呢,却不料想这家伙居然玩儿起来消失。

  阮清霜摇摇头:“不知道啊,不是公司的人,应该是做媒体行业的吧?”

  “被邀请的媒体工作者我都有印象。”佐媚烟道:“不可能是做媒体的人,那个女孩恐怕根本没有在我们晚宴的邀请名单中。呼,那么严密的安保工作下,还能混进来,那个女孩可不简单哦。”

  “这么说的话,我想肯定是第二种可能。”仇妍道:“徐云有他不得不跟那个女孩离开的理由。”

  果果对徐云这种“沾花惹草”的行为显然有些不满意:“男人和女人离开还能有什么理由,肯定是那个姐姐比你们更有女人味呗。唉,真是对老爸失望,没想到他也这么把持不住自己。”

  “果果,你又胡说八道了。”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对佐媚烟道:“看来一会儿还是你站出来说几句吧,我出去给徐云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情况。”

  佐媚烟点点头,徐云讲不讲话到无所谓,只要不被一个小姑娘给拐跑就行。

  徐云刚刚赶到酒吧门口,便接到了阮清霜的电话。

  “你去哪了,刚才不是还在跳舞吗。”阮清霜道。

  “霜姐,那边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了。”徐云道:“我碰到一个朋友,如果不是她帮忙的话,郭川江今天中午在信封里拿出来的就不会是空白的相纸了,所以我想请她去喝一杯。”

  阮清霜有点蒙,难道中午不是郭川江自己发疯,他还真有所谓的“证据”吗?

  “那你更应该把她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阮清霜道:“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了,帮我带个话,感谢她的出手相助。”

  徐云点点头:“嗯,一定。”

  挂了电话之后,站在徐云一旁的夏秋雨笑着道:“你女朋友还真是善解人意,如果换做别的女人,看到你带一个女孩离开,肯定会大发雷霆了吧?”

  “整个天娱集团的人都很感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徐云道。

  夏秋雨耸了耸肩膀:“我做这些可不是为了你们天娱集团,我只不过是帮你而已。”

  “那我就更要谢谢你了。”徐云微微一笑:“只不过,你确定你真的要穿一件晚宴裙到酒吧去喝酒吗?这回头率恐怕会太多一点吧。”

  “当然不。”夏秋雨说话间,直接把晚宴裙装从头脱下:“如果不是为了混进你们的晚宴会场,我才不会穿这么别扭的衣服。”

  夏秋雨的裙子内,一件黑se的紧身短裤,一件灰se的紧身工字背心,既清凉又运动,如果不说的话,你肯定以为她是刚从健身房里出来呢。紧跟着,夏秋雨便把披肩长发直接扎成马尾,然后将那件黑se的晚宴裙顺手丢到徐云汽车的引擎盖上。

  “这衣服不要了?”徐云好奇的问道。

  夏秋雨点点头:“反正我又不会再穿,如果你有收藏女人衣服的癖好,那就送你了,我不介意你拿回去当收藏品。”

  徐云摇摇头,他可没这癖好:“那走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酒量。”

  两人走入酒吧,找了个卡座,夏秋雨点了一瓶最普通不过的芝华士外加几瓶红茶,这一点到有些出乎徐云的意料,完全没有宰他的意思。

  夏秋雨端起酒杯对徐云道:“你一会儿还要负责开车送我,所以你就喝饮料吧。”

  “呃,难道真的不用我敬你一杯?”徐云道:“我可以找代驾。”

  “以茶代酒就好,代什么驾啊。”夏秋雨毫不客气的用酒杯跟徐云面前的饮料红茶碰了一下:“大家随意。”

  徐云无奈的打开红茶喝了一口:“介意我问你几个问题吗?”

  “当然介意。”夏秋雨回答的相当干脆。

  徐云被这个说话直接的女孩搞的一时之间都有点不知道如何开口聊天了,只能闷闷喝红茶。

  “呼,你这人可真够无趣的,难道我介意,你就不问了?”夏秋雨看上去似乎比徐云还要郁闷似的:“我知道你肯定很好奇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为什么要出手帮你,这些问题难道你不想知道?”

  “即便你介意,我问的话,你也会回答?”徐云哭笑不得道,那也算介意吗?

  夏秋雨却点点头,一本正经道:“当然了,如果你真的要问,我不回答也没办法啊。只是,如果有我不喜欢回答的问题,我也绝对不会回答的。”

  “能给点提示吗?比如你不喜欢什么类型的问题,给我点提示,我也不用自讨无趣。”徐云道。

  夏秋雨又喝了一口酒,表情上看起来,她似乎不胜酒力,也并不喜欢酒的味道:“比如……嗯,我想想……好吧,比如你问我大姨妈都是什么时候来,周期准不准,这类问题我就不喜欢回答。”

  徐云真想一头撞死在桌子上,我有那么无聊吗?!问你这么弱智又没有营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