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67章 神一般的手法
  不仅是佐媚烟看到徐云和那个陌生女孩搂在一起跳舞后很诧异,阮清霜看到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比她们还要惊讶的则是天娱旗下的签约女艺人,在她们看来,徐云的舞伴只有两个人选,不是佐媚烟便是阮清霜。..可偏偏徐云跟一个她们谁都不认识的女孩搂在了一起。

  因为徐云从来不会做什么脑残的事情,佐媚烟相信徐云有他自己的理由。既然她察觉到了这个女孩的身份不明,显然徐云也察觉到了。佐媚烟只能告诉自己,这件事情徐云会处理好,不需要她在过多的担心了。

  阮清霜不是什么醋罐子,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反正她也不会跳舞,倒不如坐到一旁去休息。这一整天下来也真的是把她给忙坏了。才坐下来就感觉到一阵全身的轻松。果果拉着仇妍跑过来状告徐云“沾花惹草”,惹得阮清霜是哭笑不得。

  林苏音也来到阮清霜的身边坐下,自从跟徐云来到大陆之后,徐云也一直没什么时间陪她,她能理解,但最终还是想明白了自己或许并不适应这里。这里没有她的位置,所以她已经做出了返回太弯的决定。

  在离开之前,她还是想要跟阮清霜告别的,因为这段时间阮清霜对她还是挺照顾的,至少没有让她感觉到自己在这里是外人,没有让她受到什么冷落的感觉。这就足以让林苏音对阮清霜产生好感了。

  一个女人要多么伟大,才能对她所爱的男人如此的爱屋及乌。阮清霜便是这种,无条件支持徐云做的每一件事情,无条件的接受徐云身边的每一个人,即便是同样想得到徐云的心的女人,阮清霜都能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一点林苏音不得不承认自己可做不到。

  ……

  徐云的舞可以说跳的够烂,毕竟他生下来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混在满是血汗味道的部队里,哪有功夫学什么跳舞啊,若不是在电影里看到过人家搂抱着前走几步后撤几步的,恐怕连现在都做不到。

  “你会请我跳舞,肯定不是为了感谢我吧?”夏秋雨一边享受着音乐和舞步,一边开口道。

  徐云已经几次欲言又止后,也终于开口:“你是怎么在郭川江的身上把照片拿到手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郭川江铁了心要搞垮天娱,整垮我,那些照片对他很重要,他一定会随身携带的。”

  “他的确是随身携带的。”夏秋雨道:“但是我想拿到的东西,就没有拿不到的。你信吗?”

  这牛吹的也太大了吧?徐云当然不相信,除非她是……

  “你这块手表是定制的吧,特殊的锁扣,一定挺名贵的。”夏秋雨突然开口打断了徐云思绪。

  当然,这块手表显然价值不菲,这可是阮清霜送给他的礼物,阮清霜送他的时候没过多介绍,但果果却告诉了徐云这块手表价值不菲,而且世界上独一无二,是专程定制的。

  “对我来说相当珍贵。”徐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

  “那你可一定要好好保管。万一丢了,肯定会很伤心的。”夏秋雨的笑容看上去是如此的人畜无害,如果她穿一身白裙子,真的可以说给人一种天使的感觉:“刚才我说,只要我想拿到的东西,就没有拿不到的,你是在怀疑我吹牛吗?”

  就在这时候,夏秋雨突然松开徐云,原地做了一个漂亮的旋转舞姿。

  徐云一怔,他突然意识到什么问题,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他再次看向自己的手腕,那块手表已经没有了!?!明明是定制的特殊锁扣,即便是徐云自己摘下来也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呢,可现在徐云居然连一点感觉都没有,手表就已经不见了。

  “我说过哦,一定要好好保管。”夏秋雨晃了晃手中的手表,帮徐云带上,然后继续跟他跳舞。

  徐云这下是真惊了,他不得不承认,这种手法绝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手法,据他所知,只有一个人能做到,那就是无影老前辈!而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不过二十出头而已,怎么可能!这不科学啊!

  “别说是你的手表,就算我现在想拿到你的小内内,也是信手拈来的事情。”夏秋雨看到徐云惊讶的表情,稍有得意道:“怎么样,不相信吗?”

  说实话,徐云是不相信,但他不敢冒这险,如果面前这女孩真的跟无影有关系,真把他的小内内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偷”走,这可就糗大了。

  见徐云没说话,夏秋雨眯起眼睛微微一笑:“看来,还是需要我继续证明咯。”

  她这边话音刚落,徐云就感觉到自己腰带扣一松,当即便开口求饶了:“信,我信!不需要证明了,你就算你说能偷走我的袜子,我都百分之百的相信。”

  “这还差不多。”夏秋雨满意的点点头:“所以呢,你就放心好了,那个胖子拍照的照片我已经给你了,他那支用来拍照的钢笔嘛,还在我这里。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

  徐云肯定,如果她没有什么要求的话,早就把那支拍照钢笔也塞进信封给他了:“那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有什么要求的话,就开门见山吧。”

  夏秋雨有些失望道:“不会吧,你以为我要拿那支钢笔要挟你帮我做事情吗?”

  徐云一怔,难道不是吗?

  “我可不是那种人。”夏秋雨道:“门缝那么细,信封里的照片可以塞进去就不错了。一支钢笔可塞不进去,我只是没办法一起给你而已。可不是想要拿这支钢笔要求你做什么事情,澳门赌博网站:你也太伤我心了吧?”

  这下还真把徐云闹了一个大红脸,太尴尬了:“我这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实在对不起……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

  “我老爸从小就教育我,说出去的话,便是泼出去的水,跟嫁女儿一样,收不回来的。”夏秋雨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还真就要提一个要求,不然的话,我可就没理由把那支钢笔给你了。”

  小姑娘的脾气可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徐云真后悔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说话没轻没重的,这下倒好,得罪了人家的一片好意,现在人家开始出来难为他了。活该啊,这就是自找苦吃。

  “你帮了我,我自然要报答你。礼尚往来。”徐云点点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当然……要求必须在合法合理不违反道德前提的情况下。”

  “嗯哼,当然,我要你现在就陪我离开这里,去酒吧请我喝一杯。这个可不违反道德前提吧?”夏秋雨得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