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54章 真正的凶手
  看到华中雄这种反应,华小雄上前一把抱住他:“二哥,今天你必须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如果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那就要承担责任!不然你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把自己给逼疯了!”

  “别逼他,他现在需要一点时间。”徐云淡淡道:“华中雄,既然我能找到你,就说明我了解之前发生过什么,我来找你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阮超的生死情况。任何结果我都能接受,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像你弟弟说的一样,你不能把所有压力都压在自己精神上。”

  华中雄的身体不断颤抖着,他真的快被这些年的精神折磨给逼疯了,他想要忘记一切,他认为他自己可以忘记一切,但他真的做不到。这么多年来,他只要一出门,到处都是阮超最后挣扎的画面浮现在他面前,他真的承受不了!

  “呜——!!”眼瞅就四十岁的汉子,竟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悲痛将他整个人都侵蚀了:“我对不起阮超兄弟!我对不起他啊!你们若是要抓我就抓我吧,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该,如果不是我,他就不会遭祸了!我该死!”

  华小雄虽然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听到二哥承认这事情跟他有关系,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就像是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似的。

  “说出来你会舒服一些。”徐云继续道:“没有人会抓你,没有人会追究什么,我只是需要一个真相,阮超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看得出来,你绝对不是那种卑鄙的小人,你是善良的人,不然也不会遭受这么痛苦的精神折磨了。说出来吧,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华小雄不解的看了眼徐云,他一直以为二哥承认自己害人了,难道不是这样子?

  华中雄痛苦的嗷嚎大哭一阵子,突然抬起头看向徐云:“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他开始陷入到了当时的回忆之中,嘴唇蠕动的开口,将一切告诉了面前这个陌生人,这个压在他心头的秘密一曰不说出来,他就一曰得不到心灵上的安宁。

  当年,华中雄因为得知父亲肾衰竭的事情,不得不答应了替老板顶包,当时和他一起参与这件事情的,就是阮超。两人分别拿到十万块,逃了出来。

  随后华中雄就给家里打电话,问治疗费需要多少钱,听到二十万这个天价的时候,他也一度陷入了绝望,但当时阮超特别够意思的把他的十万块拿出来,说先借给华中雄,等到华中雄有了钱,再还给他也不迟。

  这钱可是冒着那么大的生命危险才搞到手的,华中雄当然也不好意思要。所以他就想办法,最终,他下定决心,说要去赌场碰碰运气,只要赢到二十万就收手。他只希望能有钱救父亲,仅此而已。

  阮超说这不靠谱,但华中雄却依然坚持,阮超不放心,便跟他一起去了那家地下赌场。

  不知道是华中雄的人品大爆发,还是赌场故意放水,他一口气连续赢了九万快!只要再赢一万块,他就可以凑够二十万回家给父亲治病了。但很可惜的是,接下来,华中雄开始输,每次都输。

  眼看着赢来的钱越来越少,华中雄也越来越着急,他后悔自己当时赢下九万之后没有离开。他想赢回来,但越是这样输的越多。最终,赢来的九万都输光了,他开始输本钱。

  十万块,真的不够输的,很快,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华中雄就变成了倾家荡产的穷光蛋!那一瞬间,他真的有种想要把自己掐死的冲动。他真的轻生了,因为救命的钱输光了,他也不想活了。

  阮超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华中雄去死,就把自己的十万块借给了华中雄,华中雄发誓要用这十万块把所有钱都赢回来。

  但最终,天不如人愿,阮超的十万块钱也被他输了个底朝天!这下他们才是真正的陷入到了绝境。绝境之下的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们已经是一无所有了,所以也就不在乎了,两人一合计,决定等到赌场人少了之后,把他们的二十万抢回来。

  为此,华中雄还用口袋里最后的十块钱去买了一把水果刀。

  当天两人就行动了,在赌场的客人都走光之后,两人便进去实施抢劫。一开始的一切,都很顺利,赌场的人看到有人拿刀子抢劫,也乖乖给了他们二十万现金。

  但毕竟开赌场的都不是好惹的人,一切根本没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他们拿着钱还没跑出去五百米就被一群手持砍刀的人给围堵了。两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当时华中雄既害怕,又担心失去这二十万。最终,当阮超被人砍伤拦下之后,他没有选择留下,他怕死,他带着钱逃了出来,他只记得最后阮超那无力求助的眼神,每次他想起来这件事情都会失眠。

  每次他看到外面有人打架发生争执他都会想到那一幕,这一幕一直在折磨着他,那么久都过去了,他依然无法原谅自己的行为。或许他当时留下钱,对方也会留下他和阮超一命了。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做出了独自逃离的决定,他恨,恨自己的无耻和肮脏。

  “你亲眼看着阮超被他们的人砍死了?”徐云问道。

  华中雄摇摇头:“没有,但我肯定他们一定那么做了……因为他们都有刀,那么长的砍刀!狠狠的就往阮超头上砍,正常人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的,不可能……他们杀了人,但我却不敢吭声,我为了自己,为了这钱,放弃了……另外一条人命。”

  听到二哥的故事之后,华小雄也是痛心疾首,任何人都承受不了这种精神上的自责,他终于明白二哥为什么这么多年都躲在家里不愿意出门了,如果是他,他也会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不,你是为了救你父亲的命。”徐云淡淡道:“华中雄,虽然你这事情做的一点都不爷们,但你有你的理由和原因。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很难做出决定的。我理解你,你不需要再自责了。”

  “你理解我?”华中雄这么多年,多么希望听到有人这么对他说!他眼睛闪烁着光芒:“你说的是真的?”

  徐云点点头:“真正应该为这件事情负责任的,是那个赌场。如果你还记得那个赌场在什么地方,写给我。就当是你赎罪了。”

  【如果你连《像二哥一样疯狂》都没看过,千万别说混过网文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