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53章 寻找答案
  “你们这里的环境真的很难得,住在这种地方一定很舒心吧。.”徐云随口道:“看来你们支书是个懂得持续发展道理的好官儿。”

  华小雄虽然没什么心情,但是聊起自己的村子,还是很有感情的:“嗯,的确是个好支书。这么多年,虽然有些人总是抱怨他不懂得利用我们这里得天独厚的条件发展农家乐之类的项目,但大部分人还是支持他的。虽然开发一些农家乐之类的项目能给村里人带来增收,但破坏村子里的现状也是必然要付出的代价。我还是挺支持他的,毕竟我希望村里能保持原貌,绿油油的,看上去永远那么舒服。”

  “这种地方越来越少了,如果能一直这么美下去,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儿。”徐云道:“家里还有地吧,平曰都种些什么?”

  “有四亩地,平时都是种一些应季的粮食作物。”华小雄道:“马上就收麦子了,过几天家里若是忙不过来,我恐怕还要请一天假呢。回来帮忙收收麦子,毕竟爸妈年纪也大了。徐总,前面路口左拐。”

  徐云一边将车拐弯,一边笑着道:“这是应该的,准假,一天忙不过来那就两天,如果需要帮忙的话,看看保安队哪个兄弟有空闲,我让他们来给你帮忙割麦子。”

  “谢谢徐总好意,呵呵,其实没多少活,我自己就能搞定,现在都是联合收割机了。不用人手工割麦了。”华小雄道:“比起以前,现在农民的生活好多了,这都要感谢政斧,感谢党,感谢咱们华夏领导人的英明决策。才让咱们老百姓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比起以前,那真的是蒸蒸曰上了呢。”

  “我们华夏是农业大国,国家扶持农业发展是肯定的。”徐云点头道:“现在家里有几亩地那可绝对是未来的宝藏,有多少村子的人都为了钱放弃了土地,好好的庄稼地都盖上了楼房,人们也不愁没饭吃,做建筑工人赚钱也比务农要多。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啊。”

  华小雄点头道:“徐总,你这话说的在理。的确,良田越来越少了。”

  徐云看的还是挺长远的:“现在华夏的房地产行业都到了一个极端地步了,鬼城越来越多,多少新建的小区入住率还不及百分之十,有些甚至干脆连百分之五都不到。虽然华夏还没有做到人人有房住,但闲置房可真的是越来越多了。”

  “等到有一天,房产泡沫真的顶不住压力破灭了,那么多撇弃家里良田的建筑工人可靠什么吃饭啊。”华小雄道。

  “相信领导人一定会有办法解决这个现状的。”徐云道:“这就不用我们艹心了,呵呵,前面路口往哪?”

  华小雄指着前方一个石磨道:“就在石磨处右拐,第二家就是我们家了。”

  远离城市喧嚣的村庄驶入一辆豪车,显然会遭到众多村民的围观,看到车里下来的人是华小雄,更是都议论纷纷。

  “还是华家的老三有出息啊,当过兵的人就是不一样,看看人家现在混的,都坐上这么好的汽车了。”村里老人道:“这车一看就比造黑心酱油的老张家小子的车还要好。”

  年轻一点有些见识的马上道:“这叫保时捷,张大星那大众可赶不上,这一辆能买他那十辆呢!”

  “哎呦我滴乖乖,张大星那辆不是叫什么怕啥特么?不是说二十多万么!华老三坐的这车有那么好?两百万?”

  “那是!我跟你讲,这车一看就是顶配的,你看这排量了没有……”那边有些见识的年轻人已经开始给周围人讲述了起来。

  华小雄摆摆手:“行了行了,这是我们老板的车,你们都别比划了,若是给刮蹭了,谁也赔不起。都该干嘛的干嘛去吧!”

  围观的人一听都纷纷远离一点,谁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有老人一边走还一边说:“老三就是有出息啊,华家老二就没得比了,快四十的人了还天天窝在家里靠着自己兄弟养活,真是,唉,命啊。”

  徐云已经在阮清霜的家乡村子里遭遇过类似的围观,所以一点都不稀奇了,锁好车便在华小雄的带领下走进了他家。

  家里的房子很老了,看上去至少是二十年之前盖的,华小雄解释道:“当时给我大哥娶媳妇的时候盖得,现在他们两口子在城里攒钱贷款买了个六十平米的阁楼,呵呵,混的也算挺不错了。”

  “嗯,确实很不错了。”徐云点点头,现在的年轻人,凭自己本事买得起房子的都算有为青年了,绝大多数都还是依赖家里人呢。

  “我二哥就在东屋呢,除了吃喝拉撒之外,平曰不出门。”华小雄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徐云点点头:“你父母呢,我先打个招呼。”

  “这会儿估计在地里浇水呢,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华小雄道:“徐总,我也不希望家里老人担心,趁着家里没人,有什么要问的,你就抓紧时间去问他吧。”

  徐云了解华小雄的感受,便直接推门走入了东屋。

  华中雄虽然还不到四十岁,但是蓬头污面,满脸胡茬,看上去就像是五六十岁的小老头似的。见到老三带陌生人回家,华中雄警惕的在床上坐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徐云。或许是太久没有接触陌生人,他的精神已经有些抑郁了。

  “老三,他是谁!?你怎么随随便便就把人带回家了!”华中雄的声音明显有些焦虑不安。

  华小雄无奈的摇摇头:“二哥,这是我老板,他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你。虽然我知道你不想接受,也不想提起,但是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人不能一辈子都活在逃避里吧?”

  “什么意思?”华中雄一脸茫然。

  徐云轻咳一声,淡淡开口:“我知道,我下面说的话会让你觉得自己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但我还是想要问问你,当年跟你一起在矿场逃出来的阮超,到底是什么情况?”

  阮超!这个名字就像是一把尖刀直接刺入了华中雄的心脏,他嗷的一声抱头惨叫,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显然,华中雄绝对跟阮超有关系,就凭借他这反应,华小雄也可以肯定了这一点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