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51章 巧合
  次日,石磊准时带着他的保安队伍一百六十多人来到琴岛影视广场,因为整个基地的占地面积庞大,想要一个完善的安保团队,一百六十多人应该算是整整好,仅仅是主广场和主厅的十处出入口就要二十人,其他那么多影视基地分区瓜分一百四十个人很简单。

  佐媚烟联系好的制衣厂测量身体的人也都到齐了,徐云会决定要单独制作保安制服,完全是因为劳保商店出售制服的质量实在不敢恭维,倒不如做的专业一点,凸显这群退伍军人的英姿本色。打造一支最绚的特勤保安队伍。

  阮清霜留在这里跟他们一起处理保安队的事情,毕竟徐云希望以后她可以像佐媚烟一样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而阮清霜心细谨慎的性格也足以弥补佐媚烟有时略微冲动的决定。这样才能保证天娱长久不衰的发展下去。

  仇妍则是带着林苏音去挑选保安队所需的武器装备了,华夏配枪是违法犯纪的事情,但是一些顺手的甩棍类武器还是可以轻松买到的。有林苏音的眼光和仇妍的内行,两人选择的东西自然也不会差了。

  量体进行时,佐媚烟和阮清霜也商议了一些事情,直接让保安队分十六个小组,每十人一个小组,分别掌管和保证自己负责的管理区域。毕竟影视广场周围便是同时拔地而起的影视基地,只要这里宣布剪彩之后,第二天就会人员爆棚,很多影视作品的工作都会在这里展开进行了。

  到时候任何地方都需要安保人员的把关和守门,毕竟很多影视基地在拍摄影片的过程中都遭到过疯狂影迷和疯狂追星者的扰乱。虽然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儿,但一旦有外人闯入,多少都会影响到导演和演员的状态。

  拍电影这东西跟做其他事情都是一样的,细节决定成败,如果没有一个绝对完美的环境,怎么可能出的了精品呢?

  “云老弟,昨天这群兄弟们跟我说,你给了他们这样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他们都真心的想要谢谢你。”石磊道:“我告诉他们,想感谢你的话,就用好好的工作表现就成了。”

  “磊哥这话在理。”徐云道:“我们准备今天就给他们分组,下午带他们各自熟悉自己小队负责的区域。明天开始正式上班,合同方面佐媚烟已经拟定好了,毕竟保安队是你的。我们还是跟你签约,工资方面也是先转交你,然后你再发放。虽然我知道你没打算让保安公司成为盈利的部分,但我们最终还是决定,按照正规的步骤走,你也是管理方,理应得到一定的管理费。”

  石磊无奈的笑着摇摇头:“那我这钱拿的可真是脸红了,我把保安队往你们这边一送,都是你们忙前忙后,我哪好意思拿什么管理费!这样可就见外了。”

  “磊哥,亲兄弟还明算帐呢,我们若是想要长期合作,就要这么办。”徐云认真道。

  “这事儿回头再说,我现在先帮你们去给他们分组吧,毕竟我对他们多少有些了解,谁和谁之间关系更近,我都清楚。”石磊说完就转身去忙了。

  就在保安队分组安排的时候,徐云突然听到石磊口中蹦出一个名字。

  “华小雄,你去五队,和齐瑞他们一组。”石磊说完,人群里一个年轻人就挺高兴的站出来走去五队,就他这个年纪,肯定高中下学就去当兵了,服完兵役就马上回来了,显然也不是家里有什么关系的。

  徐云好奇的是他的名字,华小雄。

  因为昨天金匡打电话告诉他,在阮超跑路的时候,跟他一起的那个人叫华中雄,琴岛人。

  “华小雄。”徐云上前道:“能跟你聊聊吧?”

  华小雄一听,顿时受宠若惊,徐云虽然不过二十五、六岁,但他的气势和气质绝对有老板的那种架势。华小雄急急忙忙走到徐云面前,笑呵呵道:“徐总,有什么事儿您直接吩咐就成。”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看你人不错,想跟你聊聊。”徐云微微一笑:“家里老人家的身体还可好?”

  华小雄听的这叫一个感动啊:“还行,澳门赌博网站:都挺不错的。”

  徐云道:“家里就你自己一个孩子吗?那以后你可要好好孝敬老人。”

  “孝顺是一定的。”华小雄道:“我家里还有两个哥,爸妈总是以我们三个儿子引以为傲。”

  “你还有哥哥?他们做什么的。”徐云越来越觉得有些巧合了:“也都是当兵退伍的吗,在不在咱保安队里?”

  华小雄摇摇头:“我哥叫华大雄,他下学那时候我才上小学呢,跟人家老师傅学的汽修,只是悟性一般,现在就在咱琴岛一家大众4s店做汽车维修保养工人呢。嘿嘿,虽然是脏活累活,但收入也还可以,偶尔帮衬家里一下,让家里也不至于很困难,我大嫂也比较通情理。”

  “这工作不错,以后技术工人越来越少,年轻人都不喜欢去做这种活,他的工资也会越来越高的。”徐云微微一笑:“你二哥呢,他做什么。”

  提到二哥,华小雄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我二哥叫华中雄,他的命不好,都年近四十了,还没找个媳妇。都是……”说着,华小雄突然哑口,不知道再如何说下去了。

  “你二哥是不是曾经在鸿泰煤矿做过矿工?”徐云问道。

  华小雄当时就傻眼了:“徐总,您怎么知道的?!难……难道……”

  “我知道的还有很多,他们那个矿场根本就不是鸿泰煤矿的,只不过是一个私人小煤矿厂,打的是鸿泰的旗号而已。”徐云道:“因为矿井出了事故,老板想找替罪羊,于是掏钱找了他顶包,让他们顶包之后跑路。我说的都没错吧?”

  华小雄一脸震惊的看着徐云:“徐总,你不会是来调查我二哥的吧?既……既然你知道他是顶包的,那就不会抓他吧?”

  “我不是调查他的,但也不能证明他没错。”徐云道:“毕竟他拿了煤老板的钱,让那黑心老板到现在还逍遥法外。”

  “我二哥也是没办法,当时我爸肾衰竭,迫切需要换肾,急需二十万手术费。如果没有二十万手术费,根本活不下来。”华小雄道:“所以我哥没办法,才收了那煤老板的二十万,替他扛包,然后带钱跑了回来。就因为这,他现在都不敢出门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