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063章 强出头
  看到徐云和那毕哥都开始忙着掏出手机打电话,两个伪装朋克的年轻jing员也便不在做声,话说回来也是,这年头的,谁在社会上还不认识几个人?就算街边小流máng一个电话都能招来三五十个狐朋狗友,更别说徐云这种猛人了,身边自然少不了愿意俯首称臣着。

  叶法拉有些疑惑,低声对徐云道:“你不是说不希望你的那些朋友被搀和进来吗?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一点……万一你叫来的人都被雍和盯上,雍和不难查出来你的真正身份,到时候恐怕就没那么顺利了。还是让jing方的人想办法吧。”

  “靠他们想办法,黄花菜都凉了。”徐云微微一笑:“你放心,我可不会傻到那个地步,借你叶小姐的威名和魅力,拉几个不熟悉的愣头青来做炮灰还是挺容易的。”

  叶法拉这才恍然大悟:“你不会是想要找刚才那个……”

  “没错。”徐云道:“刚才他看到你之后,那表情多浮夸啊,简直就快把你供奉成他姑nainai了。”说完,徐云还摇了摇手里的那张便利贴,然后就拨通了刚才那个叫金迪家伙的电话。

  “喂?谁啊?”金迪接通电话之后,嚷嚷道,爱车受损,大学城泡的妞儿也跑了,心情肯定不好。

  徐云淡淡道:“叶小姐让我把修车的钱给你。”

  电话那头的金迪瞬间脑子就懵了,连连道:“哥,真不用,真的,我真不是开玩笑,对了,你们的酒水也都记我金迪账上!我这就给他们老板打电话先说一声……”

  “这个不必了,喝酒的钱我还是有的。”徐云道:“只是现在有点小麻烦,有个叫毕哥的人,非要找叶小姐的麻烦,我觉得你人不错,给你个机会认识认识叶小姐。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魄和毕哥叫板?”

  “毕哥他算个卵!”金迪呸了一声:“哥!你给他说,让他等着!让他喊人,喊的越多越好!他认识的人老子我都认……呃,不,小弟我都认识,你放心,我现在就招呼我的兄弟去给你们助威!咱踩今天非要踩死他!”

  徐云点点头:“那我们在酒吧等你。”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

  叶法拉苦笑着摇摇头,徐云这家伙,还真是够让她无语的,真是逮谁坑谁没商量,刚才那家伙的车都被轧坏了,一会儿若是还真屁颠屁颠来帮忙,那还真就是脑子进水了:“这毕哥知道我是谁,还敢上来动我,而那个叫金迪的小子看到我吓得腿都软了。你觉得他来了敢动这个毕哥吗?”

  “这你就不懂了。”徐云道:“叫金迪的那小子,明知道开福特猛禽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惹的,也敢抢车位,说明他在这酒吧附近吃的开,至少里面少不了帮忙的朋友。至于毕哥……呵呵,我觉得只不过是酒壮怂人胆而已,等酒劲儿下去,估计也该尿裤子了。”

  姑且不管徐云分析的对不对,但他已经这么做了。叶法拉也只能坐等好戏,最不济也就是她出手处理,反正这些街边垃圾小混混她到还不会看在眼里。传闻中黑寡fu的狠可不仅仅是因为心机狠,下手也狠。

  毕哥一通接一通的打着电话,而徐云打了一个电话就挂了,这谁看也会替徐云心里捏一把汗呀。

  两个伪装朋克的年轻jing员都忍不住有点担心:“徐少,你就打这一个电话?现在可是需要人撑场面的时候啊……”

  “坐下喝你们的酒,跟着徐少混,那就淡定一点。”徐云根本毫不在意一通接着一通打电话招呼人的毕哥,轻轻松松的坐在叶法拉身边,倒酒继续享受这超级纨绔醉生梦死生活应该做的事情:“来吧,美人,咱们再喝一杯。”

  叶法拉白了徐云一眼:“你这嘴巴可是越来越贫了昂。”

  毕哥看到自己这么火急火燎的打电话找人,而对方竟然毫不在意,心里窝囊火就更大了:“哼,不知死活的东西,今天老子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等一会儿你的人来了,我再让你跪在我面前舔鞋!不就是傍上申江黑寡fu么,跟我装什么大!”

  叶法拉不屑的摇摇头,看来这家伙还真是个喝多了的白痴,敢对她叶法拉不敬的人,申江屈指可数。而这些人也都是必然知道她出了事儿的,若是看到她依然能在外面逍遥,恐怕剩下的也只有吃惊了。

  越是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实际上越是饭桶一个。

  ……

  当这毕哥招呼的人纷纷赶到酒吧的时候,金迪也匆匆忙忙的带着二十多个兄弟进入了酒吧,有认识的人还以为金迪也是来帮忙的,招呼他道:“金迪,你这也是来帮毕哥站场子了?”

  “毕哥?他算哪门子的葱?老子还就要问问了,哪个毕哥敢他妈的招惹我哥和我姐!”金迪怒吼着带人推开站场子的众人道:“泥马勒戈壁胆子也太肥了点吧?我姐是什么人你也敢打主意?申江黑寡fu!是他妈你们这群渣滓惹得起人吗!我看你是喝尿喝多了撑的头晕!我哥是谁你们知道吗?cao!你们这群垃圾根本就不配知道!”

  就连金迪他自己都不知道徐云是谁呢……但他很肯定,能拿下申江黑寡fu的男人绝对有巨牛逼的背景,所以他才嚷嚷的如此自信。

  “今天我金迪一句话撂下,敢碰我哥的,先在我尸体上踩过去!没这个本事的趁早滚蛋!”金迪继续大声喊着:“不知死活的都好好琢磨琢磨后果!我哥一句话,澳门赌博网站:随时让你们生不如死!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我金迪认识你们不少人,看在认识的面子上,我就说一句话,你们全他妈加起来,跟我叶子姐比也就是一狗屁!更别说跟我哥比了!不配!”

  金迪一番怒骂,不少认识他的人都愣了,申江黑寡fu……刚才毕哥招呼他们来的时候,根本没说要跟谁叫板,这怎么突然对手就成了叶法拉了!而且金迪这一嚷嚷,叶法拉身边还有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大人物。

  但凡没喝酒脑子还清醒的,都很快做出了他们认为正确的选择。

  毕哥打死都没想到,他打电话叫来的人,竟然有绝大多数的背叛到了对方阵营里:“金迪!你敢和老子做对!”

  “你算个球?老毕,今天老子非打到让你妈都不认识你,让你知道知道什么人是你惹不起的!”金迪呸了一声:“哥几个给我上!打死这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惹谁不好,惹我哥头上了!”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说动手就动手,尤其是二十岁左右的这些小年轻,下手都格外狠,抄起板凳酒瓶的就开始动手,丝毫不留情面。

  徐云在后面都看的一阵唏嘘,金迪这家伙也太够意思了吧,一口一个哥的喊着,甭提多亲了,还口口声声说叶法拉是他叶子姐,我去,这小子认亲戚的本事还真不小。

  看着酒吧内混乱一团,徐云终于明白了秦婉儿为何把他们安排在这里了,这酒吧似乎经常会有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比起影响其他酒吧的生意,倒不如在这里惹事,反正这些惹事的家伙都挺欠打的。

  “那小子肯定以为,让我黑寡fu欠他一个人情,会让他得到绝对够本的回报。”叶法拉丝毫不为酒吧的动乱所动,微微一笑道:“如果他知道,他只是为了一个正在服刑的人强出头,恐怕明天就会后悔到肠子都青了。”

  徐云继续倒上酒:“不过,他能让我欠他一个人情,那也绝对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看到角落里那两个客人了吗?”叶法拉一边喝酒,一边道,酒吧现在的声音非常嘈杂,所以她即便不需要压低声音,也不怕有其他人听到。

  徐云点点头:“看到了,正常人不会这么淡定的,该跑的早就跑了,这是留下看热闹呢。”

  “jing方的计划一步都没有错,真不错。”叶法拉微微一笑,端起酒杯给徐云碰了一下:“雍和正在一点一点的上钩呢,等过了今天晚上,雍和肯定也会对你这个‘睡’了我黑寡fu的家伙感兴趣了。”

  徐云笑的相当尴尬,为了让雍和对他们感兴趣,秦婉儿可谓是煞费苦心,按照安排,他们离开酒吧之后就要开车去香格里拉大酒店开一个总统套房,然后共度。

  “那喝完这杯我们就走。”徐云先干为敬,做了个榜样儿。

  叶法拉也没含糊,好久没这么痛快的喝酒了,说实话,她还真有点不舍得走呢,不过现在酒吧这混乱的情况也真不适合继续惬意下去了。

  出门之前,徐云拍了拍其中一个重案组的伪朋克,笑着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了,如果你们觉得不尽兴可以继续打,打到爽为止。恐怕角落那两个人会跟我们一起离开了,你们也可以选择坐下慢慢把剩下的酒喝光,然后回局里复命。”

  叶法拉挽起徐云,两人大摇大摆的在金迪的护送中离开了酒吧。

  徐云直接上车奔往香格里拉大酒店:“我听说总统套房里面的超级按摩浴缸很牛,能同时给两个人按摩。”

  “我不介意你把戏做的如此充分。”叶法拉点点头:“如果你觉得其他人看不到的事情,我们也要演出来的话,我同意你和我一起享受按摩浴缸。”

  徐云嘿嘿一笑:“这就不必了,只是咱们现在专业做演员了,毕竟要有个敬业的心态嘛,其他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态度。”

  叶法拉又好气又好笑的瞪了眼徐云:“好了,徐大少爷,你还是把车开慢点吧,雍和的人已经跟上来,我可不希望他们没看到我们去酒店开房昂。那今天晚上的前戏可就都白做了。”

  前戏?这个形容词不错,徐云喜欢。

  徐云放慢车速,确定了后面跟踪车辆之后,便缓缓驶入香格里拉的大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