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妖孽兵王 > 第0113章 小小的惩罚
  纪四季摩拳擦掌走到窗边,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线了,就当他抬腿要往床上压上去的时候,喉咙突然就被钢铁般的五指锁住,整个人脑袋一阵眩晕,就被人哐当一声按在了墙面上。レ♠レ

  因为事发突然,纪四季的后脑瓜又猛摔在墙面上,他就更是晕晕乎乎脑袋发懵,现在看到面前站着一个男人,纪四季瞬间耳鸣。

  听到徐云出手,虞美人赶紧在床上起身,刚才真是把她紧张的够呛,幸好徐云及时出手,不然她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么一个处心积虑的人,竟然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对付一个女孩子,这种无耻混蛋就应该直接被拖出去打死!

  "纪老板,你送的这茶叶可不便宜,所以我们没舍得喝,给你自己留着呢。"徐云一只手掐着纪四季的喉咙将他贴着墙面高高举起,虽然纪四季是个二百多斤的胖子,但在徐云的手里却依然小菜一碟。

  纪四季一双肥手紧紧抱住徐云掐在他脖子上的手,他现在的呼吸已经非常困难了,即便是他把嘴巴长的再大,最终真正可以吸入肺部的氧气依然是少得可怜。而他只能用肥胖的双腿凌空乱蹬,做着最无力的反抗。

  虞美人瞪了纪四季一眼,恨恨道了一声:"卑鄙……”

  "我……呃……我……"纪四季实在难以呼吸,就连求饶的话他现在都说不出来,更别说做别的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徐云将手中茶叶盒打开,抓了一把茶叶就往纪四季的嘴巴里面塞:"之前做这事儿的时候怎么没害怕啊?你不是喜欢茶叶吗,吃,来,喂你,吃!"徐云一边说,一边继续抓起那盒子中搀了**的茶叶往纪四季的嘴巴里面塞!

  虞美人知道徐云的脾气,若是纪四季是对徐云做这种卑鄙的事情,徐云或许还不会生这么大的气,但是纪四季威胁到了她的安全,试图伤害徐云身边的人,这对徐云来说就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整整一盒茶叶被徐云全部塞进了纪四季的嘴巴里,徐云才松开了双手。

  纪四季如获大释,即便这样,他也双手一把捂住差点喷出来的茶叶,迅速逃入卫生间,几乎一脑袋扎入马桶中,才呕呕的吐了起来。

  徐云冷笑一声:"都这种时候了,还能考虑这么多,你还真是个人才啊。”

  "他考虑什么了?"虞美人有些不解。

  "如果我们现在报警,澳门赌博网站:他若把茶叶吐在了地上,岂不是会留下他下药的证据,而现在他把茶叶都吐掉,就一点证据都留不下。你说他是不是考虑了很多?"徐云说完,大步向前,一脚猛踩在纪四季的后背!

  刚刚吐过的纪四季啪的一脸拍在了自己的呕吐物上,整个脑袋都没入了马桶之中。他不甘心,双手抱住马桶边缘,愤怒的想要起身,但无奈身后的脚力实在太巨大了,他连半分都无法挣扎。纪四季的内心升起强烈而巨大的恐怖,因为他不知道身后到底是什么人。

  徐云一边踩着纪四季的后背,一边伸手按下了马桶的冲水按钮:"把这些东西全部冲走,才能保证警察找不到证据,不然你刚才那么做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马桶水呼啦一声而下,将纪四季的整个脑袋都包围了起来,然后又疯狂的向下面的抽水口旋下,吸力将纪四季的整张脸都拽的有些变形了!可怜的纪四季,一分钟以前还耀武扬威的幻想着在床上如何翻云覆雨,一分钟之后却受尽摧残,遭受这么大的侮辱,他真的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此时此刻纪四季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一个人,就是刚才出现在他面前的那张脸!他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一时间,气血冲顶,情急之下,纪四季竟然直接昏迷过去,从清醒到昏迷,他的脸就从未离开过马桶半厘米……

  徐云抬起脚,咧了咧嘴:"就这么点能耐,还好意思出来混。这只不过是小小的惩罚而已。”

  "你……你不会把他给……"虞美人有些花容失色,这毕竟是她住的房间。

  "你放心,他只是昏迷了,而且我敢保证,如果有人问起他为何会在这里,他一定会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徐云微微一笑,因为他心虚,他怕别人知道他曾经试图想要给虞美人下药。

  说着,徐云掏出手机拨通了林歌的电话:"等久了吧,出了点小意外。”

  "没事儿,习惯了。"林歌微微一笑,若是一个杀手连最基本的等待都做不到,那就干脆不要混了,混一辈子也混不起来的。

  "准备行动。"徐云说完便挂掉电话。

  林歌收起手机,直接就出现在这家酒店的门口,因为明天就要离开,所以今天牧飞一直在焦虑的等待,等待通过他第三次混进去的炎队长能早一点出来。突然看到可疑人物,牧飞自然是瞬间提起警戒之心。

  "嘿。"林歌对牧飞勾了勾手指:"牧羊犬,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牧飞脸色瞬间大变,擦!狗日的竟然敢叫他牧羊犬!知道他这个外号的人并不多。因为他一直都是负责神龙大队医师队伍的后勤安保工作,所以看门守卫对他来说是一个基本工作。说的好听叫门神,说的难听叫看门狗,他又姓牧,所以神龙大队有些坏崽就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牧羊犬。

  这么叫他的人,龙怒特战队的人居多,但他们的确没什么恶意。徐云也知道他这个外号,偶尔也叫过那么一两次。

  现在出现在牧飞面前的这个小崽子他可不认识,龙怒特战队的人他都认识,可唯独没有见过这小子……

  "是我,鸽子。"林歌咧嘴笑了笑:"才十年没见,不会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吧?”

  牧飞差点就惊掉了下巴,面前这个家伙居然是十年前的那个小不点?那个能逼得王逸中将将他给送走的刺头?牧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林歌?”

  "刚才路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巧了,过来抽根烟,叙叙旧。"林歌在怀里掏出一盒价格不菲的和天下:"怎么,你也不在部队了?”

  牧飞看到有好烟,就上前和林歌聊了起来:"我倒是没离开部队,就是出来有点事儿,嘿嘿,这就不好跟你说了。鸽子,看来你混得不错啊,抽这烟?当老板了吧?”

  "理解理解,保密协议哈。"林歌嘿嘿一笑:"我混的也就一般般吧,前两年搞股票证卷玩期货赚了几千万,也算不上什么老板,混口饭吃而已,还是不如飞哥你爽啊,现在什么级别了?”

  牧飞尴尬的笑了笑:"我做后勤的,哪能升那么快……你现在混那么好,什么时候教教我怎么玩证卷股票什么的,我平日没事儿也能当副业搞搞不是?”

  林歌一拍胸脯:"这好说,想学就包在我身上。对了,你们是在这里开会吧,都什么人来的,还有我认识的老熟人吗。”

  牧飞心道都是医疗组的人,应该没你认识的老熟人吧,但后来又猛然一惊:"哎呦,我这都忘了……你……你们老大还在里面那,只不过……他现在这身份,也是有点……那个……”

  "老大?"林歌故意装傻:"谁啊?”

  "炎队啊,炎龙。"牧飞急道:"说不定一会儿他在这里出来,你还能碰到他呢!”

  林歌听了愣了一下:"他在这里?那我可不想见他,我小时候在部队那五年里,挨了他多少打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挨他揍最多的人了。这都十年了,万一碰上面,他还打我怎么办?我这面子往哪放啊,我又打不过他。”

  这时候林歌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知道一切都搞定了,便赶紧改口道:"不行,我还有事儿,我得走了,你先去忙吧。”

  牧飞这还聊上瘾了:"别啊,这都碰巧了,你好歹也跟炎队见一面啊,我这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呢。还有,那个,你至少给我聊一聊那股票证卷的事儿吧?我啥也不会 ,我初学者,你多cao心……”

  "回头我给你打电话叫你!"林歌一边说着就一边跑远了。

  牧飞挥着手给他道别,还频频点头,一直到林歌的身影看不见了,他才懵了,这小子又没跟自己要电话,他怎么可能给自己打电话啊?这不是跟他逗笑话呢吧?擦!

  林歌迅速跑到约定的地点,一眼就看到了徐云和虞美人,这小子离开那么久,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孤僻的怪人了,嘴巴甜的很:"虞姐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都十年了,皮肤还那么好,啧啧啧,我哥真是有福。”

  虞美人瞪大眼睛,她可没听徐云说还有其他人跟他内外呼应,惊讶的问道:"他是……”

  "鸽子。"徐云道:"当年那小不点,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经常被我打的皮青脸肿,然后被我带去找你处理伤口的那小子。”

  虞美人哇的一声:"林歌!?”

  林歌害羞的笑了笑:"虞姐姐,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呢,太荣幸了。”

  "我当然记得你,你在部队那五年,只是我给你做的简单包扎就不下一百次。我真没想到你竟然都能长这么大……"虞美人心里那叫一个惊讶,这么讨打的家伙,当时离开的时候,她都怀疑过是被徐云给打死了呢。

  徐云在路边招停一辆出租车,对两人道:"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再说,路上别说漏太多,万一吓到出租车司机师傅就不好了。”

  两人纷纷点头,林歌先给徐云和虞美人打开后排车门,然后自己才坐入副驾驶中,出租车一路奔往别墅房。此时此刻,阮清霜正在跟秦婉儿一起收拾一间空房间,阮清霜很好奇徐云到底会带什么样子的客人回来,她觉得肯定不是林歌,但秦婉儿却一口咬定,肯定是林歌要住在这里了。

  【ps:继续求支持~过年也别只顾着打麻将呀,别忘了看书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