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勋鹿之咔嚓咔嚓LOVE > 第335章 事故
  “边伯贤!快一点啊!已经迟到了!”金钟仁在边伯贤他家的楼下大声的吆喝着,还正在慢悠悠喝粥的边伯贤突然吓了一跳,赶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表。

  七点半了,而学校关门的时间是七点二十。

  边伯贤连在嘴里的粥都快要吐出来了,赶忙拿着早就已经收拾好的书包跑向楼下,顺便掕着还正在慢悠悠换鞋的朴灿烈。

  “哎哎哎!伯贤!我的鞋子还没穿好啊!”朴灿烈突然被拽走,心里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还是趁着边伯贤把门锁上的时间里把自己整理好了。

  当金钟仁看到边伯贤掕着朴灿烈下来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懵的。

  “你……你是?”金钟仁弱弱的开口,看了看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再高一点的男人。

  “你好啊,我是朴灿烈。”朴灿烈挠挠头,把边伯贤和他的自行车从楼道下面推出来,看了看手表,“七点三十五分。”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后面是三个人狂蹬自行车的潇洒身影。

  七点三十五分的街道略显拥挤,天气有点灰蒙蒙的,显得这篇老街区更加的破旧。

  三个人还在努力的骑着自行车,无奈的是,学是要上的,可交通规则也是要遵守的,七个路口七个红绿灯,能遇上七个红灯的几率可是有点小。

  边伯贤在等红灯的时候心里已经有无数个草泥马奔过了,今天是故意折磨自己是么,从家到学校本来就不近,光红绿灯有七个,而且今天早晨路过了七个路口这七个路口上的红绿灯竟然如出一辙的在三个人来的时候瞬间变成红色。

  不得不说,默契度满分。

  边伯贤转头看了看旁边的金钟仁和朴灿烈,这俩完全没有一点点紧张感啊!金钟仁还在趁着这个九十多秒的红绿灯吃着早点,而朴灿烈不知什么时候从家里带出来一个耳机,这时候正摇摇晃晃的在听歌。

  边伯贤看了看他俩,转过头的一刹那,一个黑色的车影瞬间从边伯贤的视线中闪过,紧接着前面不远处的路口边伯贤听到了一阵巨响。

  然后是一阵巨大的烟雾和火光。

  紧接着一阵惊呼和鸣笛,车子一个接一个的相互碰撞挤压,有的司机已经下来开始和后面追尾的司机理论。

  世界一瞬间变得嘈杂起来。

  空中开始散落下来汽车的零部件,破裂的铁皮,边伯贤这时还待在原地。

  这件事情到现在发生了不超过五秒。

  眼前就已经是由井井有条的车流乱做了一锅粥。

  面前的几辆车如同被液压机压过般挤压在一起残骸满地都是,车前盖冒着黑烟,前挡风玻璃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碎屑撒了一地。

  边伯贤的视线却移动定格在了车里一滴一滴流出来的液体,有透明的,还有鲜红的。

  是汽油和血液。

  还没回过神的边伯贤被人突然拽了过去。

  “你给我看着点啊!”朴灿烈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后刚刚边伯贤站的地方就落下来一大块铁皮。

  狠狠的砸在地面上,然后变形。

  周围所有的没有受到影响的车子都在事故面前急刹闸,有些司机打开了车门下来,想要一看究竟。

  “好。”

  “这种情况可不能过去啊。”金钟仁在旁边淡淡的开口,“容易爆炸的。”

  朴灿烈没空去管金钟仁,但是他说的确实没错,车的前盖在起火,而汽油已经从邮箱渗漏出来,蔓延到一部车的前盖了。

  “请所有的人回来——!车子随时有可能会爆炸——!所有人往后退——!”警察来的很及时,但是警车却被宏大的车流挡在了外面。

  警察分为两波,一波疏散人群,一波开始了解现场。

  一位警员从边伯贤面前拉着封带走过,他们前面的,叫做事故发生现场。

  记者甚至来的比120还快,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拿着大大的相机和话筒,想要独家报道第一时间的新闻。

  “对不起现在不能采访。对不起这里的危险还没解除。这里随时有可能爆炸,请退出封条。”警员无奈的看着争先恐后的记者,一个一个的阻拦着。

  边伯贤被朴灿烈紧紧的搂在怀里,然后金钟仁提议说,“今天早晨想要趁着早读溜进去已经不可能了,换条路走吧,这条路上人太多了。”

  “好。”朴灿烈说着,把边伯贤的自行车和他的自行车一并推过来,穿过人流想要骑出去。

  “快趴下!”金钟仁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却急忙喊到,朴灿烈把自行车甩到了一边,然后摁着边伯贤就趴在了地上。

  身后一声巨响,然后万籁俱寂的一秒钟。

  边伯贤从未经历过如此的早晨,以至于他到现在还是懵的,他不明白为什么一辆车子好好打无缘无故要加速冲到这条主路口中央然后制造起一场大混乱。

  现在又在有生之年亲历了一场爆炸,他这十六年的人生,倒是也多姿多彩。

  爆炸的声音太大以至于现在鼓膜还有点疼,耳鸣是经历了爆炸后最明显的表现,边伯贤用手掌打了打脑袋,转身看去却是一片狼藉。

  爆炸造成的大范围伤害危及到了路口周边的楼房,有些建筑方面不好的楼房已经在爆炸强烈的震动下坍塌,有些楼房的外壁已经熏黑,看起来惨不忍睹。

  120救护车在这次爆炸中也收到了波及,看来是没法第一时间去救人了。

  “记者看来也得有死有伤了。”金钟仁不知为何笑了起来,“哦对,还有警察。”

  边伯贤转头看金钟仁,他从未见过金钟仁这般模样,眼神里透露出的冷漠是这几年来从未见过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