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修真弃少都市行 > 第58章 到底是给谁上课
  是的,在刘誉全这群教授心中,就是理应如此。

  在他们心中,以叶寻的物理造诣,愿意来教这群学生,已经是他们天大的造化了。

  如果他们自己不知道珍惜,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难道这个叶寻真的有这么了不起吗?陶颜珺心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在客车上,她嘲讽叶寻不知道天高地厚,招惹了辉哥。

  她正想把他解围,却看到他一人单挑十几个的震撼场面,说实话,那一幕叶寻显得十分帅气。

  今天,叶寻说他是客座教授,她自然不相信,想当面戳穿叶寻,来挽回自己的一些骄傲。

  没想到这个家伙真的是客座教授,而且物理学院的这些顶级教授还跟信服他的样子。

  想想之前自己的嘲讽和高冷,自己还一直认为他可笑无知,原来可笑无知的是自己。

  “这个家伙,一定要我的骄傲打击得如此支离破碎么……”

  陶颜珺小声地呢喃着,心中已经是苦涩万分。

  她只是陶家的偏远旁支,靠着自己的才能和手段才能朝着上层社会更进一步。

  在普通人面前,她用高冷才能维持自己的骄傲,没想到,被叶寻打击得体无完肤。

  讲台之上,叶寻开始了自己的讲课。

  叶寻还是做过一些准备的,虽然他不是真心来上课的,不过只要有人愿意听的话,绝对会获益良多。

  很快,这些学生就发现叶寻讲的东西越来越深奥了,而且都是书上没有的知识。

  一些学霸却双眼冒出了精光,这才是教授应该传授的知识,这些东西,即便是他们不能理解,随便拿到公司去,就能镇住一大批人啊。

  陶颜珺虽然听不懂,但看到叶寻讲得有模有样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家伙真的是物理大神。

  最关键的是,不仅是学生全神贯注,她身后坐着的那些老头,号称物理学院的老教授。

  居然听得频频点头,时不时还要讨论一番!

  这个人到底是来给谁上课的,是来给这群教授上课的吧!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陶颜珺就不明白了。

  能打架,一个单挑十几个混混那种,没想到还能教书,大学客座教授级别的。

  还是物理学院的客座教授,这里的专业性要求非常高。

  这家伙不仅能教,还能让一群老教授十分信服。

  陶颜珺心里的颓败感可想而知,她一直想看叶寻这个傲慢的家伙吃瘪,结果这个家伙越来越牛逼。

  一节大课分为两节小课,第一节小课下课后陶颜珺就拉着陈澄走了。

  她只希望叶寻没有注意她们俩,不然就太丢脸了。

  叶寻自然是看到她们两人的,不过他也懒得搭理她们。

  一节大课也不过一个半小时,很快结束了。

  这一个半小时里,这群学生学得很吃力,叶寻讲的都是书上没有的物理知识。

  而且叶寻也不提问,没有主动让学生去思考,可以说,没有任何教学技巧,全部一股脑的塞给这群学生。

  不过大部分学生依旧很兴奋,这个讲师虽然年轻,但讲的都是真才实学啊,以后都大有用途的。

  叶寻正准备喊下课,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学生突然站了起来,道:

  “教授,我认为你的教学方法有问题!你教的都是书上没学过的知识,而且还不提问诱导我们思考,这样太难了,你的方法很不科学!”

  “我说了,你可以来,也可以不来,我不会管你。”叶寻淡淡地说道。

  他才不管这些学生怎么想呢,他们就是被人求着学习习惯了,所以改不过来。

  叶寻没有当保姆的习惯,他教的东西在地球可以说是最宝贵的财富,你爱听不听,他才懒得伺候。

  “叶教授,我觉得你的态度有严重的问题,我们都是学生,交了钱来学习的,你凭什么让我们爱来不来啊!”

  男生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义正言辞的说道。

  教室里的不少学生也跟着点点头,他们也觉得叶寻的态度太差了,根本不像是老师。

  “那你想怎么样?”叶寻平静地看着这个男同学。

  “如果你坚持这样,我会投诉你的!”男生忍不住说道,叶寻的态度就像个小混混,哪里像大学老师了!

  听到要投诉叶寻,其他学生就不同意了。

  虽然他们也觉得叶寻的态度差,想要他改变一下,但是却不想投诉他。

  万一叶寻教授被处罚了,不能教他们,那不就是错过了一位好老师么!

  叶寻没想到还遇上这么较真的人,用手指了指后面,道:“喏,我们学院的领导都坐在后面,你找个人投诉吧,随意。”

  “你!”黑框眼镜的男同学简直被气得不轻,他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教授老师,当着学院领导的面都能这么放肆!

  男同学往后面一看,一群教授领导都拿着笔不知道在写什么,仿佛全然没有看到的样子。

  没错,这些教授就是在做笔记。

  叶寻刚才讲的,是多么珍贵物理知识,只有他们这群老教授才知道。

  所以他们要全部记下来,下去再慢慢研究思索。

  投诉叶寻?开什么玩笑!

  这种人才不仅在国内,在全世界都是顶尖人才,这种人才,他们是求之不得啊,哪里舍得开除。

  现在,他们感觉叶寻不是来给学生上课的,是来给他们这群教授上课的。

  “好了,下课。”叶寻也懒得计较,他爱来不来。

  至于下节课还有多少人来上他的课,澳门赌博网站:他更是无所谓。

  “叶寻教授,等一下,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叶寻刚走出教室,就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居然是刘誉全教授。

  他苦笑一声,说道:“刘教授,我说过了,叫我叶寻就好了。”

  让一个老教授,带着恭敬的语气叫自己叶寻教授,叶寻听起来只觉得怪怪的。

  “在学习上,达者为先,这一声教授以你的能力无论如何是担得起的。”顿了顿,刘誉全又说道,“我叫你主要是这堂课有个关于电路集成的问题没弄懂,我们几个老家伙讨论了一番,也没弄出结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