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修仙车神 > 第74章 麻烦不断
  安格斯的脾气也是挺暴躁,他干脆减速等着卡尔上门,他看起来是非常的自信。

  目前第一回合冲刺赛已进行到最后一圈,江北赶上了方庆,他的车速还是那么平稳,虽然他的症状可能已被治好,但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白丞和艾登的争抢毫无亮点,就像普通车手那样完全没有太大的干劲,这回合他们显得很平淡。

  方庆也只能乖乖的在等待机会,盲目的随便加减速度让车辆的部件有些损坏,他可不想被撞失灵,现在他其实很想需要一个转速盘。

  在弯道逼抢领先位置是很正常,但是把对手给撞出去数米并且还损失过大那就属于异常,不过规则之下这是允许的,仅仅一封新的规则制度就让局势变得难以把控。

  这是卡尔追赶到安格斯后做的一次攻势,在弯道上安格斯正准备做漂移过弯,一道弧线正在慢慢展开,卡尔这时从内侧插进去,利用车尾漂移。

  两辆赛车的头部就这样亲密接触,更让人疯狂的是卡尔在一瞬间停滞,他这时是横着在赛道上的,以护栏为基准防线,撞向漂移正进行的安格斯。

  车身再强大,也无法打破惯性带来的影响,谁会想到卡尔会在弯道上发起撞车,他通过撞击之后的反弹作用力,将方向盘快速地往左打,继续向前。

  安格斯只能暂时淘汰,在即将过线的时候下场那种滋味是不好受的,他从被撞压缩的车内爬出来后,还用拳头狠狠击打在车壳上面,那的温度可是滚烫的,刚刚摩擦产生了极大火花。

  最终名次除了安格斯的退出让本来的前进了一步,跟开局的时候变化不太大,方庆获得第三名次,卡尔第一,江北、白丞、三桥阳、艾登分别为四五六七。

  媒体总喜欢在赛前的时候就做出一些判断,这个结果估计又会让他们大失所望。

  刚下车的方庆差点被快速从身旁走过的安格斯撞倒,他气势汹汹的去找卡尔理论,两人的身形是差不多的。

  “你这是作弊!你个小人!”方庆听着翻译快速的在读出安格斯的质问时,说实话有些滑稽。

  安格斯本人的全身青筋挺起来,他这是彻底生气啦。

  “没本事就别来赛场啊,看看之前还挺威风的嘛。”卡尔的回绝也是不甘示弱。

  两人动手的画面没有顺应产生,工作人员来的非常及时,而且他们也站在卡尔这边,规则就是这么的强大和无情,安格斯却落得被禁赛一站的惩罚。

  在离开赛场时还瞪了方庆一眼,看来这笔账是彻底算不清啦。

  “怎么,我说要安个转速盘,你非要自作聪明。”江北打趣道,他的心态实在是太好,不受到任何影响。

  “不过这样也好啊,要不然他就成了卡尔的目标。”白丞插话。

  “那我的名次还不是比你高,你应该要学会聪明一点。”方庆回道。

  初允这时小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们就别开玩笑啦,崔岳教练的身体出了些状况。”

  “啊!”众人异口同声。

  在医院内众人守在急诊室外面,澳门赌博网站:等待着医生的通知,这次的问题还不小。

  “这病都七八年了,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江北靠在墙边无奈地说道。

  “不可能连病因都没有吧。”方庆一脸质疑。

  初允和江北那严密的口风还是在闲谈中道了出来,事情变的有些明朗起来。

  崔岳和方行(方庆父亲)是老伙计,方行当年赞助过江北,那还是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不过那一年也是方行去世的时候,江北并没有多说什么,草草的一笔带过。

  初允是方行收养的孤儿,而江北是其徒弟,两人师兄妹的关系也就很正常。

  说这些带来的结果也就最多加深了互相的信任关系,还是无法诉说以前的往事,方庆也只能装作点点头,反正他也不记得以前的很多事情。

  在医院耽误的时间不能太久,虽然赛制规定冲刺赛和主赛是上下午分开进行的,可中间去修复和调整车辆的时间是有些不够的,更何况有的还是大面积损伤。

  方庆他们只能被迫的离开,崔岳的醒来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南山厂商教练都没了,这下可有些人心惶惶。

  众人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赛场上,如此多变的定数还不知道会给后面的比赛带来什么。

  不和谐的小插曲在沉闷中突然插进来,夏夕这女人又再次出现,说的不好听点阴魂不散,幸好的是安格斯没有在场,要不然他非得暴跳如雷。

  夏夕和卡尔的再次碰面竟变的有些和谐,潦草的几句话后她奔着方庆过来。

  江北和白丞自觉的离开,初允的位置就变得有些尴尬啦,她的腿想动又像陷入泥潭一样。

  “你答应过我的哦。”初允在其耳旁低语,这两女人还在争风吃醋,说实话方庆才是最难受的。

  夏夕的高脚根没有之前踩的那么响,他放慢了性急的习惯,说话也非常的平静。

  “这就是你的新女朋友,哦,我想应该是你六年前的前女朋友才对。”这话虽有些嘲讽,夏夕的强调倒不那么强硬。

  “这里可没你说话的份,连你父亲都不理你。”初允有些生气。

  “别吵,你找我又想干啥,我可不会再参与你的那些破事。”方庆直接开门见山,他现在的心思有些乱,可没情调来处理这些琐事。

  夏夕再往前走了几步,三人这么靠近着,空气都变得有些凝重。

  “那要是夏分维的事,你感兴趣嘛,我可不是来当说客的,只是提醒你一下走路小心滑脚。”她说完后就转而离开,她还故意的将包里的签证摆弄出来。

  她这是要飞往欧洲,这才是真正的曲终散场。

  “她就这么走了,这什么意思。”初允不解。

  “她来告个别而已,对了刚刚的事别说出去啊。”方庆说道。

  “放心,准备比赛去吧。”初允很是高兴,她还是很天真,不过这都是表面,请问几人能做到这种场景下不起波澜。

  方庆可看不出来初允的内心感受,他在意的是夏分维的事情,呆板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

  安格斯的愤然立场,徐浪作为试车手代替上场,从他的资历来看这家伙也不是善茬,决赛路上肯定坎坷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