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星武志 > 第19章 大婚1
  第十九章大婚1

  我愿代替我的弟弟,娶你为妻。虽然现在你还不太认识我,只知道我是当朝太子,但是,我宇文奕说到做到,我愿娶你,便会一生珍惜,我以这花环为证。不知高秀轩姑娘是否愿意。

  宇文奕话语诚恳,但是说出的话却让人震惊。太子选妃,是国家一等一的大事,是未来皇后的预选,高秀轩不觉得这种事会和自己扯上关系。原本是违抗不了爷爷的意思,打算走个过场,自己是高家小姐,就算是皇子,若她不肯,也不敢动她分毫。可是,现在若是答应了太子的话,要是成了,不仅为了高家的面子,也要为了天下的安稳,好好地守在太子妃的位置上,身居这皇城深墙之中,她本是自由不羁的性格,怕是会郁结一生。

  但是,任她考量了多少次,在宇文奕抬起头的望着她的那瞬间,那双黑色,深邃的眼睛,眼角带着一丝笑意,她所有的思虑化为乌有。

  好,我愿意。

  不知不觉中,高秀轩说了出口。

  宇文奕将花环放在了高秀轩的手中。

  我来解决这件事。

  宇文具则是不知所以地看着他哥哥的举动,太子选妃之事,父皇多少也催过,都被二哥推脱了,这也算是父皇急着给他赐婚的原因之一。弟弟都结婚了,哥哥总该急了吧。

  宇文奕走到了三弟的身边,耳语了几句。

  宇文具明白了他的意思,扬起了手,却没有动。

  宇文奕叹了口气。

  三弟,你上了这么久战场,还是缺一些魄力啊。

  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宇文奕用力扇了自己一巴掌,这一掌绝对不轻,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宇文具见状,只好接着演了下去。

  二哥,你怎么什么都要抢。

  我喜欢,便要抢。我是你哥,也是太子,你就不能让给我吗?我见一眼,就知道,我喜欢上这个姑娘。

  宇文具抓起长枪,就刺向宇文奕。

  宇文奕一个侧身,抓住了长枪,朝后拉扯了一下,长枪刺在了殿里的长台,长台断为两节。

  殿外的侍应听到了响声,立刻跑了进来。

  太子,三皇子,不要打了。

  侍应惶恐地跪服在地。

  高秀轩是聪明的,虽然刚开始愣了一下,但立刻明白了其中用意。

  快去报告皇上,伊心殿里打起来了。

  她对着几个侍应和仆从喊到。

  其中两个立刻急匆匆地跑出去了。

  这两个人绝对不是在演戏,他们俩已经打的认真起来了。

  宇文奕顺手拿起来殿内装饰的佩剑,没开过锋,但也是名家所铸。

  高秀轩不由地紧张起来,生怕这两个人稍有失手,澳门赌博网站:误伤了对方。高秀轩也算是玄机门里的精英弟子,但看到这两位皇子的比试,还是暗中钦佩,原本她认为皇族中大部分都是孱弱无力的,宇文具只是其中个例,毕竟常年在外征战,需要强大的武艺傍身。

  宇文具所使的枪法叫做银龙枪,是纪朝银甲军队的入门武功,虽然每一招都朴实无华,但只要勤学苦练,照样能招招致胜。

  高晴的师祖叶老曾经说过,天下武功的大成,不在于功法高深,技巧华丽,而在于简单实用。这句话用在宇文具身上,很恰当,无数个日夜的操练,即使只是入门的军中枪法,也成了杀敌破仇的好武功。

  宇文奕则不同,他练的剑法,来自一位道行高深的隐士,这名隐士是前一任天下第一剑士安千绪的亲传弟子,也是高至南的好友郭离。

  据说,当初叶西平去找安千绪比剑的时候,安千绪已经是病的半死,郭离本来想要代为出战,安千绪硬是不肯。

  安千绪接下了叶西平的前五式剑法,终于眼睛一闭,归西而去。这是让叶西平最难受的事,他虽未败,也未曾赢,叶西平不止一次想找郭离比试,却都被郭离提前逃走。

  就这样一晃好几十年过去了,叶西平还是找不到郭离,却找到了郭离的好友,当朝宰相高至南,以收徒为由想套出郭离的下落。

  高至南就这样把高晴送去了玉兰剑庄。

  当然,高秀轩并不知道太子的剑法师承何处,只是那股飘逸灵动,优雅如风的剑术,让她觉得好似看一副养眼的画。她想了想自己的姐姐高晴,似乎还是略胜一筹。

  两人真的是越打越认真,双方都开始催生内力,宇文具长枪划过,留下的是红色的残影。宇文奕则以气御剑,时而将长剑脱手,却能自由操控它的方向位置。

  不消几招,两人身上都挂了彩。

  皇上驾到!

  一个仆从大声喝到。

  顺隆皇帝,宇文泰陵,四十多岁的年纪,脸上已经稍显苍老。

  具儿,奕儿,你们够了!

  皇帝也是十分心疼自己的儿子,立马出声阻止他们。

  两人都停了手,拜见自己的父皇。

  高秀轩也行了大礼。

  具儿,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伤的可是纪王朝将来的皇帝,是国家命本,这是什么罪,死罪。

  可是,哥他,不太子他违抗圣旨,要抢亲。

  宇文具气愤地说。

  高秀轩忍不住扬起了嘴角,这宇文具的演技确实有点浮夸。

  奕儿,你不是哥哥吗,怎么这都要抢。作为哥哥非但不谦让,还打架,你看看这大殿里,还剩几件好东西,全散架了。以为还是小孩子吗,抢块糖也得打架。

  宇文奕沉着没说话,朝父皇磕了一个头。

  我这辈子,非秀轩姑娘不娶了。还请父皇修改旨意。

  宇文具见状,也低下了头。

  宇文具知错,与高秀轩姑娘也不过一面之缘,争也争过了,知道二哥所持真心,还望父皇成全。

  知道了,你们不要打了,我与国相商量一下。

  顺隆皇帝看着两人身上的伤口,甚是心疼。

  走,回去了。宣太医,好好帮他们俩疗伤。

  顺隆皇帝走到了高秀轩的身边。

  你是国相的二女儿吧,可还记得我。当初你九岁的时候,在这皇城里呆的几个月,我可是把你当亲生女儿一般照顾。

  顺隆皇帝慈眉善目地望着高秀轩。

  高秀轩点了点头,其实她不太记得九岁那年的事,那年在她身上还发生了别的事,让她失去了那一年的记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