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番外:另一个自己2(球球)
  当逃生舱降落到了星球,澳门赌博网站:确定天道果然庇护我的降落在有大气层的星球后,我欣慰无比。

  对着看了好几年属于莫久的外貌,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该毫不犹豫回归的我突然有点犹豫了。

  这真的是我吗?

  就在我犹豫间,她睁眼了。

  茫然又震惊的眼神。

  “靠!”

  我听到她低声的咒骂,我看到她开始摸索起了什么情况。

  属于自己的魂源气息,虽然很弱,但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这是我!?

  但是,这似乎只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我?

  久到我似乎有些不记得那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那是还在玩游戏养活自己的我吗?

  两个阶段的我,到底是不是同一个我?

  也许,我钻牛角尖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深处,有些不愿意回归。

  因为我诞生的初衷,是为自己牺牲。

  同样都是我,为什么我要牺牲?

  而既然我是要牺牲的,那么即使没有我,她也能最终成为完整的我,所以我的回归,不是有些多余吗?

  那么我,能不能独立存在呢?

  已经活了2万年的我,开始思考本我和非我这种很深奥的哲学问题。

  一个不注意,我死了。

  我:

  那个凶手,身上带着和顾默林一样的气息,他们属于同一个魂源!

  我突然有些庆幸,还多亏了自己的犹豫,不然就被一打尽了呢!

  我假装害怕的躲进了空间器,他果然只发现了我,摘走了空间器,他便离开了。

  凶手自以为抓到了我走了,莫久在他眼里,怕只是一个普通人。

  感受到莫久又活了,我突然做了个决定,在她还未成长起来前,吸引这异世魂源的注意力,正面与他对抗。

  即使我被吞噬了,但是莫久版的我依然存在。

  当然,最好是把这异世魂源解决了,毕竟目前的我,只有通过融合魂源才能提升实力。

  而要杀人,必须要有身体。

  但是这一艘星舰上根本就没有尸体。

  这个叫李军的人,身上的魂源极淡,极淡,只要人死了,我定然能融合了他。

  所以,要找一个身体实力在他之上的人杀了他。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见过两次的人进入了我的视线中。

  星际这个世界这么大,但是巧合起来,就是那么巧。

  这几艘星舰的舰队长居然是莫久的便宜哥哥中一员,莫云霆!

  莫家那乌烟瘴气的气氛,有时候,我真忍不住想对莫家的老祖说一句:你家有皇位要继承吗?!

  一家子间勾心斗角的

  不过

  莫云霆,莫云钧!

  我突然想,就算有着天道的庇护无法杀了他,但如果利用莫云霆去扯莫云钧那个界主的后腿的话

  面对李军在空间器外布下的结界,我毫不费力的便破解了,我抛出了实力这个令人难以抗拒的诱饵。

  果然,莫云霆动心了。

  设下陷阱,莫云霆不留一丝证据的干掉了李军。

  在李军死得那一刻,我便吸收了他的魂源,来自异界的魂源。

  找到了合作对象,我静静的等着这异世魂源的行动。

  莫式教育下的孩子,对于实力,有着狂热的执着。

  在确定了我所说的是真实,在杀了不少叛军确定了自己的实力有所提升后,莫云霆整个化身成为练级狂人。

  对于杀人式练级,我并不反感。

  每个人都需要遵守规则,例如我,同样必须遵守组织的规则。而在规则之内,意图违逆规则,那便没有存在的必要。

  对于帝国来说,叛军,只需剿杀。

  既然能通过剿杀叛军提升实力,何乐而不为呢?

  合作者越强,干掉那些异世分魂源的几率自然是越大。

  而果然,他追来了。

  大概是没放心上,也大概是培养一具高实力的肉身不容易,起初,只是八阶的刺杀者,而后九阶,在发现连九阶身上的魂源都被我吞噬后,我想那个异魂源应该是震怒了。

  然后,来了一个神境。

  经历了九死一生,在我配合之下,莫云霆最终杀了他。

  神境的魂源,我很愉快的融合了他。

  因为出现了神境刺杀者,引起了莫云霆的高度怀疑,我告知了他有关于异世有关于魂源的知识

  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莫云霆开始了更疯狂的玩命式升级。

  对于这种拼命三郎般的冲劲,我自愧不如。

  杀戮般血腥镇压叛军的后果就是,当叛军远远的通过远程设备看到他后,已然闻风而逃,甚至最后,叛军想要投降了

  大概是一连折损了几个神境,异魂源不敢再来找我们的麻烦了,而他不来,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好事。

  这意味着我的实力,无法精进了。

  但是,莫久却在进步。

  就像是身上捆着一根绳,当她实力越来越强,那绳子上传来的牵引力越来越强。

  她在召唤我。

  回归!

  大概是人都有叛逆心理,主动回归和被迫回归显然不是一码事。

  虽然明知道我们是一个人。

  但是当她那方的牵引力越来越强势,难免,我的抵触情绪越来越强烈。

  凭什么有危险了就抛开我,而需要实力就开始回收?

  心里深处,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清晰。

  我的心在说:独立吧,独立吧

  我突然想起了前辈们所说的故事,他们说:大半的分魂源在离开本我一段时间后都会叛变,必须用强硬的手段才能招回融合。

  我以前并不理解。

  同一个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回归?

  而现在,我懂了。

  在有了独立自主的意识后,没有人愿意再成为别人身体的一部分,哪怕那个人是曾经的自己。

  其实,在那个荒岛,在我犹豫的时候,我已经叛变了。

  我已经有了主观我的意识,而那个我已经是她了。

  明白了自己的心,我便有了决断。

  我要离开,离开这个世界,否则早晚都会被她招回去。

  大概是我讲述的异界和不生不死过于吸引人,莫云霆同样强烈的希望离开这里,见识更广阔的世界。

  但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主世界人,我猜测着,他必须遵守这个世界的法则,即使成了神境,即使有了魂源,这个世界的人,在没有异世之人物帮助下,甚至无法达到最基础的白星级。

  而我现在,作为由分魂源形成的我,同样没有能力令他达到白星级。

  我们把目标放在了异世魂源之上,顾默林是我所见过的那抹异世魂源中最强悍的存在。

  也许融合了他,我便能够破开这个世界的界壁。

  事实证明了那句话: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前辈们所说的故事中,从来没有哪个叛变的魂源可以逃过自我的强硬追回手段。

  我也不可能成为那个特例。

  在第一次发现莫久追溯到了我附身之人身上的时候,我便明白,回归的日子要到了。

  很平静的,我向莫云霆道别。

  相处了几乎3年,我觉得他是一个很适合成为执法者的人。

  如果,当我归回后,还保留着一点自我思想的话,也许我会指引他进入组织。

  当然,我的思想微不足道,甚至可能会被完全抹灭。

  主和副,分魂源永远只是备用的保命手段

  而我,始终只是她的一抹分魂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