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1064章 认输?那就跪!
  nd361r9s5>r自身安全的考虑,何筠寒很有眼色的退到了顾锦程的不远处,这会儿眼看着无法躲避这群攻火系大招,便直接冲着顾锦程喊了起来。r

  结界之内的顾锦程眸色深沉,心中举棋不定。r

  这会儿,他简直就是骑虎难下,那个火系小丫头片子也不知道有什么神器在身,精神力就跟用不完似的。r

  他这一支支的黑品药剂,全是钱呀,真金白银!r

  而这会儿,他也是明白了,何筠寒那个死丫头片子完全是在把他当挡箭牌!r

  之前他喊停的时候,她配合着认输,那个火系死丫头也就没有继续攻击的立场了。r

  这会儿不住了又喊他?r

  喊他干嘛!r

  难不成让他动手?!r

  “何筠寒,你是否认输!”r

  眼看火星逼近,顾锦程只是声音嘹亮的喊了一句。r

  这一次,顾锦程直接选择了袖手旁观,裁判么,在比赛结束前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不然,只怕又是一支穿云箭的待遇了。r

  不得不说,顾锦程怂了。r

  被一招秒了结界,已经很丢脸了,他再对着那火系死丫头出手,不论输赢,都是丢脸!r

  虽然说顾锦程不仅仅是会布置防御结界,但是,真若动手,即使他赢了,他一个600岁的尊者欺负一个未成年小女孩,呵呵,赢得光彩吗?r

  而输了么,呵呵……更不用想了。r

  反正他和莫久那丫头片子对上,无论怎样,都是他丢脸!r

  而这会儿,他还能自我安慰一下,他是败在了神器的手上!r

  对对对,是这神器太!r

  喝药剂,召唤异兽作为肉盾破开火星争取喘息时间,何筠寒咬着牙,心里满是不甘。r

  但是顾锦程不出手,她压根支持不了多久。r

  “小寒,认输!”r

  宝塔外,已经转换位置,与何筠寒只有一塔墙之隔的何锐厉声严肃道,是他错估了对手!r

  原本开会讨论龙傲天相关的时候,何锐还在没有信号的地方,也就错过了那次会议。r

  虽然之后有收到资料,但是一心扑在奇珍会的何锐并没有阅读相关资料,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知道龙傲天和罗神匠,更不知道莫久和龙傲天的关系。r

  察觉到不对,又听了其他人关于那神器的讨论,何锐这才反应过来。r

  匆匆的一览资料之后,何锐便意识到何筠寒踢到了踢不动的钢板。r

  偏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何锐,在看到他微微摇了摇头后,何筠寒满眼愤恨的心中充斥了浓浓的不甘。r

  “我认输!”r

  不情不愿的,在何锐的目光催促下,何筠寒咬牙喊了一句。r

  “生死战结束,莫久胜!”r

  何筠寒一喊认输,外头的何锐急不可待的用领域喊了一声,声音清晰的响起在塔外的每个人耳边。r

  萧宁贵目光皱了皱,虽然心里恨不得打死那何筠寒那个八婆,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r

  在你的社交关系网上,有些人就算是心里真的厌恶的不得了,但是你看到他的时候,也得维持着表面的假笑。r

  这种虚伪的社交,是每个人都必须具备的。即使古代的皇帝有时候也得和大臣搞好关系看他们脸色。r

  所以,萧宁贵知道,一方认输,这决斗就必须终止了。r

  但是……r

  哪有那么简单!r

  “小何,那就按照惯例来吧。”萧宁贵笑眯眯道,嗯,生死战的惯例。r

  何锐脸色一顿,再次难看了起来。r

  宝塔中,白洛微微皱了皱眉,手一挥,火焰风暴和星火瞬间消失无形。r

  众目睽睽之下的打人杀人,要师出有名。r

  何筠寒已经认输了,那么她就没有继续打她的理由了。r

  当然,这是大庭广众之下要遵守的,即使现在收拾不了她,她也可以玩阴的,反正她是空间系!r

  空间系,想要不着痕迹的杀人,还是很简单的。r

  而且……r

  依然是居高临下,白洛挺直的站在孔雀之上,在似火骄阳那灼灼炙光烘托下,宛若耀眼的神灵。r

  “那就,按规矩来吧。”r

  声音淡淡,仿佛浑然不在意,却又带着几分轻蔑的意味,白洛继续,吐字清晰,“跪下,磕头道歉!”r

  按照生死战的惯例,胜者有权要求手下败将下跪道歉。r

  既然有这权利,干嘛要浪费掉。r

  白洛带着几分戏虐的指使孔雀飞近了一段距离,近距离的观察起了何筠寒的表情。r

  对于这种傲气无比又自负的女人来说,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下道歉,只怕是必杀了她更难受吧。r

  “莫久,你不要得寸进尺!”r

  听到这话,何筠寒脸色一僵,然后怒不可遏,咆哮着大吼了一声。r

  “这是我的权利,生死战的惯例。”白洛不咸不淡的回道。r

  得寸进尺,怎么会,她是那种人吗?r

  她是一个很谦虚的人,只有在旁人得寸进尺之后,她才会给她好看!r

  若只是蛇树肚子里那点一言不合,白洛还真不会记到现在的和何筠寒计较,但是自己非要上赶着找她麻烦,那就别怪她不留余面了。r

  “三爷爷,她欺人太甚!”r

  何筠寒双目通红,显然是气急了,直接冲着何锐告状。r

  “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何锐目光锐利,透过琉璃塔锋利的扫向了白洛,明显透着威胁的意味。r

  “何锐,你什么意思!”r

  何锐出声威胁白洛,萧宁贵自然是不干了,直接大吼了起来,“生死战,输了的下跪道歉,怎么?想赖账!”r

  孔雀之上的白洛完全不为所动,威胁她?r

  漫不经心的伸手,搭在弓弦之上,白洛开口,似火骄阳对准了何筠寒和何锐两人的方向。r

  “所以,你不服?”r

  不服好啊,不服就能打到你服!r

  说实话,白洛更希望何筠寒继续,毕竟她要跪了,她真没理由这么光明正大的打杀她。r

  “你敢!”何锐脸色黑了黑,这是公然挑衅他!r

  “他们不是真想赖帐吗?下跪道歉死生死战的惯例!”r

  “对对对,这是惯例。”r

  “输了,就该有输了的样子。”r

  “输不起,还找家长告状呢!”r

  “道歉,道歉!”r

  “必须跪!”r

  “更何况之前不是解释了,是那个女军官污蔑女神!”r

  ……r

  围观党纷纷议论了开来,凡事都有规矩,如果赢了就这样不了了之,那冒着生命危险进行这生死战,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