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1053章 格杀勿论
  七阶红鸟,在一下子撞散了白家的坐骑大鸟后,高傲的低鸣了一声,在空中挥着翅膀,一副睥睨天下的王者模样。本文由 。。 首发萧宁贵脸色黑沉,一只畜生,居然也敢如此放肆。在看到红鸟冲撞过来的瞬间,萧宁贵便利用领域瞬移,带着白洛落到了三太子身上,只是他这一动,原本在星球上扫荡的几个领域立马集中了过来,继而直直的黏在了他身上。神境身份已经暴露,萧宁贵也不隐藏的,直接用领域查看了附近,很快便搜索到了目标,那个八婆!感受到了落在他们这里的领域数量不断上升,甚至她家爷爷也肆无忌惮的开了领域,白洛一下子了然,这是要脱掉宁逍这个马甲了。有萧家这靠山,她这个根正苗红的n代,完全不用顾忌什么。一支穿云火箭,直接向着红鸟射了过去。红鸟大大的眼睛中人性化的流露出一丝不屑,在白洛发出火焰后大嘴一张,一大团火焰球正面迎了上去。火焰箭对火焰球,已经自发远离了距离默默围观的吃瓜群众暗自脑补起了结局。不少有见识的已经认出了这红鸟的真身——七阶火焰兽赤鹂。“七阶呢!”“还是高攻火焰系异能异兽!”“天呐,那个赤鹂主人不会是七阶召唤师吧?”“说不定是个驯兽师。”“非也,这赤鹂应该只是召唤兽。”“另一个也是召唤师?”“你们说那个火系小姑娘几阶了?”“这是什么矛盾啊?”“这对撞,我赌赤鹂的火焰更甚一筹。”……“啾……”一声凄厉的鸟鸣。“嘶……”“嘶!”围观党的一众议论纷纷最终全部变成了一片整齐的抽气声,显然围观党都被这秒杀的结局给惊呆了。空中的对决几乎快的不到3秒。以勇往无前的姿态,火焰箭矢冲破赤鹂鸟的火焰球,一箭命中,伴随着赤鹂的最后一声哀鸣,那只庞大的红色大鸟便化为星星点点消失在空中。“放肆!”在一片沉默间,一道凌厉的女声,满是趾高气昂的嚣张。被陡然惊醒的众人再次纷纷议论了起来。“不是真的吧?”“一招秒杀?”“那个火系几阶了?”“那谁啊,挡着我了。”“八阶吧……”“哇塞,八阶的小美女,看这里,看这里……”“卧靠,这个位置我先来的,不要挤!”“咦,你们都没注意到刚才说话的女人吗?”“谁啊?”“军队的?”……保持着一大段距离,空中的悬浮车,数量几乎就在这几秒间直线增长了一大片,围观党纷纷用远程捕捉,或者直接用着望远镜八卦着现场的情况。不得不说,这些高阶异能者间的矛盾冲突,是八卦人民最热衷的戏码,如果能打起来,就更好了。免费的魔幻大制作。除了八卦的围观党,其余部分围观人员同样被惊了惊。原本就注意着萧宁贵的何君铄再次眯了眯眼,萧宁贵的这个孙女,火系这一项异能该不会已经八阶了吧?19岁?八阶?开玩笑吧!上方某艘巡逻星舰中,同样注意到了情况的何锐,目光深邃,染着怒气,居然敢欺负他家小寒!但是,那女人身边的神境是谁?一个个注意到了这边情况的神境们,虽然都未露面,但是同样的,心中猜测纷纷。围观党的想法,白洛自然不会在意,她只关注那个老女人!对,何筠寒那个老女人果然来找她麻烦了!视线中,相对而言体型较小,但是满身火焰的火鸟犹如火凤凰般高傲的滑翔了过来。老女人的这只火鸟,她在蛇树肚子里见过一次。所以,很明显了,那只红鸟也是她的。随着距离接近,白洛能够清楚的看到火鸟背上那一袭军装,烈焰红唇,表面看着倒也算是英姿飒爽的何筠寒。皱了皱眉,白洛心头烦躁的闪过一道杀意。她也算是个心大的人了,凡事也不会斤斤计较。在蛇树肚子里那会儿,何筠寒也算是惹到了她,下了战书,当初何筠寒若是应战,她必然收拾了她。但是最后她没那个胆子的走了,那么她也不会穷追不放的非要对付她。但是何筠寒这么暗中针对他们白家,看来,还是她上次太大度了。“机甲第三战队,给我逮捕了这个危险分子!”何筠寒趾高气昂的踏在火焰鸟之上,身后跟着一队10架的人形巡逻机甲,笑容不屑的,何筠寒直接挥手下了命令。女人心,针眼大,这句话贴切的形容了何筠寒的性子。早在‘神墓’的时候,何筠寒便拍下了白洛的模样,一离开止亡星,她便着手调查了。很自然的,莫久被查到了。顺藤摸瓜的,白家的预定也被查到了,因为摆渡飞船需要实名制,酒店预订也需要实名制,白琼自然是一并给白洛定了位置。查到莫久也要来玉润星,何筠寒直接吩咐了下去,取消白家的所有预定便是她明面上授意的。兴致满满的,何筠寒在收到莫久到达的消息后,立刻跑到监控室,心情美好的看着那一群人订不到飞船票的焦急狼狈模样。只是令何筠寒没想到的是,何子衍居然会去接他们!好啊,那个死女人,占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居然敢打子衍的主意,简直罪不可赦。怒气冲冲的,在确定了莫久已经到达了水润城后,何筠寒直接赶了过来,作为神徇军团的高层,何筠寒此刻是负责星球安全的众多负责人之一。有权不用是傻子,何筠寒公报私仇的运用起了手中的权利。跟着何筠寒一道前来的10架机甲,身形矫捷的迅速分散,成圆状包围了三太子。“这些人,我怀疑他们意图不轨,全部逮捕!”何筠寒嘴角微翘,露出一抹冷笑,“若有反抗,格杀勿论!”虽然这莫久实力高,这10架机甲应该不是她对手,但是一旦和军方动手,这罪名可就是落实了。何筠寒心中恶毒的想着如何弄死她。“放肆,谁给你们的权利!”萧宁贵厉喝一声,目光阴冷,透出了冰寒,满身阴寒之气,与平日里,完全判若两人。格杀勿论?!何家的人,真是好样的!
米粉糊糊说
  看到这里,肯定又有小亲亲要怒气冲冲的喊:好憋屈啊!!氮素怎么办呢?大开王八之气的把所有人干掉?怎么可能!那是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狂才干的事。嗯,都八要急,八要急,打脸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