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1026章 行走的C药和行走的十全大补丸
  随着飞船的启程,白洛心里头的不安随着时间的逝去越来越淡……

  她家萧爷爷那边的回复是没有异常,而白洛也估摸着,若是顶级星盗的话,第一步,领域扫视全场,第二步,断网!!第三步才是开工杀人。 要看 书 ·1ka书nshu·

  掰着手指头,白洛数了数。

  no2的上帝挂了,no4和no5的千面、无影,一起上路了,no6的人偶师也被收拾掉了,根据最新消息,no9的谁谁谁已经被军方干掉了,反正帝国的通缉榜上,明确已经神境实力的通缉犯们只剩下6个,当然,不排除还有身份不明的。

  6个人,在这茫茫的星辰大海中,如果这都被她遇到了,白洛绝对服气!

  嗯,传说中的霉运体质!

  一直到睡觉时间,那个领域都没有出现,白洛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进了厕所,再次烹饪,清空体力,然后睡觉。

  第二天,如往常一样,白洛窝在沙发学习。

  而隔壁的萧宁贵,同样如往常一样去泡吧了。

  虽然昨天和那个中等偏上的妹子聊的挺开心的,但毕竟自个儿小孙女在隔壁,萧宁贵也没把人往自个儿房里带,他要做一个好榜样的爷爷。

  万一把小孙女带坏了,臭小子肯定会跟他翻脸。

  虽然这会儿不能和美女们来个**交流,但是精神交流也是可以的。萧宁贵顶着萧天易的脸蛋打扮得风度翩翩的再次跨进了酒吧。

  只是……

  今个儿的人似乎比较少啊,难道是还没到夜猫子们出动的点?

  “waiter,一杯caber。 一看书 ·1k anshu·”一个响指,萧宁贵靠在吧台上对着调酒师道。

  “好的,先生稍等。”调酒师手法花哨的开始调酒。

  “今天这生意,怎么这么冷清?”目光扫视了一圈整个场子,萧宁贵侧头对着调酒师状似随意的问道。

  “先生,您来的晚,今天呀……”调酒师毫不耽误手上的工作,一边眉飞色舞的向着萧宁贵讲述了今天的头等大事。

  今早,大概5点钟的时候,酒吧里来了一个特漂亮的女人,把几乎整个场子内的男人魂都勾掉了。

  最后那个女人放话了,她只喜欢最强的男人。

  然后,几十个男人当场眼红了,立下了生死状,现在都转场子去擂台馆了。

  而其他没实力的吃瓜群众,自然是热血沸腾的去凑热闹了。

  “先生,您的酒。”调酒师微笑着递上了调好的酒,然后微微叹气,遗憾道,“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还是工作时间,我也去看热闹了。那其中,可有十来个异能者大人。”

  “这种热闹,确实该去凑一个。”直接端起酒杯,一口闷掉,萧宁贵留下一颗魔晶,直接走出了酒吧。

  按照最近的路线,萧宁贵在一刻钟内赶到了擂台馆。

  刷了智脑,交了入场费,一进光幕隔离大门,犹如擂鼓的阵阵叫嚣声,喝彩声,加油声,咒骂声……

  灯光最耀眼的场馆正中,一个由光幕笼罩着的擂台上,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单方面的碾压,一方以泰山压顶之势压制着底下之人,一拳又一拳,而被压在地上的人显然毫无还手的能力。

  移开目光,萧宁贵心头凝重的找起了那罪魁祸首,那女人绝对有问题!

  作为一个男人,萧宁贵有着大部分男人的通病,喜欢美女。正是因为萧宁贵也是这种喜欢猎艳的男人,他更加理解,像他们这种人万花丛中过的人,对这种艳遇对象根本没有真心。

  为了一个美女和别人去生死战?又不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只是一个艳遇对象而已,就和别人拼死拼活?或许这种脑残会有那么一两个,但是几十个?那绝对有问题!

  观众席上,不仅有着看得热血沸腾的男人,还有着不少凑热闹的女人。而女人们对于血腥除了尖叫和同情弱者外,还有嫉妒。

  萧宁贵很快就找到了那个令她们嫉妒的根源。

  最接近擂台的一处观众席上,一个女人,就像众星拱月般被一群男人簇拥着。因为观众席上那暗淡的灯光,借着擂台的光照,萧宁贵只能看到那女人穿着一袭火红色的长裙,而就是这么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却给人以异常的惊艳感,脑海中:‘那是一个绝世尤物’的反应不由自主的跳了上来。

  几个深呼吸,平复了自己那小鹿乱撞的心头,萧宁贵心里头的怀疑更重了。

  他绝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愣头青,看到个美人就眼直直的脸红心跳走不动路,他可是老油条了!

  但是他居然会出现这种属于愣头青的反应,很明显,那女人自带‘魅惑’!

  就在萧宁贵观察间,那一团红火的女人起身,犹如女王一般在众多男人的簇拥下走上了擂台,场下一众原本就热血沸腾的男人只觉得更加热血沸腾了,整个场馆迅速安静了下来,只听见一阵阵的咽口水的声音。

  在擂台那耀眼的灯光下,萧宁贵得以看清了那个明艳的红裙女人。

  红色的波浪卷长发,五官深邃而精致,单从长相上来说,萧宁贵只能给她90分,但是……

  就是这90分的女人,只看了一眼,就让他有了反应,男人对女人最直接的本能反应。

  这种身体的本能,根本控制不住,就像是眼里进了异物眼睛会本能的眨眼一样。

  那女人,完全就是行走中的c药!

  看一眼,就中毒了!

  移开目光,深呼吸,默念‘罂粟,罂粟,罂粟!’

  萧宁贵继而平静下来,呼吸也趋于平稳,心里头那惊艳和情/欲的本能被那浓浓的危机感所取代。

  那是个高级魅魇啊!!

  “我的勇士,你赢了。”

  在一片安静中,擂台上的女人开口,声音很轻,尾音上挑,就像是小钩子一般,把所有男人勾得魂不守舍。

  再次有了反应的萧宁贵,心里头卧槽了下,继续默念‘罂粟、罂粟,这是食人花!’

  妈蛋,他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赶紧溜!

  对于魅魇来说,他这种没攻击性的神境,就是个行走的十全大补丸!!

  内心的悲伤逆流成河,澳门赌博网站:给自己点了根蜡烛,萧宁贵暗暗准备离开,然后……

  一个领域扫了过来。

  萧宁贵:oo

  完蛋了,神境的魅魇!

  除了女皇那个老妖婆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