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1005章 我就不告诉你,就不……
  亲眼见识到了这个草地攻击,白洛只觉得寒碜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同于对待尸体的‘润物细无声’式渗透,黄草地对待活物,那是直接伸出根须像针一样往人脚底扎着,又犹如毒蛇,猛然间蹿起咬住,而后钻入皮肤。

  42惨叫连连的本能躲避着,但是无论他滚到何处,那黄草地上都会飞射出袭人的根须。

  忍着心头的恶寒,白洛默默观察,首先,这些根须只攻击脚部位置,最终,因为太多根须从脚底钻了进去后,42整个人被定在了一个固定的位置只能不断的嚎叫着扭动身体。

  不知道为什么,白洛觉得42的叫声中,惊恐的成分比痛苦多多了。

  而叫唤了一阵之后,知道惨叫只是无用功后,42大声叫起了,‘救命’!

  白洛摸着下巴,眼神有些意味不明,被袭击之后,感觉还是挺有精神的嘛,这‘救命’喊得足够响亮啊。

  不过,喊吧喊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哼哼。

  白洛这心里刚升起那么一点恶趣味的时候,现实就给了她一个意外。

  事实证明,遇到了危险喊救命还是有用的。

  只见一个明艳的身影,一只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大鸟扑到了42脚边,带着火焰的翅膀那么一拂过,那地面与42脚部纠结着的根须全部化为了焦黑,当然不可避免的,42惨叫一声,冷汗泠泠。

  近距离接触火焰,烫伤什么的在所难免。

  “见死不救,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清冷的女声,满是冷冽之意的透着一丝厌恶。

  循声望去,白洛就看到了迷雾中那庞大的黑色物体,澳门赌博网站:随着对方的靠近,身影逐渐显露了出来。

  外貌就如地球上海洋里的蝙蝠鱼,又像是那最常见的拖着长尾巴的三角形风筝,那是一只有着100多平方的飞行类异兽。

  很明显,说话之人在异兽背上,介于由低往高,视线全部被这异兽遮挡,第一时间,白洛倒也没看见说话之人,只是余光中,那只以火焰为羽毛的一人高大火鸟已经抓起了42,扑腾着翅膀往上空飞了过去。

  虽然得救了,但是显然火焰温度不低,由于靠得近,42凄凄凉凉的哀嚎着。

  对着安歆瑶勾勾手,白洛率先跳到了三太子背上,一出变故就已经凑到了三太子身边的安歆瑶立刻跟了上去。

  上升,视线水平,白洛看清,这大鱼背上的人数还真是不少,大约30多人,其中2个军装的特别明显。

  看到那火鸟把42放在女战士身前而后消失,白洛便确定刚才就是这位开口的。

  不过……

  83级,蓝条,召唤师?

  白洛免不得惊讶了下,除了莫尹雪那老妖婆外,这是她遇到的第二个女性八阶。

  “前辈,这人是何筠寒,何家排的上号的人物,已经达到中校军衔,据说是个七阶召唤师。”安歆瑶凑过来,小声的开口提醒,“听说这女人脾气有点暴。”

  “多大了?”白洛面上淡淡,心里头却很是好奇的问道。

  “呃?”被白洛这跳跃性的问题懵了一下的安歆瑶楞了3秒,然后回过神,声音压得更低,“好像是400出头了,现在都没结婚呢。”

  虽然安歆瑶的声音很轻很轻,但是白洛就是听出了一股子鄙视的口吻,400岁没结婚很可耻吗?还是说有什么内幕,介于两人不熟所以不把八卦分享给她?

  不过,400岁,83级,白洛觉得很欣慰。

  “军官大人,救命,救命啊!!”而一缓过来的42,立马鬼哭狼嚎的叫嚷了起来,“这两个女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除了我,我的10个兄弟都被她们杀了,她们还残忍的用我们做实验,简直罪大恶极……”

  “你胡说,分明就是你们心思歹毒的想要暗算我和前辈!”安歆瑶气愤填膺的立刻开口反驳。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恶毒,明明是你们用我们兄弟的命来换取自己的安全!你倒打……”

  “停!”厉声一喝,何筠寒面容冷冽的低头,居高临下的瞥了42一眼,“你们的恩怨,我没兴趣,我要知道你们对于这个‘神墓’的认知。”

  抬头,何筠寒凌厉的视线扫向白洛两人,带着浓浓的压迫力。

  对于何筠寒来言,救人是顺手的,但是双方有仇,那关她什么事呢?她关注的重点是这人知道多少讯息。

  对于何筠寒那一身寒气满是逼问的态度,白洛微微一笑,“你刚才说错了,我不是见死不救,而是……”

  微微一停顿,白洛吐出两字,“杀他。”

  “你……”42怒目而去,刚想那么骂几句,但是那严重的无力感,此刻他已经连说个字都困难了,脑子晕晕沉沉的一阵阵眩晕。

  原本42以为这是因为受到了草地攻击造成的身体虚弱,但是这虚弱感越来越强,难道有毒?

  带着愤愤不甘和疑问,42在喘了几口气后最终晕了过去。

  “你做了什么?”何筠寒锐利的目光扫了过来。

  “可能他被我气晕了。”白洛声音中带着笑意,呵呵。

  42这个人渣骂了她那么久,她怎么可能放过他。

  早在大鸟出现的时候,她就一个‘天道束缚’丢过去啦,只是没想到,42还是厚血型的,这会儿才晕倒。

  “我看分明就是你的鸟太厉害了,把人烧伤了。”安歆瑶小声嘀咕。

  “谁有药剂?先救人,我要问话。”

  何筠寒扫了一眼身后的人,说话的态度完全就是上级对待下级。

  但是显然,虽然可能大部分人都是她顺手救的,但他们毕竟不是她的属下。

  头一垂的,众人只当没听见。

  沉默间,另一个军装的43上前了几步,在42身边半蹲了下来,伸手探了探他的动脉,然后摇头,“长官,已经死亡了。”

  “那就丢了。”目光带着丝丝寒气的闪了闪,何筠寒冷漠的下了命令。

  43干脆利落的拖着尸体,从大鱼鱼翅的一侧抛了下去。

  何筠寒再次视线凌厉的扫向了白洛两人,“把你们所知道的神墓信息,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对于这‘你必须告诉我’的态度,白洛只想说,你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