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59章 没尽过父亲的责任
  看着萧宁贵和萧哲两人变幻的脸色,不用想,白洛也知道两人心里在猜来猜去,还小姨子和姐夫的j情都出来了!能不能靠谱点!

  为嘛没人猜其实是娶错人呢?

  无语的望天,白洛幽幽来了一句,“为什么你要娶大姨呢?你怎么确定那人是大姨呢?”

  “呃……”萧哲一愣,忽然瞳孔缩了缩了,顺着白洛所说的话想到某种可能后,整个脸色都白了白,声音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意,“你是说……你是说,其实你妈妈……”

  “为什么你觉得那人是白蕙大姨呢?”白洛继续问。

  一言惊醒,萧哲仿佛忽然从梦中惊醒一般,脑中浮现了一个不可能但却又是事实的真相。

  喉咙又干又涩的,萧哲挪了挪嘴唇,表情茫然又苦涩,声音带着忏悔般浓浓的自责,“确实,是我的疏忽,我没有调查,我不知道你妈妈也是……是我的错。”

  当年的事,他根本就是浑浑噩噩的毫无印象,所以听了白洛的话,整件事那么一联系,萧哲第一反应就是当初他把两姐妹都祸害了!但是介于名声问题,白芷这个妹妹选择了隐瞒。

  “什么也呀,就是我妈!当时我妈的异兽把白蕙大姨救走了!”白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语气带着情绪的不爽道。

  “这……”萧哲再次一愣,惊讶、震惊、不敢置信……所有的情绪碰撞成一中最茫然的反应,“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白洛反问。

  “报案的受害人是白蕙,整个白家也都知道这件事,岳丈大人也要为他的大女儿讨回公道。一个父亲,怎么可能会用女儿的清白来开这种玩笑!”

  萧哲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当时白凌天那盛怒的模样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白洛:其实白凌天这个外公也是不知情的。

  好吧,萧爹弄错人,合情合理,毕竟白蕙是受害者,这是所有人都认定的真相。

  “我可以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虽然问这事会很尴尬突兀,但是白洛觉得还是坦诚布公说个明白比较好。

  这会儿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她当然要听听萧爹对于当年那事的口供。

  沉默了下,萧哲最终开口。

  “当年……”就像是对着法官忏悔一般,萧哲的声音深刻的带着自我责备。

  在萧哲的叙述中,白洛完全了解了前因后果,而后只能说,她家萧爹其实也是挺冤的,挺苦逼的,他差点都挂了!

  因为需要异兽身上的材料,萧哲追踪着目标异兽到了zq-035这颗野生星球,在无人的野外,他和那只星际异兽拼了个你死我活,正是虚弱的时候,突然冒出了一个女人,看见她后他便浑身燥热的只想扑过去,本能直觉的感受到了危险后,趁着最后一丝理智,萧哲利用领域逃跑了,之后干了什么他就完全没印象了。

  等萧哲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一片黑暗,自己的状态明显是被人绑着,而且手腕脚腕都有血液流失的感觉。

  很明显这是敌人出于某种目的或者仪式,要让他流干血而亡。

  而绑着他的也都是带有禁锢作用的高级魔晶装备,但是显然对方低估了他的实力,费了一番功夫,他还是挣开了。

  利用领域离开后,萧哲就发现自己在一颗荒星上,原本他在的那个地方是一个空无一人的大型仓储地下室。

  意识到这里可能是星盗窝点后,萧哲安静的埋伏了下来,顺带着养伤,十来天后,一艘飞船就回来了。

  果然,这是一支星盗集团的补给窝点星球。

  一网打尽后,萧哲顺藤摸瓜的严刑逼供了下,而后就查到了星盗团的主要人物,九阶魅魇,绰号女魔,九阶魂魇,绰号修罗……

  很自然的,萧哲明白了,修罗借助某种特殊手段,让他失血而亡或者是修罗人不在要先留着他命,而后他才可以附身到他身上。而女魔,在zq-035,他是中了魅魇的蛊惑!

  中了魅魇的蛊惑,就像是中了顶级c药一般必须阴阳和谐,但是和那魅魇和谐,起码被吸走三分之一的实力。

  但是这会儿他实力丝毫没有下降,萧哲心里便隐隐有着不妙了,在他没意识的时候自己可能顺着本能干了糊涂事。

  出了荒星,萧哲便回了zq-035,利用权限查了情况。

  虽然白凌天没有的大张旗鼓的查,但是这事他也没藏着掖着,萧哲一下子便找到了白蕙的案子,那么一核对罪犯的dna资料,心中的侥幸也就支离破碎了,果然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干了天理不容的事。

  人证,物证,时间也吻合,所有人都知道白蕙是受害者,白凌天这个父亲悲愤异常的要为女儿讨回公道……

  在当时的情况下,再加上本身萧哲就认为自己有错在先对不起人家姑娘,再调查真相?这不明显捅人家受害姑娘刀子吗!哪能啊。

  顺理成章的,因为白蕙的意愿再加上出于男人的责任,两人结婚了。

  虽然有些艰难,萧哲依然真诚的坦白了当年的错误。

  坦诚的交代了自己的错误,萧哲闭了闭眼,呼出一口浊气,目光满是愧疚的望着白洛,张了张嘴,过了好久才发出小心翼翼的声音,“小久,你会不会恨我?”

  先不论他和小久母亲之间的恩怨,这个女儿,他是真的对不起她,她都那么大了,但是他从来没尽过做父亲的责任,甚至在这之前,他都不知道她是他女儿!

  他真是糊涂,一年多前早在云扬星的时候,他就该立刻调查的!

  不对,是19年前,他就应该仔细查这件事,不然也不至于……

  萧哲越想越觉得悔不当初。

  “我干嘛要恨你。”白洛眨眨眼,语气真挚,不知者不罪,更何况,此前她对于萧大元帅的印象可好了。

  有这么个大靠山亲爹,高兴还来不及,恨啥呀!

  最讨厌那种,有个有权有势的爹,却因为某些长辈间的上辈子恩怨嘴上叫嚣着‘你不配当爸,我讨厌你讨厌你……’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享受着权爹带来的各项好处的小婊砸。

  当然,她家萧爹这是情况特殊,若她亲爸真是一个万恶不赦的大坏蛋,虽然不一定做的到大义灭亲,但是她绝对不会助纣为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