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57章 他生不出来
  祁耀是先知,澳门赌博网站:他预测到了小久将来会成为治愈系神境,然后暗暗吩咐了祁博裕来提亲,结果一不小心被冷家和顾家察觉到了什么,因此两家也来凑了热闹。

  根据萧哲的调查,16岁的小久完全就是个没激发异能资质普通的普通人,除了孕育值高了一点外……

  眼里闪过一道锋锐,萧哲心里头‘嗖’的一下子冒出了大团火气,感情都是打得这个主意呢!

  而祁耀!

  想到一年前他出发追捕上帝时他的那番似是而非的话,萧哲立马断定,那可恶的神棍定然早知道了小久是他的嫡亲小辈!

  混蛋,之前还故意卖关子,等他回了王权,定然和他好好探讨一下人生!

  “小久,你和冷煜的婚事,还是取消吧。”

  确定了冷家居心不良,萧哲自然不同意这联姻。更何况,他们萧家的人,还是要认祖归宗的,哪能流落在旁的家族内。

  “好啊好啊!”白洛忙不叠的点头,取消婚约太合她意了,但是……

  “但是我那个继父挺好的,不会连累他吧?”

  白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她亲妈和便宜老爸还是一伙的,便宜老爸在莫家日子不好过了,她老妈绝对也不好过。

  而依她妈这个倔脾气,虽然对那便宜老爸没男女感情,但是同事友情肯定还是存在的,短时间内,她妈因该不会离婚。

  “不会。”萧宁贵优哉游哉的喝着茶,丝毫不把这事放在心上的随意模样,“到时候我带着你回一趟浅搁星,你是我的后代,自然是要跟着我回萧家的,他们莫家不敢强留。你是萧家的人,婚事自然不由莫家做主,冷家怪不到莫家头上,冷老头那边由我去说,居心不良的想骗婚,他想得美!”

  萧宁贵冷哼了两声,把这祁家、顾家、冷家一同怨上了。

  回萧家!

  抓住了重点,白洛内心哀嚎一声。

  回了萧家等于进了密集监视区!

  就算萧宁贵是她爷,萧哲是她爹,但是她也不敢把统大爷给暴露出来,实在是统大爷太逆天了!

  “对了,小久丫头,你爸到底叫什么?还有你妈怎么会嫁到莫家去?你亲生爸爸是死了,还是怎么了?”

  没发现白洛对‘回萧家’有着一定小抵触的萧宁贵继续问道,说了这么多,他还是不知道那个私生子在哪,姓谁名谁。

  默默看了一眼被‘死’了的亲爸,白洛双手托着下巴,45度仰望天空,明媚的忧伤道,“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挺复杂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知道怎么说就慢慢说。你有故事,我有酒,就像下雨天和巧克力一样相配。”萧宁贵呵呵一笑,葡萄美酒夜光杯,三个装了淡紫色纯酿的小杯子一下子摆在了三人身前。

  白洛:……

  “未成年不宜饮酒。”萧哲盯着白洛身前的酒杯,不满的扫过萧宁贵。

  “小饮怡情,怡情……”默默的把属于白洛的那杯子挪回来,萧宁贵干笑两声,“小丫头,你说,我俩听着。”

  白洛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掂量了下措辞,而后道,“从前有个心机女……”

  “她看中了你爸,从中作梗的拆散了你爸妈,然后你爸和心机女在一起了,你妈含恨嫁给了别人?”

  抿了一口酒的萧宁贵啧啧出声,自动脑补完了整个剧情。

  “父亲。”萧哲心里头有些无语,“您可以别插话吗?”

  “是这样吧?”萧宁贵毫不理会萧哲的追问道。

  “简单说来,就是这样。”白洛点头,然后继续忧伤,除去小细节,萧爷爷说得也对。

  “那他不认你吗?”

  “他不知道我的存在。”白洛眨巴眨巴眼睛,忧伤的感叹。如果当时萧爹能聪明点,及时分辨出大姨婊和亲妈,也就不会有这19年的错误了,那这会儿是不是已经全家he了。

  好吧,想多了。依照她妈那性格,满心想着弄死萧爹,哪能he!八成是悲剧结尾。

  “你没去找他吗?你妈也不去找他吗?”萧宁贵有些不解,阮珍珍弄出个阮亦非是因为她不想结婚,又想有个人继承她家产外加给她养老送终。

  这小久的母亲既然选择了再婚,就算是有新家庭了,为什么连女儿的存在都没有告诉她亲身父亲呢?

  “我妈想要一刀嫩死他,但是又打不过他,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白洛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无奈。

  “仇人?因爱生恨,可以理解。”萧宁贵语气满是自然的毫不诧异,又说出了自己的推断,“所以,其实是你妈不希望你去找他是吧。”

  萧宁贵脑子里已经推演出了一副二女争一夫的精彩戏码,而后落败一方,默默远走,远走之后发现自己怀孕了,虽然恨,但依然把娃生了下来。

  “小久,你老实说,你妈是不是对你不好?真要这样的话,这样的妈还不如不要了!”

  爱屋及乌,反过来,恨屋铁定也及乌。

  萧宁贵脸色沉了沉,目光锐利了起来。

  他们萧家,讲究的穷养儿,富养女。

  萧家的小女娃在未成年前,哪个不是小公主般宠着的。

  但是他萧宁贵的嫡亲小(太)孙女,爹不认,还娘不疼的……

  指不定受了很多苦!

  太扎心了。

  “我妈挺好的。”白洛很真挚的为白芷辩解了一句。

  这话说的,其实有些违心了。

  还是莫小久的时候,白芷虽然没虐待她,莫小久物质生活上挺丰富的,但是论母性关爱啥啥啥的,绝对是屁都没有的,几乎就是两个陌生人。

  不过,白芷的态度她理解,毕竟是不被欢迎单纯因为利益生下来的孩子。

  而这会儿,因为她的主动示好,两人关系明显好多了,但是说特别亲近,那也还是没有的。

  “我妈说了,我已经长大了,要不要去认他,都随意。但是她不会原谅他,也不想看见他。”

  白洛再次叹气,然后用余光偷偷瞥了瞥萧哲。

  萧哲右手握着酒杯,垂着头,一脸深沉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白洛觉得他是还没明白她在说他。

  “那你怎么不去找他呢?”萧宁贵眉头一拧,突然又脑补出了一种可能,“你那个亲爸,不会已经给你生了不少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了吧。”

  虽然冒出一个孙女,太孙女,他还是很开心的,但若是一下子冒出了太多,萧宁贵只能说,他还没准备好啊!

  “哦~这倒没有,他没其它小孩,因为生不出来。”

  白洛:这么说够明白吗?

  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