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55章 你的亲身爸呢?
  第955章你的亲身爸呢?

  听了老爷子萧宁贵的解释,白洛只能说一个字:渣!

  这位萧爷爷说好听了那是风流浪子,说难听了,就是个人渣!

  特么的乱搞男女关系啊!

  好吧,也不是乱搞,人家你情我愿的,白洛觉得自己没有发言权。

  萧宁贵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当然,人家不嫖,不骗,不强,只发展nenighhigh。

  8年前,萧宁贵去过浅搁星,在某个酒吧遇到了阮珍珍,男的俊,女的美,一拍即合的,两人滚了一次床单,然后互留了通讯,当然,萧宁贵用的是萧宁这个马甲。

  他的智脑上,可是有着萧宁贵,萧宁,萧贵,萧xx,宁xx等十来个马甲身份号。

  对此,白洛只能说,有权有特权。

  回归正题,两人分开后,阮珍珍也没有联系他,认为对方也是来寻个艳遇的萧宁贵当然也没放心上。

  直到这8年后,前一阵子,他突然收到了阮珍珍的短讯,对方告诉他,他有个儿子,希望能看在儿子的份上帮他们母子俩报仇。

  这短讯详细的解释了相关情况。

  因为父母婚姻的失败,阮珍珍坚决要做个不婚族,但是不婚也得给自己留个后,去做人工受精吧,孩子他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万一小蝌蚪提供者是个绝世大丑男,这还不得哭死自己。

  思来想去,阮珍珍决定去艳遇下,然后就挑中了萧宁贵,两人事后,阮珍珍藏了用过的,人工给自己造了一个后代。

  在阮珍珍原本的计划里,孩子就是她一个人的,永远不会告诉萧宁贵。

  但是人算不如别人暗算,阮珍珍父母已经过世,但是给她留下了一家不大不资产3000多万的大饭店。

  孤儿寡母,极品亲戚蠢蠢欲动了。

  那一天,阮亦非莫名其妙的就掉进了河里,被救上来后经过抢救最终还是成了植物人,而她自己只是悲伤过度,但是莫名的身体就在三天内垮了下来。

  原本身体很不错的阮珍珍不得不想多了,这是有人要害她!又过了几天,感觉自己越发没力气似乎要死了的阮珍珍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给萧宁贵发了求救。

  可惜,两人之间间隔太远,等萧宁贵赶到的时候,阮珍珍已经死了,而阮亦非同样被判定了死亡。

  那么一查,萧宁贵就查到了阮亦非的尸体被阮珍珍的大伯捐献掉了,顺藤摸瓜的那么深入查下去,最终查到了冷煜。

  而这时候冷煜已经带着小骨在前往浅褶星的路上了。

  吩咐了重新调查阮珍珍的死因,萧宁贵赶紧的追了过来,而后便发现浅褶星情况异常。

  作为一个纯治愈系,萧宁贵的武力值完全就是渣渣,知道这里有个大通缉犯后,萧宁贵很有自知之明的隐藏了起来。

  他对冷浩,可没有多大的信心。

  而他这个纯治愈系,活脱脱的大靶子,一露头,铁定死得很惨。

  就这样隐藏在浅褶星,直到冷天晏和萧哲到达,又出现了占星**范围放地图炮事件,萧宁贵这才出现救人。

  事情一解决,萧宁贵便找上了冷煜,而后找到了小骨,只一眼,就确定那阮亦非是他亲生儿子。

  可惜,阮珍珍那女人告诉他太晚了,儿子早就魂飞魄散了。

  虽然这亲儿子的魂死了,但是这身体总归是自己儿子的,在萧宁贵眼里,小骨也算是他半个儿子。

  因此,他的打算是把他待会萧家好好培养,毕竟就算女方资质太差,只要是他的血脉,总归不会差到哪里去。

  对于这前因后果,白洛只能发表两点看法。

  第一,太特么狗血!

  第二,这个世界,还真特么的小!

  她是不是还得管小骨叫叔?

  “我准备把小骨的领养权转移给萧前辈。”

  在白洛清楚的知道一切后,冷煜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严肃,没有商量,带着一锤定音的肯定。

  虽然小骨不是阮亦非,但这身体还是,在冷煜看来,小骨跟着萧宁贵最为妥当,毕竟他已经插手了阮珍珍的调查,小骨的存在早晚会被有心人士查到。

  “我没意见。”

  白洛很自然的赞成,如果是交给她外公,八成是仆人带着。很明显,小骨跟着萧宁贵这个**ss更有发展前途。

  虽然芯子换了,但念在身体还是亲儿子的份上,萧宁贵肯定会好好培养他。不过,不会教出一个花花浪子来吧?

  “呆会儿把资料给我,去办个交接手续,名字就改成萧亦非。”

  冷煜和白洛两人都没意见,萧宁贵也就把这事定了下来,至于小骨的反应,小孩子哄哄就好。

  确定了小骨的问题,萧宁贵笑眯眯的打发了冷煜带他去散步,又一脚把夏千泽踹走。

  “天越,天盈,看着点,任何人不准打扰。”

  门一关,萧宁贵完全是一副开机密会议的模样。

  “父亲?”萧哲目光闪了闪,这反应,肯定也是看出了什么。

  虽然他母亲只有五个孩子,他上头还有3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但是母亲死后,他家老头子没了约束力,成天在外头浪,他这个老幺下头还有没有同父异母的弟妹,那就不得而知了。

  准确来说,这会儿已经冒出了一个。

  如果事实证明小久真是老头子的孙女的话,萧哲认为他自己一点也不会惊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看见小久就觉得莫名的亲切。

  “小丫头,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你爸是谁?”萧宁贵笑得温和,亲切的问道,他对于自己血脉的感应能力,绝对不会出错。

  “知道,我的资料栏就写着,莫廖。”

  白洛呵呵笑了两声,两步走到萧哲对面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后,又给萧宁贵到了一杯。

  这萧老爷子的血脉感应能力绝对比萧爹高多了。

  先让她喝口水,她的好好捋一捋思路。

  “我问的是亲身的那位,你不知道吗?”萧宁贵同样走了过来,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摆衣袖,那坐下的动作与军人的工整冷硬完全不同,而是一种优雅又气度非凡的贵族气质。

  “亲身啊”白洛顿了顿,低头犹豫了下,然后抬头笑了起来,“我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