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54章 小姑娘,你很面善
  对于夏千泽短讯,澳门赌博网站:白洛莫名其妙,赶紧的追问了下,那货却告诉她回来就知道了。

  得,还卖关子!

  但是,真的好好奇!

  小骨的领养人是冷煜,法律上冷煜就是他爸。但是很明显,夏千泽这个小骨的‘爸’很明显指的不是冷煜。

  难不成小骨的亲身老爸找来了?

  白凌天这会儿心里头的悲伤气氛还没散尽,要在陵园多留一会儿。

  白洛和他道别之后就带着十二分的好奇心直接骑着逐电豹以最快的速度回去了。

  回了白琼那大院子,白洛在高处一眼就看到了站岗一般左右站在她那小户型休息室大门口的保镖二人组,萧天越和萧天盈。

  降落,白洛心头更疑惑了,这两位在,那么萧爹肯定也在,萧爹是来找她的?

  还未进门,透过开着的大门,白洛就看到了一幅很奇怪的情景。

  依旧是那套黑色深沉的西服,萧哲坐在一旁的餐桌的,没什么表情的喝着茶,一旁同样喝着茶,同样黑色休闲衫的夏千泽那表情就有些耐人寻味了,那是一副标准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幸灾乐祸。

  几步跨进大门,顺着夏千泽的目光,白洛就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电视机前,冷煜那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透着一丝不知道怎么办的茫然,而小骨则是一脸的怯生生的害怕表情死抱着他的大腿。

  两人对面,一个身着白衣的人半蹲着身子,手里拿着一块巧克力一般的甜食,白洛进门的时候,还听到了那人温和清润的声音,“乖,过来。”

  白洛:难道那就是小骨的亲爸?

  “小久。”看到白洛回来,夏千泽立马展开了一个笑容对着她招招手示意快过来,只是动作完了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僵的,夏千泽下一刻就沉着脸,严肃的来了一句,“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在夏千泽的意识里,虽然压根就没见过,但是毕竟是大姨,小久的大姨死了,他还笑,这不找抽嘛。

  而且,那是萧叔的老婆,他要随大流的表现的沉重点。

  白洛:……

  其实她一点也不‘哀’。

  “已经结束了吗?”萧哲目光也望了过来,依然是长辈对小辈般包含着几分宠溺的口吻,但此刻的声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伤感和遗憾。

  作为丈夫,萧哲准备着过几天就回去在萧家陵园为白蕙立个墓。而白凌天执意要在白家立墓,他这个小辈自然不能反对。

  而白家的陵园虽然他可以进入,但是用武力强行破开禁制反倒是不尊重白家,为了表示尊重,他只在外头烧了个香,白蕙在白家的墓,他是没办法拜祭的。

  “嗯。大姨已经入土为安了。”白洛淡淡道。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提这个大姨。

  “妈妈,爸爸要卖掉我!”

  两句话间,那边的小骨同样发现了白洛,立马一脸委屈的扑过来大腿兼告状,那眼泪糊了一脸的模样,看着着实令人心疼。

  ‘卖掉?’

  白洛目光‘唰’的一下子射向了冷煜。

  人贩子爸爸冷煜表示自己很无辜。

  而听了这话的萧哲愣了一愣,然后垂下眼眸,爸爸,妈妈?什么情况?

  “不要乱叫人,你这身体的妈妈叫阮珍珍。”

  冷煜还未反驳,那边原本半蹲着的陌生人直起身子,拍了拍衣服,出口纠正道。

  白洛心头一惊,‘这身体’?妈妈?

  这关系有点复杂了……

  而随着那人转过身,白洛小小的惊艳了下。

  1米80左右的身高,那人穿着一套偏向于西方玄幻风的长袍,带着精致的金色镶边,头发微微偏长,齐至肩膀,透着一股文艺范儿。

  白皙的皮肤,秀挺的鼻梁,再加上那双漂亮的丹凤眼,精致的长相,犹如一方清泉,令人清心。

  惊艳过后,立马是震惊。

  ‘查看’

  ‘未知,lv??’

  神境?

  而震惊之后,白洛又发现了新大陆。

  那么细看第二眼,白洛就猛地低头望向了小骨。

  低头看小骨,抬头看白衣人,低头看小骨……

  白洛:小骨的长相和白衣人的相似度起码有70以上!

  “小久,这个小屁……孩子的原尊叫阮亦非,是萧前辈的私生子。”夏千泽缓缓走了过来,低声解释道。

  “咦,这位小姑娘,我看着你好面善呢,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原本只是不在意的瞥了一眼,只是一眼过后,萧宁贵立马产生了一股子的亲切之感,这小姑娘看着好顺眼呐。

  “咳咳。”

  一听这标准的搭讪语气,萧哲忍不住的咳了起来,出声提醒,“父亲,这是小久,是您的晚辈。”

  若是他家这不靠谱的老头真要是言语调戏这可能是他直系晚辈的未成年小久,那这脸就丢大了。

  “小久……”恍然大悟的眼神亮了亮,萧宁贵语气欣喜的继续,“想起来了,你和小哲的老婆挺像的。”

  白洛:……

  这会儿她已经在风中凌乱了。

  这是萧爹的爸?

  爹的爸?

  爷!?

  这么年轻?看着都比萧爹年轻水嫩了百来年啊!

  “我妻子有个双胞胎妹妹,小久是她的女儿。”

  因为萧宁贵对于白家的情况压根就不关心,萧哲再次解释了一句。

  “哦,难怪。”萧宁贵了然,细长的眉头挑了挑,“小丫头,那你爸呢,我看着觉得你挺亲切的,说不定我认识你爸,你爷爷,或者你太爷爷。”

  作为一个神境纯治愈系,不仅可以精准的感受到对方的生命气息,萧宁贵还可以感受血脉传承,当然,仅限于判断对方和自己的关系。

  继一下子就认出了小骨就是他那个不知道如何冒出来的私生子身体后,萧宁贵立马又发现了一个亲属。

  这丫头铁定和他有关,只是没小骨那么血缘亲近。

  而那个白蕙他见过一面,并没有这种血缘亲近感,所以这股子的亲近感肯定是来自这丫头的父亲一脉。

  漂亮的丹凤眼眯了眯,萧宁贵笑得就像是成仙的狐狸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白洛就是知道,对方肯定、确定的知道自己和他有关系。

  难道这是什么特异功能?

  “呃,萧前辈,先不说这个,我想问问你和小骨到底是什么关系?”白洛犹豫了下,最终决定先避开这个话题,如果这位萧爷爷真看出了什么,大不了坦白得了,不过,现在显然时机不对,还有外人在内呢。

  “这个呀……呵呵。”听到提起这小骨,萧宁贵脸色不自然了下,继而解释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