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25章 一步错步步错(白蕙番外完)
  在找到那个地方后,我记忆中那个时间将要到来的时候,我找了个理由,我支开了我的妹妹,欣喜的等着他的出现。樂文

  命运,会在这里发生改变。

  我的妹妹不会受到伤害,而我只想嫁给他。

  虽然很卑鄙,但是我是个凡人,自私的凡人,只有这样,我才能靠近他,才能攀上心中那高高在上的神。

  在我以为一切都会顺理成章的时候,命运与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被我支开的妹妹回来了!就在他出现的前2分钟回来了!

  冥冥之中,已经被注定的命运,无法改变。

  在被风犼卷走的那一刻,我绝望的大喊大叫,我让她滚,让她放开我

  在残酷的命运之前,我的呐喊如此的无力,我只能心如死灰的看着那一片红色越来越远。

  我以为我可以改变命运,但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走向既定的轨迹,无能无力。

  这一次,我依然哭得汹涌,不是害怕会死在风犼的爪下,而是想着那一年,他死了。

  在那神墓里,他为了救妹妹死了,在临死前都没有获得她的原谅,死不瞑目。

  不行,不可以的!

  既然我已经看到了命运,那么无论付出什么,我都要改变它。

  这一次,我依旧抱着我的妹妹,哭得难过,这一次,只是为了他,我无比的害怕,命运的终点又是那么的残忍。

  最后,我决定撒一个天大的谎,我骗了妹妹,骗了父亲,骗了所有人,没有人怀疑。

  有些人,带着完美的面具,天生适合欺骗世界,我想,我就属于那样的人,所有人都相信,我是受害者。

  只要在他来的时候,只要妹妹什么都不说,我依然可以改变命运,只是令我意外的是,我的妹妹怀孕了,她怀孕了?!

  当时我的脑子里只剩下两个字:谁的?

  妹妹主修驯兽师,她的治愈系异能是低阶,虽然孕育值比普通人偏高,但是和单一的治愈系相比,还是偏低的,所以,萧哲的!?所以这就是命运,在我想方设法的破坏了他们的关系后,命运又把他们绑在了一起!

  令我更意外的,妹妹居然要留下这个孩子

  对于这个命运之外的孩子,我惶恐了,我只是小小的改变了下命运的轨迹,命运又用自己的方法试图归位吗?

  萧哲的孩子,哈哈,我那么嫉妒,那么嫉妒!

  终究无法改变

  我想也许我的改变只会越来越坏,但是我已踏出了那一步,不想收回,亦无法收回。

  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回来,我说了很多慌,雪球越滚越大,我让所有人都不会把那个孩子和萧哲联系起来。

  我做了很多很多,但是假的终究是假的,我依然惶惶不安,担心这命运再次走到那个终点,然后,他来了。

  他也被我骗了,如我所愿,他会娶我。

  我想要的幸福,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我不是她,一切都是偷来的。

  我惶惶不安,又有些不知所措,而后妹妹说下毒,她要杀了他!

  即使有那个孩子,她依然要杀了他,我忽然明白了那个孩子其实是不受欢迎的。

  我不知道她出于何种目的才留下了她,但是我知道,那不是因为爱,她不爱那个孩子。

  我劝她,但是我知道她不会听,果然,她不听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那么一天,会不会这一次更糟,他会死在自己的孩子手上?

  我的妹妹,不会留下一个犯的孩子,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无法控制自己不以这种最恶意的心思揣度她的目的,她留着孩子对付萧哲!

  那几天,我想了很多很多

  最后,我想我可能疯了,既然我们一同出生,那便一同死吧,一同成为祭品,一同为白家牺牲,化为占星轮的养分。

  我安抚她,陪着她一起进行杀萧哲的计划。

  一步错,步步错,既然已经错了,那便这样吧。

  如果我们两个都死了,那么他永远不会知道真相,他会以为自己已经被原谅。

  慢性毒素,在最后的的日子,我可以陪着他,然后我和妹妹,一起死,生于白家,死为白家。

  只是,突然,毒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

  就那么突兀的毒发了

  毒发,等于事情暴露,绝对不可以的!

  我绝对不会再让他因为她死了,更不会让他知道自己有一个恨着父亲的孩子!

  在妹妹和萧哲之间,我选择了萧哲,我又一次说了谎。

  因为我的误导,父亲很生气,父亲打了妹妹,父亲下手很重,我知道,澳门赌博网站:他是因为恨铁不成钢,因为那彻底的失望,他们的脾气,同样倔强。

  有那么一瞬,我那么恶毒的想着,如果父亲打死了妹妹,那么一切谎言都不会被揭穿,如果

  如果父亲失手打死了妹妹,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但是却不会后悔。

  我的父亲和妹妹,因为我的从中挑拨,几乎彻底决裂了,可能儿女都是债,也许,上辈子父亲欠了我,才会有我这么一个不孝的女儿。

  自从那一次后,直到我结婚,我都没有见到妹妹,而通讯联系也被父亲断掉了。

  而后,我离开了止浅星系,到了王权星系。

  几天后,他又回了军队,我对着占星轮思考了很久很久,我想,就这样吧

  享受着偷来的幸福,直到那一天,纸包不住火了,就献祭给占星轮。

  虽然他常年在军队,虽然每次回来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办公,虽然我们交流的并不多,只是,安安静静的呆着,那么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亦觉得很幸福。

  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对着占星轮梳发,不去想白家,不关心妹妹到底怎么了,亦无脸见父亲。

  19年的时间,就那么一眨眼过去了

  在接到族长邀请的时候,占星轮,黑气萦绕,大凶之兆。

  我知道,这一次去止浅,应该再也回不来了。

  在出发前,我细细记下了家里的一草一木,深深的印在脑子里。

  在白家,我遇到了小久,原来,他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而小久,她很好,我知道她不恨他,她要为妹妹讨回公道,她厌恶的人是我,这样很好

  有个女儿,他和她,或许不至于走到那一步,亦或许,他们一家三口,幸福圆满。

  我骗了他,如果,我死在他的女儿手里,也许,他会一直记得我。

  我以为我会死,只是最终,没有死在她手里。

  好了,终于真相大白了,偷来的19年在这一刻终结了,我心目中那个高大慈祥的父亲,如此的失望。

  最终,我没有拉着妹妹一起死,因为父亲,因为小久,因为他们一家人或许能够团圆美满。

  在看到占星轮的显示后,我就知道,自己要死了,只是在死前奢望着再见他一次,然后他来了,可惜,不是他!

  白家,生我养我,可是,我不是个好女儿,不是个好姐姐,不是个好族人

  那么,在最后的时候,拉一个神境陪葬,占星轮,或许就能被重新开启

  被选为祭品的人,终究不会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