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24章 占星轮的故事(白蕙番外)
  在我‘死’了之后,澳门赌博网站:我突然就醒了,看着小小的手掌和胳膊,我迷茫了许久。

  那一年,我六岁,那一天,是在祭祖大典之后的第二天。

  我以为一切都是梦,但是,那么真实,那么的令人压抑难受。

  只是,那不是梦,因为的我的身体里,多了一面镜子,古铜打造的圆镜,古典素雅,又透着不凡。

  我可以把它拿出来,但是离开那么几米之后,它便会回到我的身体。

  不知道为什么,六岁的我,思绪分明,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我喜欢上了镜子,我撒娇着让爸爸给我买了很多很多的镜子,每天都缠着妈妈要听镜子的故事。

  十几天后,我听到了占星轮的故事。

  妈妈说: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白家是个昌盛的大家族,那时候,止浅星系,白家独大,甚至连王权的大家族都与我们平起平坐。那时候,白家有一位天才绝伦的占星师,他能预测吉凶,无所不知,就像是王权星系那大名鼎鼎的先知。

  而那位先祖,不仅实力高,更是一个伟大的神匠,在自知寿命将近的时候,神匠先祖花了一百多年,呕心沥血的为家族打造了一面神器,名为占星轮。

  占星轮可以占卜吉凶,推演星宿,预测未来。

  只是很可惜,这位占星师神匠高估了族人的实力,除了他之外,居然无人能够开启占星轮,占星轮成了一面破铜烂铁,最后,那位神匠把占星轮带进了白家的祖坟。

  我突然怀疑,我体内的就是占星轮,当我把它拿出来后,妈妈却毫无反应,她看不见。

  爸爸也看不见,妹妹也看不见,仆人都看不见,只有我,能够看见它。

  而它,只能像一面镜子一般照出我那小小的脸。

  我执着的相信,这就是占星轮,我欣喜的幻想着,也许我是不同的,一个普通人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传奇,我是被占星轮选中的人。

  这是不是就代表着我可以不在那么卑微的仰望他?

  不嫉妒,不任性,一个懂事的小孩,一个好姐姐,一个爸妈的乖宝宝,我避开了那24岁前的弯路,我是别人嘴里的乖孩子,虽然没有实力,但是聪慧,乖巧,讨人喜欢。

  对于妹妹,我不恨她了,因为一切都没有生,不是吗?

  而我,亦会改变zq-o35星上的一切,我的妹妹不会原谅他,但是我,会爱他,即使可能我配不上他。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这对我们三个人来说,都好。

  带着微笑,我提前成为了24岁后那个人人喜欢的大家闺秀,一有空的时候,我便会去家族内那最大的图书馆,那里,都是纸质的书籍,古老的历史沉淀下来的沧桑。

  很多前人们,喜欢把自己知道的记录在纸上,当做一种传承,这是一种古来就有的习惯,不会随着科技的展而被取代。

  我安安静静的看书,寻找占星轮的只言片语。

  在花了几十的时间后,我终于弄明白了占星轮存在的意义,为白家占卜吉凶。

  很久以前,当祭祖的时候,祖先们会显灵以示七彩祥光荫蔽子孙,黑为凶,紫为吉,白为平常。而所谓的先祖显灵,只是占星轮被开启了出的光芒罢了。

  根据那少的可怜的资料,我得出了推测,白家的历代族长,都知道占星轮的存在,在祭祖的时候,那晦涩的咒文,便是开启占星轮占卜吉凶的钥匙。

  只是很久很久以前,占星轮便已经无法开启了,不知道为什么。

  又找了那么几十年,我终于找到了我存在的意义,我也隐约学会了占星轮的使用方法。

  占星轮,被选中的人,不是幸运,而是祭品。

  生为被选中的祭品,存在的意义便是为白家牺牲,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占星轮,以让它获得再次开启的力量。

  而祭品拥有两个福利。

  占星轮会推衍出命运的轨道,让祭品过完自己的一生,我所看到的是占星轮推测出来我的命运,这是祭品的福利,也是祭品给白家做出的重要贡献。

  而祭品的另一项福利便是拉着一个你讨厌的人陪你一起死。

  我突然就明白了,命运的最终,我拉着我那个无比出色的妹妹,一起成为了占星轮的祭品。

  呵呵,为白家牺牲呢。

  为家族牺牲,是每个家族成员必有的觉悟,只是我不愿,至少现在不愿意。

  白家的祭祖,已经几千年没有出现吉凶之光了,我只是一个凡人,我自私的想着,那么几千年,没有占星轮,白家依然好好的。所以,能不能够开启占星轮,并没有那么重要罢了。

  在弄明白了我的秘密后,我心里是沉重的,沉重却又故作轻松的期待着他出现的那一天。

  我的妹妹一尘不变的走在命运的轨道上,在她带着那个男人回来的时候,我没有告诉她,他会死,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死了,怎么死的。

  而我,亦是再次和那个男人订婚了,我微笑着,犹如旁观者一般听着他的花言巧语,心中毫无波动,只有好笑。

  如同命运的展,最后,他选择了那个治愈系的女人。

  我表面很难过,其实心里是想笑的。

  而几天之后,我的妹妹也回来了,因为他死了,而后,她提出去zq-o35星。

  一切都沿着占星轮推演出来的轨迹前进着。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和妹妹一起去,但是父亲不让我一个人去,最终,依然是我们两个一起。

  在到达了zq-o35后,我忽而有些烦躁,对于不确定的未来的那种恐慌,我仔细回忆着那个时间,努力回想着那个地方的一草一木。

  我不知道现在的他在哪里,我也不知道那只星际异兽在哪里,更不知道那些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中会不会有一个就是偷袭他的女魔。

  在那前几天,我一直都在彷徨,我甚至想过要不要报警,但是说什么呢?为什么我会知道呢?他们凭什么会相信呢?

  而即使他们相信了,又能阻止什么呢?九阶的通缉犯,只有他才能对付的了。而万一,因为我的干扰,他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误杀了别人,他会更加自责的。

  最终,我依然什么都没做,顺着命运的轨迹,我要在最关键的地方改变它。

  因为如果有了变化,我不知道蝴蝶扇动翅膀带来的会是好,亦或者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