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23章 无法原谅 (白蕙番外)
  我第二次见到萧哲的时候,那个高高在上的神祗,走下了神坛,犹如一个犯了错的普通人,放低了所有姿态,无比虔诚的请求原谅。

  他说,他任凭处置,他说,在他能力范围内,在不违反宪法的情况下,他可以以任何他所有的为补偿,只要她提出……

  最终,他被打的遍体鳞伤,却没有获得那句,‘我原谅你’。

  而后,萧哲便在我家住下了。

  他每天都会去演武场,请求妹妹原谅他,而最终的结果依然是被打得遍体鳞伤。

  也许是因为受害人不是我,也许是因为他在我心中是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祗,我很心疼,无比的心疼,他应该是威严肃穆的,他不该为了一个被人陷害的错误如此的低声下气。

  在第七天的时候,我在妹妹去演武场前拦住了她,我带着怒气的质问她,‘你还想怎么样,他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不原谅他!’

  妹妹惊讶的看着我,她气愤的问我,‘白蕙,你是不是疯了,你让我原谅一个qj犯?’

  在同样质问之后,妹妹忽然满是失望的看着我,她说,‘白蕙,你是不是喜欢他了?’

  我愣住了,喜欢吗?不,是心疼,无比的心疼,当一个女人心疼一个男人的时候,我知道,我应该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他。

  苦涩的暗恋,也许就是从他只因为一个错误而跪下的时候开始的……

  我知道,我这心高气傲的妹妹不会原谅他,可是我心疼,我很心疼他,我想为他做点什么。

  我就那么跪了下来,无比卑微的恳求她,我说,‘我喜欢他,你原谅他,好不好?’

  我知道,他心里想要一句原谅,否则他的良心会受到谴责,因为他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姑娘。

  我的妹妹,就像见鬼了一般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满眼震惊,我知道她不能理解我的这份喜欢,她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

  在震惊过后,她冷笑一声,用看垃圾一般的眼神鄙夷的说,‘白蕙,你怎么这么下贱,你怎么这么自甘堕落地喜欢一个qj犯!’

  妹妹毫不留情的走了,我很难过,难过的有些窒息的苦闷,不是因为她说我下贱,而是我知道,也许她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原谅他,在妹妹的眼里,那是不可饶恕的罪,唯死谢罪。只是她不能杀他,甚至他的请求原谅,在她眼里亦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她恨,她愤怒,但她无力又无奈,这是一种身为弱者的耻辱,所以她不会选择原谅。

  这一天,他依然去请求原谅,可能是因为我,这一次,妹妹下手更狠了,她打断了他的腿,她说,‘过去的事,一笔勾销,但是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那一天,我去看他了,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我不是受害人,我的心疼,无足轻重。

  我平静的对他说,‘她不会原谅你的。’

  他沉默不语。

  我说,‘你的赔罪,对她来说,只是一种来自强者的怜悯,你越是这样,她越是觉得你在可怜她,所以,她不会原谅你。只有到了那么一天,她能够堂堂正正的打败你,在公平的对决中,打败你,她才会真心放下这件事,原谅你,否则她一辈子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他沉默了许久,最终叹了口气,对我说了两个字,‘谢谢。’

  那是他对我说过的唯一两个字,而后,他走了。

  我只能站在原地,仰望着天空中那逐渐消失的悬浮车。

  那么一个神一般只能让人仰望的男人,就如他来的时候一般,走出了我的生命。而我,依旧是那个平凡如泥的普通人。

  我与他,有着云泥之别,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唯一的交集便是在白云飘过时,留下那么个影子投映在泥土身上,而后,白云走了,泥土依旧只能仰望天空。

  在萧哲离开后,我的心中留下了他的影子,而我的生活依旧安安静静,养花,弹琴,偶尔去天网的虚拟世界坐坐,我的妹妹依旧继续着她的王者之路。

  偶尔,我会小心翼翼的从那些从军的族人嘴里打听他的消息,每次听到他的消息,我都难受的想哭。

  因为那个如天神般的男人,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就这么为了一个被人暗算的错误成了残废,我知道,是他心里过不去这道坎,是他不愿意治疗,是他为自己定下的惩罚。也许,只有当妹妹能够堂堂正正打败他的时候,他才会放下这事。

  无人的时候,我会一个人忧伤难过,为他,为妹妹,也为自己,只是终究,这是我一个人的苦涩暗恋。

  我以为最终的命运就是那般,我带着心底的难过,安安静静的死去,而我的妹妹,折损在王者之途,亦或者成王成神。

  也许她会成功的踏上巅峰的王座,成功的打败他,然后放下这事,说不定,他们还会在一起……

  只是,那些也许都没有生,现实是,他死了,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居然在走在了我的前面!

  那一年,澳门赌博网站:星纪3o2oo年的2月2日,我们止浅星系的zq-1o7星球出现了一个大型神墓,据说,那神墓的光芒灿烂的犹如恒星。

  当然,这与我一个普通人,毫无干系。

  我的妹妹,出色的八阶驯兽师,已经拥有2只八阶攻击型异兽的白家天才自然也去了那里。

  那个神墓,存在了几个月之长,然后结束。

  有人死了,有人挖到了财宝,几家欢喜几家愁……

  我以为,这一切与我无关,是的,与我无关,但是与他有关。

  他死了。

  他们都说,他为了救一个女人,死了。

  我就那么毫不怀疑的想到了我的妹妹。

  我那个从神墓回来的妹妹,已经九阶了,在神墓中,她得到了一只即将化形成人的植物系异兽。

  我们白家,一片欢庆,为了那可能即将诞生的神境强者。

  在只剩下我们两人的时候,我问她,‘他是不是救你才死的。’

  妹妹沉默了下,她说,‘是。’

  ‘他最后说了什么吗?’我忍不住的浑身颤抖,为什么,为什么对她那么好,为什么,我的妹妹拥有一切,为什么我心中的天神也为了她而死!

  ‘他问我,能不能原谅他。我说,我现在做不到原谅。’我的妹妹回答的很是平静。

  我知道在她能够真正打败他前,永远不会原谅他。

  许多年后的那么一天,她能够成神,而他却死了,至死都没有获得原谅。

  而我,永远只能那么卑微的仰望他,也许,他从来没看见过……

  我那尘封在角落的嫉妒汹涌而出,我歇斯里底的疯狂了,是她害死了他!我恶毒的诅咒她,‘白芷,怎么死的不是你!你为什么还活着!你该死,该死的是你!’

  然后,我的妹妹死了,我也‘死’了,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