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19章 萧爹,卒!
  同样云雾缭绕的某座山峰的半山腰,一片看似悬空而造的亭台楼,与白凌天那一处的白蓝主色调不同,这里的建筑更倾向于紫金这气派的富贵颜色。.

  下方的露天温泉池,一男三女,被黑布蒙着眼的白栩在温泉内矫捷的游来游去,上演着摸黑抓美人鱼的游戏,男人女人,靡靡的嬉笑声……

  斜上侧的阳台上,面容清纯无比的97女披着一条黑色真丝睡衣,整个人懒洋洋的靠在沙上,肆意的架着腿,白皙的大腿几乎毫无遮掩的全部裸露在外,配着顶端那染着红色的脚指甲,格外的鲜明。

  无的看了下方一眼,97女晃了晃右手上的红酒,忽然眯了眯眼。

  居然找来了!

  周围的场景瞬间虚无,天空飘起了洋洋洒洒的雪花,白茫茫的一片,遮掩了所有的视线。

  虚无的白,满是寒意。

  一个瞬间,整个天地间就只剩下了97女和她身下的那张沙,在这异度白色空间内沉沉浮浮,就像是随波的小船……

  勾了勾唇角,97毫无惊慌的从容抿了一口红酒,然后一个用力,红色的液体便向着某一处泼洒而去,犹如一支离弦的箭矢。

  特么的,军部的人就是这么扫兴,她还屁都没看出一个来,就被现了。而即使她一察觉就收了领域,居然还是被找到。

  急向着某处刺去的红酒箭矢直直的被定住,一瞬间变成了晶莹透着光泽的冰晶,然后犹如玻璃般碎裂,消失无形。

  一个墨绿色军装的人影凌空出现在箭矢消失的位置,冷冽的面容,浑身的冷意与这寒冬的雪花相互呼应。

  “呵呵。”97女挂着邪邪的笑容,歪着头打量了起来,眼里满是戏虐的笑容,“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雪神冷浩,真是久仰久仰。”

  “你被捕了。”军装的冷浩面无表情的开口。

  “呵。”97女突然嗤笑一声,澳门赌博网站:仿佛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你说我被捕了就被捕了,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而且,你凭什么抓我?擅闯民居的可是你,该不是你想见色起意吧?”

  “你是无影!”冷浩目光阴沉了起来,谁特么要见色起意你个死人妖!

  “不,我是女皇!”挺了挺胸,秀出那片波涛汹涌的32e,97女自豪的扬了扬下巴。

  “变态!”冷浩冰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龟裂,扯了扯嘴角,“装女人很好玩?”

  “一般般吧,就是无聊了可以自摸一下。”咧嘴,笑容无比猥琐,97两手按着胸部两侧,那么一挤压,波澜壮观,“这可是货真价实不注水的尺寸,你要试试不?”

  “滚!”一个字后,冷浩不再废话,手一扬,一片刺目金色便向着97急射而去。

  “靠,偷袭!”

  97惊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金色大网,惊呼一声,身影一下子消失在了沙上。

  只是下一刻,当97出现在另一侧时,那金色大网几乎在同一时间瞬移了过去,一网把他整个人都兜了起来。

  被整个束缚住的97,心中狠狠啐了一口,你妹!天罗地网都用出来了!

  “你逃不了了。”冷浩向前一步,缩地成寸,一下子出现在了被捆成了毛毛虫般扭着的97身前。

  “啧啧,姓冷的,你成功的惹到了我,等着,早晚把你们冷家偷得内裤都不剩一条!”说完,97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下一秒,网中的原本还在挣扎的人便失去了生息。

  冷浩目光一凝,整个空间内风雪更甚,只是肆虐了一阵后,始终没有半点现。

  冷浩皱着眉头伸手,隔着金色的大网掐住了地上尸体的脖颈,没有脉搏,真的死了,也就是说无影已经逃了!

  冷浩眉头皱得更深,无影的实力又提高了吗?居然连天罗地网都兜不住了!

  远离白家千里之外的某家医院,某个病房内,原本被判定失去意识的一个植物人患者突然睁开了眼,一口鲜血就那么无端的溢了出来。

  抬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那穿着病号服的男人诡异的笑了起来,狡兔有三窟,要彻底绞杀他,也是需要真本事的。

  他冷浩,还没那个能耐!

  不过……

  嫌弃的看了看这个保命用的身体,无影决定去换个更方便行动的身体,那人就不错。

  ……

  古色古香的房间,白蕙端坐在梳妆台前,在看到白洛的消息后,神色有些迷茫,自私么,确实很自私,自私的骗了阿哲那么多年。

  命运啊……

  强求来的,终究不是自己的。

  对着梳妆台上那满是历史气息的古铜镜,白蕙执起自己的长,动作柔雅的梳了起来,声音带着如水的温润笑意,“天盈不喜欢长吗?”

  白蕙身后,站得直,一头短的萧天盈回答的干脆利落,“长太麻烦,而且会妨碍我战斗。”

  “是吗,那太可惜了。”白蕙抿了抿嘴,轻声笑了起来,一边梳,一边哼了起来,“一梳梳到尾,二梳白齐眉,三梳儿孙满堂……”

  带着憧憬的,白蕙的表情格外的柔和。

  “这把梳子是我外婆传给我妈妈,我妈妈又给了我,妈妈说,等我嫁人的时候,她会给我梳,我的一生就能合合美美……可惜,没等我结婚,她就去世了。”

  萧天盈沉默,不知作何回答。

  “天盈,我漂亮吗?”对着古铜镜嫣然一笑,白蕙忽然开口问道。

  “白姨,您很美。”萧天盈回答道,只是心中有些疑惑,白姨在看什么?梳妆台上并没有什么,但是为什么她觉得她是在照镜子呢?

  白蕙弯了弯嘴角,带着柔和的笑意,眼神却有几分暗淡,铜镜内的那张脸异常惨白,绕着缕缕黑气,犹如索命的厉鬼。

  她要死了呢……

  用簪子挽起那一头乌丝,白蕙转头对着萧天盈柔柔道,“天盈,你下去吧。”

  “白姨。”因着白天的事,萧天盈显然有几分不愿意。

  “出去吧,这里是我家,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淡笑着摇摇头,白蕙格外的坚持。

  萧天盈犹豫了许久,最终在白蕙的坚持下出了房间。

  萧天盈离开后,白蕙依然静静的坐着,眉眼温和,嘴角带着笑意的看着智脑中记录的一幕一幕回忆的画面。

  久到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无比熟悉的男声那么突兀的传进了耳朵。

  “小蕙……”

  原本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白蕙突然一愣,不是她智脑里的声音,而是身后!

  白蕙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抓着自己的衣服,既想见到他,却又害怕见到他。

  “怎么了,我来了不高兴吗?”不似平日里的公式化肃然,萧哲的声音带着几分柔和。

  白蕙忽然心中一震,原本有些无措的表情再次恢复成了温婉柔和。

  转头,白蕙望向萧哲的目光满是柔情,声音亦是温柔如水,“阿哲,你怎么来了,天越和天盈知道吗?”

  “星舰刚到地面,我先过来了,还没通知他们,今天太晚了。”萧哲随意道,脸上有着风尘仆仆的疲惫,说话间同时开始解着军装上衣,显然是准备休息了。

  “也是,今天太晚,先休息吧。”白蕙笑得温和,起身上前,贤惠的开始替萧哲宽衣。

  “明天就是白家祭祖……”

  话音猛然顿住,一股钻心的剧痛顷刻间蔓延了上来,萧哲整张脸痛苦地扭曲了起来。

  怔然低头,心脏处,一把明晃晃的激光剑就那么突兀的插在了那里,原本替他解着纽扣的手此刻正紧紧握着一截冰凉的剑柄。

  一击得手,握着剑柄的白蕙依然笑得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