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14章 为什么?
  四个人的手术室,很安静。

  在沉默了不知道多久之后,白凌天挪了挪嘴唇,“小芷……”

  轻轻的一声呼唤,带着悔恨,带着震惊,带着愧疚,带着不知所措……

  到了这会儿,白凌天突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他一直认为是‘逆女’的小女儿,他所坚持并坚定不移相信的一切被彻彻底底的打破了,他印象中那大女儿的温婉孝顺、乖巧喜人、善良大度等等一切美好的记忆就那么轰然的全部崩塌了。

  他的大女儿,原来这么可怕!

  她真的是他的女儿吗?他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心机深沉用心险恶的女儿!

  一直深信着大女儿的他,其实就特么是个老糊涂!

  猛然一拳,白凌天狠狠砸到了墙上,整个墙面都震了震。

  完全不知道如何泄心中这股子愤怒、无力、失望、悔恨等众多矛盾感受交杂而成的负面情绪的白凌天,只能一拳紧接着一拳的对着墙面泄。

  “外公!冷静!”

  白洛立马跑过去拉住他那不断砸墙的胳膊,就算再愤怒,也不能自虐啊,自虐能解决问题吗?明显不能哇!

  “我们有话好说!我们先问问大姨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已经偷偷对着白蕙这个大姨照过了,白洛知道那是本人,当然,如果有人能够逃过水晶片的火眼晶晶,那她也没办法。

  因为白洛整个人挂在他胳膊上,白凌天自然不能继续拿砸墙的泄兼自虐行为,只能再次沉默下来。

  病床上的白蕙对外界毫无所查的依旧躺着,站着的三人再次陷入沉默。

  白芷面无表情,看着与平日里的冷漠脸差不多,但是白洛知道这会儿冰山下面是火山,她亲妈待会指不定会动手打大姨婊。

  白凌天同样一片平静,那种暴风雨欲来前的宁静,越是这种平静,白洛越是觉得呆会儿这座火山爆的会更猛烈无比。

  这个外公体术有七阶,对上现在只有三阶的大姨婊,不会一下子就把人打死了吧?

  不行,她要时刻注意情况。

  这个大姨可是明面上的活靶子,她还指望着用她来确定97女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麻醉药效过去的白蕙悠悠转醒,刚清醒的白蕙似乎有些受不了眼前的强光,用手挡住了眼前的视线。

  “醒了?”

  白芷出声,很是平静,曾经,心里最恨的时候也曾想过,再次见面她要一巴掌呼死她,哪怕最后要给她偿命。只是随着时间的渐渐过去,虽然心里依旧有着恨,但最多的还是想问那么一句。

  “为什么?”

  是的,为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她是异能者,她是普通人?真的那么嫉妒,那么恨,又为何要对她那么好?直接在她们都年幼的时候给她下个毒,不就什么都解决了。

  听到白芷那清冷的女声,白蕙转过头,缓缓坐了起来,嘴角依旧带着那温和的笑意,目光平静的环视了周围,只那么几秒,又在看到那不成样的仪器后,她便明白了生了什么。

  完全不像是一个被揭穿了阴谋的小人,没有害怕,没有无措,没有声泪俱下的悔意……

  什么都没有,依旧是那温婉带着笑意的表情,眼神亦是平静,赤脚起身踩着冰凉的地砖,白蕙缓缓走向了还在角落的白凌天,在两人身前一米处突然跪了下来,“父亲,我让您失望了,您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吧。”

  散去了笑意,白蕙无比认真,对着白凌天一个扣。

  还抱着白凌天胳膊的白洛明显感觉到他的身子抖了抖,显然是被气得不轻了,胳膊的肌肉绷的无比的僵硬,握着拳头的手已经青筋横出。

  白洛毫不怀疑下一刻这外公就会暴走打人!

  “为什么,你怎么能够这么恶毒的陷害你妹妹?”

  气到极致,白凌天出口的声音确是无比的冷静,却带着那沁人心骨的寒意。

  “因为我知道,失去理智的您,可能会打死她。”脸色平静的出奇,白蕙用她那温柔如水的声音,说着无比恶毒的话,“可惜,我失望了。”

  “你个孽障!”

  因为这话,表面那原本岌岌可危的平静一下子被打破,狂风骤雨猛然倾泄而出,白凌天通红着眼,额上青筋横出,一声暴怒的咆哮,毫不留情的一腿踢了过去。

  原本跪在地上的白蕙猛然被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面上,而后又无力的跌落下来,几大口的鲜血就那么直直的喷了出来,显然受伤不轻。

  白洛依旧死拽着白凌天的胳膊,但是完全没毛用,根本拉不住他,刚才白凌天踹人时,她完全是被拖着走的,

  白洛只能整个人挡在还欲走过去打人的白凌天身前,“外公!冷静点!”

  那一脚,完全就是暴击啊,血条直接低了三分之二!要是再来一记,澳门赌博网站:大姨婊铁定得挂。

  “让开,我要打死这个孽障!”

  紧捏着拳头,白凌天显然处于盛怒之中,这个孽障居然设计要让他亲手打死另一个女儿!

  他要看看,她的心是不是黑的!

  “冷静!冷静!”

  白洛继续挡在白凌天身前,虽然大姨婊罪有因得,但是也不应该由白凌天结束,毕竟那是他女儿,即使这个女儿罪大恶极,亲手杀了她,终究会留下一辈子无法跨过去的坎。

  白洛宁愿留着这位大姨让97女干掉她。

  “你还是那样,遇到事情这么冲动,难怪她要利用你杀我。”沉默着看着这一切的白芷突然出声,带着冷冷的讽刺意味。说话间,一个挥手,白蕙那原本只有三分之一的血条缓缓回归了上来,最终全满。

  白芷的话语就如一盆冷水般,白凌天只觉得整个人寒了下来,寒到了骨子里,是啊,他在干什么,之前差点打死小女儿,这会儿又这么几句话就动手了……

  但是……这个大女儿怎么能如此的恶毒!

  “为什么要我死?因为萧哲吗?不想他知道真相?”

  对着白蕙,白芷只觉得心头满是苦涩的味道,她从来不愿意相信她的姐姐会这么对她,在心底深处,她一直隐隐有着一丝期盼,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两百年间姐姐对她的好,都是真的!

  只是在那一句后,白芷最后那一丝念想也被打破了,她居然真的想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