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910章 这是在用生命搞阴谋
  在白蕙拿出了那把匕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白洛脑子中闪现过那些宅斗文中的阴谋诡计!

  宅斗必杀绝技之一:栽赃嫁祸!

  特么的这是制造她要杀她的假象?

  大姨婊拿着匕,满脸慈祥的交给她,然后握着她的手突然使力,‘啪’一刀捅到了没有心脏的右胸口,或者直接捅完全没有致命性的肚子!

  然后惨叫‘啊!’,紧接着,萧天越冲进来!

  她,白洛,哦,不,莫久!杀害白蕙这个大姨成立!

  至于理由,很简单,受了白芷这个亲妈的挑拨。

  事后大姨婊还可以表现出一副宽宏大量无比慈爱的模样,‘我不怪她,我真的不怪她,我知道小久是个好孩子……’

  白洛:_啊呸,真阴险!

  豆苗环上手指,白洛淡定的抿了一口茶,我就静静的看着你演!

  反派在动手之前,喜欢废话,大姨婊也不例外。

  表情格外温柔,带着那柔和的笑容,白蕙轻轻抚着那匕的刀锋,眼神让白洛看不懂的有些沉醉迷离,开口的声音就像是对着情人般满是款款深情,缓缓的轻柔就仿佛喃呢般,“小久你知道吗?这把匕,是我最喜欢的东西,这是阿哲用了五百多年的随身武器,第一次杀异兽,第一次杀敌人,阿哲都是用的它,它陪着他走过了风风雨雨,见证了他踏上那王者之路……结婚的时候,阿哲把它送给了我。”

  似乎是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原本令白洛觉得很假的温和面容突然就变了味道,那是一种自真心的笑意,那是一种名为幸福的笑容。

  白洛微笑脸,什么鬼?

  这是在表明自己和萧爹很恩爱吗!!不爽!

  而且,感觉鸡皮疙瘩要起来了,大姨婊不会是真的因为深爱萧爹才整出了这么多事吧?

  虽然说萧爹是她爹,但是为了个男人就陷害自己的亲妹妹,强烈鄙视!

  因为想起了他们结婚时那个她最幸福的时刻,白蕙脸上有一瞬间的恍惚,然后声音突然尖锐了几分,只是依旧是那满脸温婉的笑容,“后来,我用它,杀过一个人,我这一生唯一杀过的人,阿哲说不要脏了自己的手,但我还是用这把匕捅进了她的胸口。那个女人没有名字,别人都叫她女魔。呵,一个低贱的魅魇,那么脏的女人,也敢肖想阿哲。”

  就像是看着绝世珍宝一般,白蕙满是留恋的抚摸着刀锋,很久之后,才抬头望向了白洛,目光带着盈盈的笑意,声音温柔的就像是四月的春风拂面。

  “小久,我把它送你,可好?”

  白洛:时刻准备着,大姨婊要作妖了!

  “好啊。”

  白洛毫不犹豫的接受,萧爹的东西,才不留给你呢!

  “那便,送你……”

  宛若轻叹,依旧是那温婉柔和的笑意,白蕙突然出手,握着匕的右手猛然向着白洛凶手扎去。

  身子一侧,准确的抓住对方的手腕,对着白蕙的膝盖狠狠一踢,反手那么一拧,白洛夺过匕,白蕙被按着跪在了地上。

  由豆苗捆着人,白洛一手压着白蕙的肩膀不让人起来,一手把玩着匕,笑得恶劣,“大姨,你身手有点差哦。”

  啊呸,还以为要宅斗呢,感情是想直接干掉她!

  也不看看自己才几斤几两!

  “还是说,大姨你想嫁祸我?”微微眯了眯眼,白洛把匕抵到了白蕙的胸口,正对着心脏位置。

  来啊来啊!互相伤害啊!

  嫁祸我?有本事往刀口上撞啊!

  一击失手,被制住的白蕙,不声不响,安安静静的,也不向外头的萧天越求救,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了半晌,突然抬头,目光依旧温婉如水,就仿佛看尽了沧桑走过岁月长河的老人,安详而又平静,“我输了,19年,他终究不爱我。”

  还在白洛因为这话狐疑这到底代表几个意思的时候,原本平静的白蕙陡然妖娆一笑,宛若满园海棠花盛开,艳丽绝伦,那一瞬间的极致风情,与白蕙平日里的温婉形成了天与地的巨大反差。

  因为这宛若两人的妖娆笑容,白洛一瞬间晃了晃神……

  ‘噗嗤’一声,刀口入肉的声音。

  伴随着一声带着痛苦的闷哼,足有15厘米的刀锋整个插进了白蕙的心脏位置。

  白洛立马从那艳光无双的笑容中回过神:Σ(っ°Д°;)っ

  插进去了!插进心脏了!死了?

  她只是把匕抵在胸口!根本就没用力,而是大姨婊自己迎上来的!

  玩真的?

  ‘查看’

  秒杀,血条全空。

  艹!这是在用生命嫁祸她啊!

  这大姨其实是脑残吧?

  用自己的死嫁祸她?有必要这么拼命?

  命都没了,那就是屁都没一个了,抹黑她比自己的命还重要?更何况她全程开着记录呢!

  “白姨,您没事吧?”

  虽然不算响亮,但是外头的萧天越显然听到了白蕙那最后一声闷哼,明显带着急切的询问,即使听不到脚步,白洛也知道对方下一刻就可能破门而入。

  电光火石间,白洛及时做出反应,来不及思考了,先上车!

  啊呸,先变身!

  ……

  “白姨?”虽然心头有些不妙,萧天越依旧是在门口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进来吧。”

  温婉如水的声音响起。

  当萧天越推开门,一眼便看到了大堂正中间优雅执着茶杯的白蕙,“只是看到一只虫子被吓到了而已。”

  白蕙轻轻道,眼里带着‘让你担心了’的歉意。

  “白姨,您的侄女?”

  “小久去内堂了。”目光扫了扫一侧的偏门,白蕙依旧是满脸温和的笑意。

  两姐妹住处完全是一模一样,所以不出意外的话,那一侧的偏门,内里是个现代化的高大卫生间。

  而萧天越显然是明白了,眼神闪过一丝尴尬,再次退了出去,“白姨,是我打扰了。”

  顺手关上门,萧天越再次回身上了树,站得高看得远,树上视线比较好。

  听到脚步声消失,白蕙放下茶杯,呼出一口气。

  她还真是可以当影后了,连心机婊这种角色都驾驭的了!她自己都佩服自己呢!

  在房内自己对着智脑模拟的莫久声音,自言自语了一阵,半个小时候,白洛觉得该差不多。

  “天越,你送送小久!”‘白蕙’在大堂内声音清晰的喊了一声。

  开门,白洛走了出来,冲了里头笑容甜甜,“大姨,那我先走了。”

  关门,白洛一脸自然。

  从树上跳了下来,萧天越上前,只是才走一步,自己的智脑就响了起来,脚步一顿,萧天越神情有些意外,萧天易?他找他干嘛?

  “你忙你的,不用送了!”

  白洛很贴心的向着萧天越挥挥手,再一挥手,逐电豹这许久不用的坐骑身姿矫捷的出现在了地面上,一跃而上,白洛立马的闪!

  另一头的萧天易很是郁闷,为嘛他老是这么苦逼?小屁孩又在干坏事了?但是和萧天越聊半小时的天,这是什么鬼?

  而且,为什么父亲要这么纵容小侄女的要求他执行这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