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876章 她的出生很不科学
  白凌天气哼哼的嚷道,“她若知道错了还会来跟我要那5亿的嫁妆?她明明知道那是作为补偿给蕙的!你,她是不是该诚心向她姐姐道歉,并补偿她?”

  “不,我觉得有个人蠢的智商被狗吃了。 ”

  “什么!!”白凌天吹胡子瞪眼的睁大了双目。

  白洛觉得把下毒这件事单独拎出来,完全解释不通。

  “白先生,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的每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清咳两声,白洛面色严肃的摸出一本本本和一支笔,仿佛审讯室的警察一般认真问道。

  “先,第一个问题,你怎么现白蕙中毒了?”

  “她都吐黑血了,当然中毒了!!”

  “好,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觉得下毒的人是白芷?”

  “废话,毒药配方她都拿出来了,下毒的还不是她!”

  “请问她是主动拿出来,还是你搜出来的?”

  “呃。”白凌天愣了愣,沉默了一下,似乎在回想,然后讷讷道,“她主动拿出来的。”

  “嗯哼!”白洛划了个重点,“那么请问,白芷要毒杀白蕙,为什么还要拿出毒药配方呢?她拿出毒药配方,按照配方不就很容易找出了解药?这和她的行为矛盾!”

  “不定是她看到蕙中毒后良心现了,觉得自己做错了所以才拿出了配方。”白凌天犹豫了下,然后给出了个很牵强的理由。

  “你刚才不还她死不悔改吗?死不悔改救人干嘛?直接就该一刀捅死了。”

  “她敢!”白凌天再次吼了起来,固执道,“不定她是觉得事情瞒不住,所以趁早拿出了毒药配方。”

  “这个理由不成立,既然动手下毒了自然会有周密的计划,不存在暴露,至少短期内不存在暴露的危险。还有,既然下毒了,还吐黑血?表现得这么明显,干嘛不用见血封喉的?还吐个血让人察觉,让受害者告诉所有人‘啊,我中毒了,有人要害我’?用这么l的毒,感情演苦情戏呢!”白洛无比的鄙视。

  “后来我有查过,那个毒药,吃了不会立马毒,一般察觉不到,最后毒入膏肓了才会死!蕙那时候是正好吃了别的东西和那个毒反应了,才会吐黑血!如果蕙没吃那东西,就会毫无所查的过一两月毒身亡!”白凌天沉了沉脸,详细道,“她打着让她姐姐死因不明,然后我们白家自然会在此事上做文章,为了维护两家的联姻,又利用他的愧疚,很有可能会娶了作为妹妹的她!她这如意算盘打得直叫响亮!”

  白洛:→_→白先生你宅斗片看多了吧?脑洞这么丰富?

  不过,白洛惊悚的现站在白凌天的角度那么看,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长在身边,落落大方善良得体的大女儿,和常年在外头年的难得见几次,脾气又随了他一样坏的女儿,肯定相信大女儿多一点啊!!

  而且,大女儿之前的一切辞都合情合理,甚至女儿都是这么的!

  而如果计划成功,等个一两月后的毒,澳门赌博网站:女儿打了孩子,大女儿被毒死了,嘿,不定萧爹还真会因为愧疚和家族利益再次把妹妹娶了!

  白洛:细思极恐!

  这个大姨妈好可怕!布局好精密!若不是有了她,只怕她亲妈一辈子都只能吃哑巴亏!

  所幸,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不对,等等……

  有件事必须弄清楚!

  “但是你当时为什么不相信下我妈呢其实我还是比较想知道我父亲到底是谁的。”白洛认真开口。

  做个dn亲子鉴定,一切k,又不是麻烦的事。

  “肯定是那逆女得了臆想症的失心疯!你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孩子!”白凌天一脸坚定的否决。

  “为什么不可能!”白洛反问。

  “因为资质好的人本来就子嗣问困难,那一两个有后代的神境,都是年轻时候实力还没那么高的时候留下的血脉,到了神境这个实力,除非本身是神境治愈系,亦或者遇到了一个八阶以上的治愈系,否则是不可能有子嗣的!”白凌天振振有词。

  白洛:→_→好吧,这根深蒂固的思想哦!

  不过?不过!为嘛她也心慌慌了。

  “白先生,你知道萧元帅的孕育值吗?”

  “据当年是,现在可能已经。所以,他哪里可能会有子嗣。”白凌天一口咬定。

  白洛惊悚了,根据孕育值理论,必须大于才有可能有子嗣……亲妈明显没有99啊!

  问:她是怎么来的?

  在线等,挺急的。

  “白先生,那你有萧元帅的dn资料吗?让我观摩观摩。”

  白洛这会儿也挺怀疑的,按照常理,她是不可能出现的,但是她就是出现了?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亲妈她后来被打晕了,然后醒来就是在哭的大婊砸和身体的异常。所以,擦!!不会大婊砸阴险的趁着亲妈晕迷的时候找了人……或者当时不是萧爹一个人?毕竟亲妈也没给她做过dn鉴定,亲妈是自认为的!!

  该不会萧爹不是她以为的亲爹?但如果萧爹不是她爹,萧爹干嘛对她这么好?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万一真不是,不就是她自作多情了?

  好吧,这会儿她的智商被狗吃了,光靠已有资料,她分析不出来了!

  呜,不做个dn,她这心里毛悚悚的了……

  “当然没有。怎么,你该不会真的以为……”白凌天一脸黑沉,“别异想天开了,这不科学。”

  “没有就算了。”白洛心中失望,得,这么一谈谈,反倒是她心里忐忑不安了。还是得去验验dn才安心。

  “不这个,但是你不觉得我妈立马拿出了毒药配方,光看这一点,很可疑吗?”白洛揪着这个不放,“就算她成功毒死了姐姐,但是白家有那么多未婚女性,你觉得她凭什么会认为萧元帅会选她这个名声不好的?就算再次联姻,也没她屁事,她干嘛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她就是鬼迷心窍的嫉妒她姐姐,这是眼红!这是心里扭曲!这是变态!”白凌天愤愤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