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855章 暗戳戳的下阴招
  萧荣就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阎罗王一般满身森然,澳门赌博网站:就如索命使者般一步步靠近。

  周围的无关人员不自觉得避开了距离,白洛身边的梁承允和萧天易满心戒备起来,即使是萧天卓也不敢放松的紧盯着萧荣,深怕他有什么动作。

  此刻,最兴奋的只怕就是白洛了,这风雨欲来的架势,明显就是干架的前奏啊,来吧,打吧!

  但是意外的,白洛又失望了。

  萧荣目光满是阴蜇,但也不知道是顾忌萧哲和她的关系还是忌惮小豆苗,虽然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了,但到底是没有贸然动手,而是直接扶起了还在地上捂着脸的萧嘉嘉。

  哭得委屈的萧嘉嘉攀上了萧荣的手臂,原本想要让自己哥哥给自己出头,只是这话还未开口,突然身子晃了晃,脸色白了下来,同时脑子晕了晕,然后直接倒在了萧荣怀里,整个身体都考靠上了他,“你……你……”

  萧嘉嘉满心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盯着白洛,她受伤了!

  她的生命气息在越来越弱,而且这头怎么越来越晕了,萧嘉嘉脸色迅速泛白,原本红润的嘴唇也仿佛一瞬间失了血色般犹如纸白。

  “救……救我……”虽然情况很诡异,但是身为治愈系,萧嘉嘉立马意识到危险的喃呢了句,然后当机立断的用自己仅存的那点精神力给自己拉了一个血。

  “嘉嘉,你怎么了?”萧荣皱了皱眉头,一手扶住了人,对于萧嘉嘉这战都站不稳的情况很是不解。

  对于萧荣来说,他只看到白洛用魔晶武器打了嘉嘉的脸,而在他发现后,对方完全没有出手的动作,虽然这个妹妹的体术不怎么样,但是也不可能被一棍子打死。

  精神力消耗完,萧嘉嘉惨白着脸毫不犹豫的立刻拿出空间器内最后一支精神力恢复药剂,强忍着不让自己晕过去的灌了下去,然后立刻的给自己拉血条。

  之前是一时被打蒙了,完全六神无主,但是萧荣过来后,她便找到了主心骨般镇定了下来,这人一回神,下一刻就发现了自己的状态不对。

  她的生命气息在不断的流逝!!那速度,快得根本不给她求救的时间,当然,这会儿周围除了白洛外全是没蓝条的,自然也没人救她。

  萧嘉嘉的这支保命药剂显然是高级货,一支下去,整个蓝条都满了,当然不排除她精神力少的原因。

  一管子的精神力,萧嘉嘉不断给自己补血,只是奈何这掉血同样很快。

  “啧啧,原来自己有药剂呀,还抢别人的,真是……”白洛目光满是讽刺,一脸的冷笑。

  萧嘉嘉这情况,自然是她暗戳戳的用了奶妈阴人专用的‘天道束缚’,技能什么时候丢的自然是用月华打过去的时候!

  她就是要看看,这萧嘉嘉空间器内有没有救急货,事实证明,果然有!

  还真是,呵呵了。

  白洛这话,声音不轻,而休息区的那几个治愈系,立马指指点点了起来。

  “什么人嘛~”

  “自己妹妹有药剂的不用,还来抢我们的……”

  “典型的拿来主义,不要脸!”

  ……

  “闭嘴。”朝着周围怒喝了一句,萧荣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查看起了萧嘉嘉的伤势,

  带着‘月华之辉’,白洛的总伤害在1500左右,每秒掉75点血,持续71秒,接近5000多的伤害总量,绝对不容小觑。

  才37级的萧嘉嘉,即使是补了一管子的蓝,但是回血量始终有限,最终,当71秒过去,萧嘉嘉精神力全空,血条只有一半的晕乎晕乎的惨白着脸靠在萧荣身上,一副得了绝症不治的模样。

  “嘉嘉,你哪里受伤了?”除了有些红肿外,萧荣完全看不出什么,但是萧嘉嘉这幅气若游丝的虚弱模样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萧天妤,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看不出来,萧嘉嘉又连说话都办不到,萧荣转而对着一旁的萧天妤吼了起来。

  “什么,我刚才没注意,这是怎么了?”萧天妤仿佛刚发现情况般,一脸的茫然,然后带着关切道,“呀,嘉嘉这是怎么啦?“

  “说,是不是你伤了嘉嘉?“萧荣凶狠的直瞪向了白洛,那目光就像是盯着猎物随时准备冲上来撕咬的野兽。

  梁承允直接往白洛身前一挡,而后果断被白洛嫌弃的推了推,干嘛总喜欢挡她前头,妨碍她打人啊!

  “你有毛病吧!你没看见啊,我就打了她一下,你妹妹这身子纸糊的?我打下就虚弱成这样?”再次站出来的白洛死不承认,就算是她又咋地,有证据吗?

  “不是你,我妹妹怎么会这样!”萧荣大吼了一句。

  “我哪知道,说不定她低血糖呢,说不定她有心脏病呢!你们这是想碰瓷呢?”白洛插着腰,不甘示弱。对持期间还不忘假装喝支药剂的继续拉血救人。

  “继续,重伤的推这边来。”白洛指了指另一个空地方,她要救人撕逼两不耽误。

  “萧天妤,我妹妹什么情况?”萧荣转而冲着萧天妤质问。

  “咦,怎么会这样,嘉嘉的生命气息有点弱呢,确实有点像突发心脏病,但是也有可能只是太累了吧,还是赶紧送她回去休息吧。”萧天妤说的真情实意,只是人依旧站得远远的没有动作,显然也是记恨伤了萧荣之前的行为。

  “你们,还不过来治疗。”

  气急败坏的,萧荣对着那一片休息区的人就像是呵斥自家仆人一般命令了起来,

  这么恶劣的态度,再结合他之前的行为,那几个治愈系自然是不甩他,眼观鼻,鼻观心的,那群人完全视而不见的不搭理。

  “你们,你们好样的!呵。”萧荣额上青筋突了突,捏着拳头冷笑了一声。

  深吸一口气,用一种火山将要爆发却没有爆发的山雨欲来脸色,萧荣转而再次望向了白洛,“你打了我妹妹,不准备给个说法吗!”

  余光掠过白洛手上的豆苗戒指,萧荣心中快速分析了利弊。米粉糊糊说弟弟手术已经ok,但是因为医院只能留一个陪床,妈妈陪着,米粉每天早上赶过去,晚上赶回来……结果:米粉已经晕车晕成一条死咸鱼了,蹦跶不了了。加更什么的,啊,我的眼前一片黑暗,看不见嘛看不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