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843章 父亲的小情人
  星舰的甲板舱足有十几个足球场般大小,澳门赌博网站:萧哲带着白洛出现的位置靠近甲板舱外侧,属于边缘地带,而这一片儿的边缘地附近只有一人。

  今早出师不利的遇到了一群异兽,萧天易为了救一个战友不小心被异兽咬断了腿。他这穿着轻机甲的都被利齿对穿了,若是不挡下来,他那个战友只怕是要被咬掉头了,所以对于这一腿换命,他觉得自己的牺牲还是值得的。

  因为不是致命伤,在这医疗资源紧张的情况下,萧天易也就随便包了下,那些个内脏破裂或者失血不止的战士才更需要有精神力的治愈系救治。

  带着受伤的腿,萧天易挪到了边缘地带,对着下方中央的那绵延无边际的帐篷区唉声叹气,这日子真是越来越苦逼了。

  这刚学着忧郁范儿的45度望天,身边光线一闪,萧天易心中一秉,条件反射的摆出防备动作,一切发生的太快,电光火石间他完全忘了自己腿断了,然后果断悲剧的二次受伤。

  “父亲。”跌坐在地的萧天易在听到声音看清出现的人后,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心里只觉得自己很苦逼,又在父亲面前蠢了一回,会不会觉得他很没用被停职留看?

  “还不快起来。”

  看着还傻傻坐在地上的萧天易,萧哲心中止不住的深深皱了起来,以前觉得这个儿子和其他那些多少都有着小心思的妖艳贱货不一样,是个真的开朗单纯的,但是这会儿萧哲觉得自己眼拙了,这哪是单纯,分明就是单蠢!

  因为右腿根本无法施力,萧天易之前一路都是单腿跳过来的,这会儿没人拉,只能苦逼的摸出一跟‘拐杖’撑起来。

  “父亲,这是有什么吩咐吗?”

  撑着一支金属长枪为拐杖的萧天易尽量想要站的笔挺,但是因为这右腿不能着力,身子多少往左侧偏了偏。

  “这是小久,我离开这段时间,你保护她……”

  萧哲沉着声,刚说了前半句,立马被打断了。

  “保护?父亲,我不行啊!”萧天易目光呆愕的脱口而出,在星舰上还需要保护?而且,他是伤残人士,目前走路他都是依靠单脚跳的,哪能胜任保镖工作。

  萧哲:……

  “小久,顺手的话就给他治一下。”

  治愈系?在惊讶过后,萧天易那望向白洛的眼神毫不掩饰的带着浓浓的疑惑,这谁啊,没见过萧家的哪位和父亲关系近的小辈治愈系女性是长这么……呃,漂亮。

  而趁着两父子说话间,白洛大致算了算自己的治疗强度。

  50的法刺秋水有35治疗强度,她本身带有4治疗强度,再加上月华之辉的78点治疗强度,一共117。

  召唤一个光明女神像,虽然是很合算的群体回血技能,但是这会儿她还没有弄清楚,队友和敌人之间的区别。

  如果以一个重伤战士为目标召唤女神像,那么他周围的战友算不算他的队友?万一被算成敌人进入掉血模式,那就呵呵了。

  为了以防万一,白洛觉得还是稳扎稳打的用单回血技能比较保守。

  ‘生生不息’这个技能,恢复气血2340。

  ‘救死扶伤’这个技能恢复伤势1170。

  而两者的结合版‘推经通络’则是恢复气血2340,伤势1170。

  带着紫红品的魔晶装备,拉这么点血不算太夸张,五阶这个实力也差不多。用这3个技能那么救百来个濒死患者也差不多了。

  “好的。”萧哲开口后,白洛应了一声,摸出了‘月华之辉’。

  手一扬,法刺的前端从萧天易的伤腿前划过,泛起一阵白光。

  因为白洛用的同时恢复内伤(伤势)外伤(气血)的‘推经通络’,萧天易立马相当于原地复活的血条全满了,不见一点伤势。

  木楞楞的呆了3秒,萧天易突然弯腰利索的拆了腿上的纱布,撤了钢板,然后右腿用力的几个踢腿动作,又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接着便满是不敢置信的脸色狂喜了起来,“父亲,我好了!”

  萧哲:捂脸,这个蠢货是谁,他不认识!

  “你好,小久是吧,我是萧天易,请多多关……”

  在确定好了之后,萧天易一脸激动的上前,刚伸出双手想要来个真挚的握手感谢,‘啪’的一声,萧哲重重的一巴掌把那对狼爪拍飞。

  “父亲?”

  萧天易再次垮了脸,他就是想要表示下感谢,干嘛打他?

  “天卓!”

  萧天易这个儿子也不靠谱,萧哲同样在心头给他划了个大大的叉叉,对着已经赶过来的萧天卓,萧哲沉声吩咐,“你和天易,一起保护小久。”

  “是,父亲。”萧天卓公式化的应声,仿佛这是某项任务一般。

  直觉得,萧哲觉得萧天卓这类冰山沉默款的不适合当老公,但是当保镖绝对是尽职尽业的。

  而一旁的萧天易目光满是不可理解的在白洛身上扫了起来,这太夸张了,在星舰上还需要两个保镖?不会是某位姓夏的小公主吧?

  “小久,有什么事的话直接找他们。”面对白洛,萧哲从一个不苟言笑的严肃威严上级一秒内又转变成了一个亲切和善的长辈。

  对于这变化,萧天易觉得自己的下巴要被惊掉了,而一旁的萧天卓则是目光复杂的闪了闪,他以为调查莫久只是因为那个神境空间系,但若只是一个神境的徒弟,完全不需要这么亲切,所以是不是有什么隐情他没查到而父亲却已经知道了?

  “好的,元帅您注意安全。”白洛乖巧的点头,心中却在咋舌,这是星舰啊!给她这么两个保镖是闹哪样啊!随便来个没事干的小战士给她带带路就ok了啊!

  “嗯。”

  也不知道为什么,萧哲觉得自己对于这句‘注意安全’很受用,心中欣喜,身体本能的伸手做了个摸摸头动作。

  一个男性摸女性头顶,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属于爱人关系的男友或老公,二是属于亲人关系的父兄弟。

  萧哲这个下意识的行为,直接把当事人白洛和两个旁观者都惊呆了。

  “那我先走了。”回过神来,萧哲尴尬了下,他干了什么?

  心中一囧,萧哲直接闪了。

  “你、你、你,该不会是父亲的小情人吧!”萧哲一走,萧天易漂亮的丹凤眼瞪得最大化满是不可思议的直指着白洛道。

  “对呀,被你发现啦。”白洛歪头,回以一戏虐的笑容。

  可不是,每个女儿都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