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841章 拉皮条的亲爹
  在白洛的叙述中,事情是酱紫的:她和转世前的铭王是朋友,前几天正巧有事找他,就让师父带着她到了斜迷星去寻他,然见到了他才知道,斜迷星出现了一只空间系的神兽,众人对它束手无策。 然后师父和铭王合力逮住了它,师父划开了空间,把她和铭王送了进来,当然,她是纯粹出于好奇进来打酱油顺带着见识世面的,而那铭王嘛,自然是去解决问题了。

  “斜迷星?确定是空间系的神兽?你师父怎么不进来?铭王有办法出去?怎么出去……”白洛这话一完,夏镐一拍桌子起身,对着白洛冒出了一大堆问题,那架势标准的警察审讯。

  白洛:→_→表激动,人正在拯救世界g……

  “一个一个问,这么多问题,怎么回答。”对于夏镐那审犯人似的一连串问题,萧哲不满的皱了皱眉,右手两指在桌上重重敲了一记,语气有些偏冷。

  “这不是在这个破地方憋了一肚子火气,这会儿有希望能离开了,哪能不急。”夏锆怔了怔,面上有些不可思议,对着萧哲干笑几声,坐回了座椅上。

  目光狐疑的扫了扫依旧板着脸的萧哲,夏锆心中老纳闷了,萧哲这是生气了?刚才要放弃那些刁民的时候也没见萧哲生气,这会儿就因为他这么无意识的‘吼’了几句就翻脸?

  啧啧,平日里也没见这人对哪个辈这么和颜悦色又关切的,就凭这护犊子劲,还不是私生女!

  不过,眼睛骨碌碌的在两人间转了几圈,夏锆满是深意的向着对面的顾寒开始挤眉弄眼,‘看看萧哲那紧张样,像不像私生女?’

  也不知道是读懂了还是理解差了,顾寒回以一‘你是白痴’的眼神,‘他生得出来吗!’

  夏锆不屑,‘切,弄得好像自己生了一儿半女似的。’

  关于私生女,夏锆也就随便想想,萧哲真要冒出一个私生女,他反而又要被惊掉眼珠了。他们这些实力进入了神境的,基本也就和子嗣无缘了。

  余光偷偷观察那位之前急切无比,这会儿却已经开始和对面之人眉来眼去的炎王,白洛只觉得满面腐气扑来,基情满满。

  在这个一家子都是2来岁青年人的时代,在坐的六位,除了那个林元帅看着是个4左右的年长帅大叔外,其它五人虽然通过气势就能知道年龄大几百了,但是这脸蛋完全都是3岁多的帅哥。

  炎王这人,眉如刀锋,五官锋锐,身形健硕,满身男人味的粗犷,而他对面的什么顾上将,明眸皓齿端得十分美丽,好吧,通俗点讲就是一个带着阴柔气质的帅哥。

  这是标准的霸道粗犷攻和傲娇阴柔受组合啊!

  对于白洛那暗戳戳打量的目光,顾寒自然是注意到了,但是不理解‘宅腐’文化的顾寒自然想不到她在想什么。

  “丫头,这是乱想什么呢。我且问你,你师父怎么没来?”

  白洛:⊙⊙

  解释就是掩饰啊。

  “我师父要留下来看守那只空间系的神兽,防止它逃跑再作乱。”虽然这心里的思想已经歪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白洛面上依旧是恭敬又乖巧的回答。

  顾寒目色沉了沉,眸底闪过一丝极快的失望之色,真的不是圣境的神墓,好失望……

  “斜迷星现在什么情况?”安钦开口,带着疑惑,他们是在斜连星莫名其妙进来的,这会儿怎么又到斜迷星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情况有些紧急铭王也没解释。”白洛抿着唇摇摇头,没有同伴义气的把皮球踢到了宋希文那边。

  “所以铭王知道如何破解这空间神兽的异界空间?”林烨沉声开口,认真的问道,其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该如何在损失最的情况下出去。

  “这个我也不知道。”白洛眼神迷茫又无辜,这怎么出去宋希文还真没详细解释,对于他的什么‘八卦’‘成形和未成形’,她自己都是一头雾水。

  又是几个问题,白洛大部分的回答都是‘我不知道’,在坐的在现问不出什么后,互相交流了几个眼神。

  “这么等着太心焦了,我要去找铭王。”

  表情不耐带着几分焦躁的敲了敲桌子,夏锆起身站了起来。

  “我先走了。”留下一句之后,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我也去看看。”顾寒眼眸深了深,完也消失在了原地。

  “那我也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

  大概是受够了这里一毛不拔的荒凉和整天为食物愁的窝囊气,这一出现可以离开的苗头后,五人先后坐不住的6续离开了会议室。

  白洛复杂的望天:不会给宋希文造成困扰吧?

  呃,澳门赌博网站:应该不会……

  人一下子走光了,整个会议室就剩下了他们两人,白洛不自觉的有些尴尬了。

  无语,45度忧伤望天。

  面对萧哲,虽然这会儿已经没了初始时那人物见了大人物的局促紧张感,但是此刻她的内心是酱紫的:囧囧囧……

  不知道的话就算了,她还能把萧元帅当国民英雄崇拜一下,但是这会儿知道了他的‘光荣事迹’,白洛的尴尬症、纠结症、矛盾症、选择艰难症……统统症状全犯了上来。

  这是她亲爹耶,亲的拉风爹爹!好开森哦……

  但是亲爹有个心机婊老婆!好心塞哦……

  问:亲妈致力于要揍死亲爹,她这个做女儿的应该站在哪一边?

  在线等,挺急的……

  偏听则暗,兼听则明。白洛觉得当年的事不能只听亲妈一个人的口供,这和相信不相信不能混为一谈,断案讲究公正。

  亲妈也承认了当时这亲爹状态有问题,所以要给‘犯人’一个伸冤上诉的机会。

  但是……

  如何不暴露自己的询问当年的事,这是一个重大问题。

  虽然这心里猫爪抓着般痒痒的想问当年那踪‘案’,但是白洛开口的话是酱紫的,“萧元帅,您不去找铭王吗?”

  “这个不急。”萧哲摆了摆手,气定神闲,他们五位都去找铭王了,想来很快就能解决。

  不自觉的,萧哲关心起了另一事,“久,你遇到天景了吗?他怎么没跟你一道?”

  一个激灵,白洛立马想起了萧天景那相亲式口吻的自我介绍,所以,之前她没会错意?是这位亲爹急不可耐的给她拉了皮条,授意萧天景美其名来保护她的??

  能不能别这么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