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793章 一足金乌
  小豆苗的‘生命吞噬’绝对是个**ug一般存在的技能,而再加上新增技能‘物种寄生’,那杀伤力,绝对不是1这么简单。一看书 ·

  被藤蔓的根须扎入身体之后,不用白凌天指挥,鲲鹏在一声利啸后,奋力煽动着翅膀挣扎了开来,带起一阵强劲的狂风,而后向着高处冲天而去。

  断裂的藤蔓从空中纷纷扬扬落了下来,若是之前的豆苗,在藤蔓被扯断之后对着高空的鲲鹏就会无奈的束手无策,但是这会儿有了‘物种寄生’之后,即使藤蔓被扯断,但是那已经把根须扎入血肉的残枝,依旧犹如附骨之蛆般不断的吸食对方的气血。

  “鲲鹏!”白凌天焦急地大唿一声,看清那些甩不掉的藤蔓,他立马感觉到了不妙。“金乌,去!”

  仿佛一个带着灼灼光炙的小太阳,一团耀眼的光芒从鲲鹏身上升起。那带着光与热的金芒,就像下坠的流星,急速冲入下方这藤蔓之间。所到之处,小豆苗的藤蔓,被那灼热的温度烧得一片漆黑。

  显然,藤蔓被烧光了,小豆苗也会挂掉,血条开始持续性的下降。

  六十级的法杖玉树琼枝迅速上手,白洛立马的给小豆苗补了一个‘生生不息’,顺便‘查看’了那团小太阳。

  ‘未知,lv79’

  红条、蓝条。

  对方的蓝条正在以一个缓慢的速度持续性下降着。

  很明显,这是一只火系异能异兽。

  植物异兽对于其它异兽和人来说虽然杀伤力巨大,但是遇到火系,还是落了下乘。 一看书 ·

  面对着那一团小太阳,小豆苗的藤蔓完全无法靠近。

  而金乌虽然很是生勐,但依旧改变不了鲲鹏的困局。

  鲲鹏在向着高空飞了一阵后,突然一声无力的鸣叫。那遮天蔽日的身影骤然变小,直至变成了一架小飞机般的大小。

  缩小化的鲲鹏,从空中直直的摔落下来,原本平坦的停泊场被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大坑。

  “逆女,再不收手,别怪我不客气了!”已经开了轻甲浮在上空的白凌天满是心疼的看了眼身受重伤的鲲鹏,然后对着白芷四人再次咆哮起来,那满脸的怒容,显然说明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白芷一个眼神都没回他的,不带感情的漠然开口,“那是一足金乌,很稀少的火系高阶异兽,不用留手,那一只,直接杀了吧。”

  当年的她除了风和火鸦两只可以带出去练的成年异兽外,还有一只血蜘幼崽。

  那只火鸦,陪伴了她58年。

  那只风虽然实力差,但却是她驯服的第一只异兽,陪伴了她整整226年!

  而那只她九死一生得来的血蛛幼崽,那是被她寄予了无限希望,成年后可以达到七阶的幼崽!

  但是,火鸦被萧哲杀了。

  而风和血蛛,都被这只一足金乌杀了!

  死的尸骨全无!

  虽然白芷知道金乌只是听从白凌天的命令。但是说到底,那是她父亲。所以,他杀了她的异兽,那么她,就去杀他的异兽!很公平,对不对?

  “真的杀了?”听了白芷的话,白洛不确定的再次问了一声。

  作为一个旁听者,虽然当年的事情,白凌天确实太过武断,不分是非。确实,他有不对之处。但是白洛不得不说,亲妈也是有错的。正是因为亲妈之前自己的说辞,才会让白凌天深信自己所看到的。

  追根到底,两人都有错。

  所以白洛在来之前就知道,要回嫁妆钱!外加打一顿出出气那是可以的,但是真下杀手,那还是不可能的。

  而对于驯兽师来说,他们的异兽代表着自己的实力也是自己的伙伴,灭了对方的高阶异兽,绝对是结大梁子的节奏啊!

  白洛原本的打算就是把人和异兽都打得残血就ok了,所以这时的鲲鹏即使掉了下来,小豆苗也没有再缠上去。

  而这会儿,听亲妈说了,要干掉那只什么金乌,白洛觉得其中定有她不知道的隐情。

  既然如此,那就杀吧,一只79的异兽,还能值不少经验呢。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先来一发‘锐不可挡’。

  锐不可挡

  功效:增加目标20%的自身攻击

  使用条件:自身等级达到30级

  消耗:200点魔法,持续半小时

  技能冷却时间:1h

  金色光芒,白洛首先给自己加了正面状态。

  手一挥,豆苗迅速缩了回来,形成一个圆形篱笆一般保护在几人之外。

  免得误伤豆苗,白洛把法杖换成了80弩‘墨子非攻’后,‘烛龙天火’,五条火龙,迅速向着金乌飞驰而去。

  看看谁的火厉害。

  放完火龙,白洛赶紧的摸出一支兑水假药剂,一口灌下,拉弓,放火龙!

  五条火龙再次飞腾而去。

  再摸出一支假药剂一口灌下,又是五条火龙。

  79级又咋滴?

  数量上淹死你!

  仿佛爆炸腾起的巨大火焰一般,金乌与火龙,形成一大片火海,周围的温度都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对于火系异兽来说,火焰魔法攻击的效果显然差了一点。

  但是这会儿白洛有着两把武器加成,伤害值也算勉强达到了法师的强度,又有着提升20%自身攻击的这个buff加成,连一只79的怪都干不掉,她就没脸混了!

  “住手、住手!!”

  随着金乌的鸣叫,一团团火焰从空中飘了下来,飘至半空中,便化成了金色羽毛,纷纷扬扬,就像下起了金色的雪花,显然是金乌被打的都掉毛了。

  眼看这情况,白凌天焦急地喊了起来。

  白洛下意识的偏头观察了下白芷的神情。

  “杀。”注意到白洛的视线,白芷目光不为所动地注视着空中情景,淡淡然地吐出一个字。

  当年她的那只血蛛,还只有巴掌大小。那是当时的她,踏上七阶的所有希望,而那希望就被那么无情的打碎了。

  她可以不计较他相信白蕙,毕竟她也有错。但是她不能原谅他杀了她的异兽,当然还有那五个亿!

  听到这个冷冷的‘杀’字,白洛便知道了亲妈心意已决。

  不留手的,对着那血条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金乌,拉弦,松手,‘耀日光辉’一出,二十道火焰箭矢,直指着金乌疾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