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756章 我就是要勾、引你
  沈亦辰对自己的外貌一项很有信心,但是,怎么会无动于衷呢?还是这种他故意勾引的情况下!

  自尊心受到打击了,不开心!

  眼眸一垂,沈亦辰突然反应了过来,名字不对!

  是因为多了‘小溪’两字,莫久主观上排斥这个人所以无效?

  嗯,再试一次。

  “宝贝儿~”清亮幽深的眼眸中带着能溺死人的浓浓情意,沈亦辰那迷人的声色中染上了一丝沙哑的绯靡之音,就像一根羽毛撩过心尖,令人酥痒难耐,又仿佛品了那百年纯酿,醉人心肺,不知今夕何夕。

  白洛眩晕了下,从这诱惑的声音中回过神后立马内心咆哮了起来:不要脸的色胚,居然勾引她去滚床单!!不知羞耻!!

  虽然狂躁的很想把人剁了,但是为了名单,白洛面上继续娇羞,“我还是不放心,要不我们先是去找他们?回来再……”

  脸色潮红,无比羞涩的又满是情义的看了沈亦辰一眼,白洛立马低头掩盖自己的表情。

  白洛:这戏对于她来说绝对是高难度的挑战!但是为了打击犯罪,这算什么!!她要忍辱负重!

  沈亦辰:……

  不要以为低了头,他就看不到那咬牙切齿要剁了他的眼神了!

  怎么还是想着套消息?这女人是不是女人啊!!人生受到打击了!

  “宝贝儿,不用去了,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沈亦辰傲娇属性爆发,哼哼,既然敢无视他的美(勾)貌(引)。想知道实验室的成员?我就不告诉你!

  心头郁闷的,身子前倾,沈亦辰俯身在茶几上放了两个透明的高脚水晶杯,手再次一扬,一个精致的酒瓶便出现在了手掌之上。

  彩虹色的漂亮液体顺着瓶口缓缓的倒入了水晶杯内,注了七分满,沈亦辰放下酒瓶,起身,端着两个酒杯向着白洛的沙发仿佛行走的艺术般令人赏心悦目的行了过来。

  他就不信了,他连个女人都勾引不到!

  白洛:→_→这个贱人想干嘛?该不会是想灌醉她吧?

  果然,这就是一只不要脸的到处拈花惹草的花蝴蝶!还是带毒的那种!

  直接走到白洛身前,左手上的酒杯递了过去,沈亦辰目光粼粼,就像秋日里泛着光泽的湖面。

  “宝贝儿,这是你最爱的七虹,你就是想太多了,来,喝点这个放松一下。”

  白洛内心继续狂躁:喝个屁的酒啊!

  但是面上却只能继续娇羞的笑着接过了酒杯。

  “cheers。”

  荡着笑意,沈亦辰举着杯子轻轻和她的碰了碰,然后直接紧靠着白洛坐了下来,动作优雅的抿了一口。

  虽然旁边这人长得无比勾人,又满是贵族气质的高雅,但是白洛的内心就是烦躁的想一脚踹过去,一根黑黄瓜,还是杀人不眨眼的恶劣黑黄瓜,靠那么近干嘛!!

  体内的洪荒之力要抑制不住了!!

  但是名单啊名单……

  她忍!

  敷衍的抿了一口,白洛立马悄悄的对自己丢了一个万能的‘心静止水’,万一这个贱人在酒里下c药呢?

  好吧,这会儿她是莫溪,两人早就滚上了,不用下药。但是喝醉了也是很麻烦的。

  “你跟我说一遍这里的部署吧,我就担心他有同伙突破我们在信号塔内的部署。”

  扫了一眼沈亦辰那黑色睡衣,白洛觉得就算她说破嘴,这男人晚上也不会出门了,那么换个思路,能够打听到信号塔那里有多少埋伏也是可以的。

  “信号塔那里呀?”沈亦辰的语调依旧像是带着小钩子般勾人,放下酒杯,眼神深情又专注的盯着白洛。

  白洛被看的毛骨悚然,该不会被发现了吧?

  “那里的话……”侧身,沈亦辰低头,暧昧的靠到了她的耳边,因为挨得近,说话间,那灼人的气息令人有股迷失的心悸。

  白洛:忍还是不忍,这是一个问题。

  忍吧……

  “那里部署周密吗?”白洛追问。

  “我……”只说了一个字,沈亦辰突然张嘴,对着白洛的耳垂咬了下去,用牙齿轻轻的磨了磨。

  就像是十万伏特瞬间来袭,白洛整个人呆住了,脑中‘嗡嗡’的一片空白。

  荡着笑意,沈亦辰悠悠然吐出了三个字,“不知道。”

  瞬间清醒,白洛怒火攻心,这个贱人在耍她!!

  白洛用力一推,一道金光,直接向着沈亦辰的面门而去。

  可惜,暗杀神器再一次苦逼。

  就在落雨金钱这一道金光在距离沈亦辰1的距离时,额间浮现出一道复杂的金色符文,落雨金钱形成的金光就像是受到了不可抗拒的逆向力一般被推离了一尺的距离。

  金色的铜钱显露出了身影,铜钱与符文,在沈亦辰身前一尺的距离处,互不相让的较劲着。

  眼神一冷,整个房间骤然降低了好几个温度,沈亦辰心中无比阴郁,他都没对她出手,她居然这么狠心的要杀他?

  几乎在落雨金钱受阻的瞬间起身,月华之辉上手,只是不等白洛使用技能,周边,以她为中心,一道复杂的圆形金色图纹出现在了她的脚下,白洛苦逼的发现她的技能无法使用了。

  操蛋的封印!

  然后,更操蛋的来了……

  ‘哆’一声,她的落雨金钱掉地上去了。

  ‘咯噔’一下,白洛仿佛世界末日般的翻出了自己的随身包裹,瞬间,内心荒芜一片,她的心就在这一刻死了!

  天昏地暗!世界一片黑暗!

  她的仙玉归零了!

  归零了!鸭蛋了!

  啊啊啊啊啊!这是要了她的命啊!

  在白洛以为这就是最大的悲剧时,事实告诉她,还有更悲剧的!

  落雨金钱被两根修长的手指夹了起来,沈亦辰依旧休闲从容的坐在沙发之上。

  原本金色的复杂符文在落雨金钱坠地后慢慢淡化,同样消散在了空气中,沈亦辰细细凝视起了这消耗了他3次复活咒的奇怪物体,眉宇间透着一抹疑惑。

  这是认主类的攻击武器?就像是一枚普通的古钱币一样,他完全感觉不到它的攻击力。

  趁着沈亦辰还在思考,白洛暗暗的在随身包裹内,‘使用:传送阵’。

  传送地图打开,显示有5个目的地,分别为每个狩猎区的招待所。

  确定道具有用,白洛大松了一口气,然后目光震骇又惊讶的看着沈亦辰,刚才那是什么,为什么落雨金钱会没有用?不,不是没用,是耗光了仙玉也没弄死他!!

  沈亦辰的血条还是全满!蓝条也是全满!那应该是什么补血的特殊道具!

  “很惊讶吗?该不会你觉得自己能杀得了我?”沈亦辰把玩着手上的铜币,轻笑。

  “你到底是谁?”白洛目光凝重,若只是一个普通的九阶、甚至神境,都不可能有这种手段。

  “我说过,我记住你了!”虽然面容不同,但依旧是那一抹魅惑苍生的风华笑容。

  这表情、这句话,猛然间,那个骨龙之上的黑衣男人清晰的浮现在了白洛的脑海里。

  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