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755章 笑笑笑,卖笑呢!
  客厅沙发上,在白洛进卧室的一瞬间,原本盖着尾巴的火焰猛然间抬头,鼻子轻轻翕动了下,一瞬间,火焰的大狐狸眼像是受了惊吓般瞪了个滚圆,目光立马的在四周找了起来。

  在看到角落里那个盖着台布的中空家具后,快如离弦箭矢又轻巧的不发出一丝声音的钻了进去。

  隐藏好了自己,火焰继续没事狐狸一般睡觉。

  卧室内,推门的白洛整个人呈现了石化状态。

  为什么卫生间里有人,还在洗澡?还是男人?!

  刚才她问的时候,莫溪怎么没说?

  不对,白洛突然一脸震惊的回想了起来,刚才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莫溪的表情好像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_→所以答案是她在房间内藏了一个奸夫!

  好吧,莫溪这个四姐没有结婚,不算奸夫,那么男盆友?

  但是,她现在怎么办?

  白洛内心的悲伤逆流成河,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这种情况下,她是不是该娇嗔着来一句,‘死鬼,你想得美?’

  这画面太美,不敢想。

  “咳咳!”重重的咳了两声,白洛电光火石间想到了救场的话,“我要出去一下,跟你说一声。”

  有着‘化形隐匿’这个技能,白洛出口的声色,与莫溪一致无二。

  说完,白洛立马准备开溜的去找那些个‘亲戚’套套话,可惜,计划失败。

  “等等!”听到白洛这话,房内那个好听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急切。

  原本打算关门的手一顿,白洛便听到了令她震惊的一番话。

  “别去,你现在过去,反倒容易露出破障,不是跟你说过了,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那人,逃不出去的。”

  白洛眼神一亮,耳朵一竖,有内情!!

  难道这也是实验室人员之一?

  “哎,我知道,但就是有点不放心。”学着莫溪那调调,白洛声音里满是担忧。

  只有1小时啊,她必须多套点东西出来。

  “要不,进来轻松轻松?”

  带着轻笑,这话语明显是男女之间的某种暗示。

  白洛内心咆哮:擦,不要脸的男人!但是嘴上出口的却是带着几分撒娇意味的埋怨,“那人还没有消息,我哪有这个心情。”

  为了套消息,白洛觉得自己也是够拼了!

  “你快点,我有事和你商量。”

  “嗯。”

  立马的关门,白洛轻手轻脚的赶紧回客厅,要先把火焰这只大狐狸藏起来!

  出了卧室的门,巡视四周。

  咦,火焰呐?

  粗粗找了一下,白洛发现阳台的玻璃移门打开着,但是因为有着那厚实窗帘的遮盖,之前她并没有发现。

  所以,死狐狸又离家出走了?

  呃,算了算了,不管了,这狐狸贼精的,肯定不会丢。

  回到沙发,开了电视,白洛装作若无其事,脑子里却在想待会儿怎么套话,套不出来的话就直接严刑逼供!

  对方很明显是个男人,对付男人就简单多了,不老实回答,阉了!

  卫生间内,水汽腾腾,花洒哗啦啦的喷着水珠,只是花洒之下,原本站人的位置空无一人。

  沈亦辰抱臂,噙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背靠在墙壁上,而他的周身,仿佛有着无形的屏障一般,滴水不沾。

  ‘看着’外头白洛那变化的表情,沈亦辰眼底满是笑意,浓密如小刷子般的睫毛垂了垂,似乎挺好玩的。

  那么,再玩一会儿。

  修长的手指来到领口,沈亦辰慢条斯理的开始解衬衫的纽扣。

  在脑中回忆着莫溪的神态、口吻、行为动作,白洛目光没有焦距上的盯着电视机。

  等了5分多钟,卧室传来了脚步声。

  回头,白洛立马被惊艳到了。

  黑色的丝质长袍睡衣只是随手而系,有些松松垮垮,黑与白,颜色分明,更显艳丽,还未擦干的头发,水珠顺着发丝流淌而下,划过那精致的锁骨,隐没在黑袍之间。因为刚刚沐浴,那人脸上还带着绯红,只要一眼就被深深吸引的绝美五官,配着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端得是艳光无双。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句诗词突兀的就这么的出现在了白洛脑海里。

  从惊艳中回过神,白洛立马蒙圈了,这人是沈亦辰?

  不要开这种玩笑啊!

  ‘查看’

  ‘沈亦辰,lv??’

  白洛:真的是沈亦辰!这么近看,沈亦辰真是一个绝世无双的大美人!

  好吧,反派boss一般都长得很耀眼,就像人偶师。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要不,直接杀了!?

  下意识的,白洛找到了被收在空间器内的‘落雨金钱’。

  “小溪宝贝儿~”带着后翘的尾音,沈亦辰的声音就像是浸染了蜂蜜一般。

  白洛:这称呼太恶心了!

  好吧,她承认,沈亦辰的声音很好听,耳朵都被**了。

  而且她现在是莫溪,淡定淡定淡定!

  要表现出一副很受用的娇羞表情!

  不过,她该怎么叫他,亦辰、阿辰、辰哥哥?

  完蛋了,她完全不造这两人是怎么相处的!

  “哎!”灵机一动,白洛忧郁的叹了口气,垂了垂头,语气柔柔的忧愁,“自从出了事,我这心里一直担心着,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抓住那人。”

  在白洛垂头间,沈亦辰不着痕迹的扫过那台布,只觉得心中好笑,这只狐狸真识相。

  声音透着关心,沈亦辰仿佛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的坐到了白洛身旁的一人杀人上,“别担心,那人中了毒,说不定早就是尸体一具了。”

  白洛心中惊喜,这人真的是实验室一份子!

  中毒的人不就明摆着指的是冷煜吗!

  “要不,我们还是去找他们商量一下吧。”白洛继续启动忧愁的小白花模式,“我总觉得那人不会那么容易死,若是被他恢复了信号,那就糟了。”

  →_→她这么说应该没问题吧?

  “你呀,就是担心的太多。”声音满是宠溺又带着一股让人听了便心痒的魅惑,璀璨的眼眸中带着浓郁的黑色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般深情的注视着白洛,沈亦辰勾起一个妖娆至极的笑容。

  一瞬间,仿佛绚烂的烟花盛开,五彩斑斓,美不胜收。

  直到烟花谢幕,白洛依旧羞答答的坐在沙发上不动。

  沈亦辰:咦,好像……勾引失败?

  他都这样了,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扑过来啊!这女人怎么还没反应?

  白洛的内心:笑笑笑,卖笑呢!快带老娘去你们的老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