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739章 这里隐藏着什么?
  锐牙貉是崤星狩猎场猛兽高危区内数量最多的食肉型凶残异兽,通常它们会成群结队的一起出现,采用群体捕猎方式寻找食物。

  虽然锐牙貉只有三阶,攻击力也不高,但是这是一个注重团队性合作的兽群,整体杀伤力不容小觑。

  但是此刻,原本种群内部无比团结的锐牙貉却仿佛有着深仇大恨般互相厮杀了起来,数量上千的锐牙貉你抓我咬,场面十分壮观。

  神情淡漠的看着这一个种群的锐牙貉全部死于非命,沈亦辰那漂亮的眼眸中写满了无聊。

  这感觉,完全就是满级屠杀新手村,毫无一丝成就感。

  抬头,目光瞭望向远方,沈亦辰铺开了领域,寻找起了自己的目标人物。

  得,那蠢女人还在乐此不疲的杀羚角兽。

  真不知道这种无聊的狩猎活动有什么乐趣,但是那女人似乎玩得不亦乐乎?

  收回领域,沈亦辰透着一丝迷茫的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从亡灵界回来,第一件事,就是锁定这个胆敢干掉了他的傀儡害他受了重伤的女人,因为浅搁是高级高全星,他只能启动了他的那些个公民身份中的这个沈亦辰。

  而到了这个星球,刚确定那女人的身份,他就莫名其妙的进了一个神墓,看到了那个不知所谓的未来!

  对于那个未来,沈亦辰只觉得无比荒诞!

  他怎么会看上那个女人?虽然那个莫久挺漂亮的,但是漂亮的女人他又不是没见过,除了漂亮之外,他不觉得她有什么优点。

  so,将来的自己是看上了她哪一点?

  而且很明显,他们是仇人的敌对关系,所以,他真的很疑惑那个未来是怎么生的?

  但是……

  沈亦辰目光深邃了起来,那个男人有法则庇护,自不量力的跟法则对着干,那完全就是找死,所以,未来的自己又怎么会挑衅法则最终反而被他杀了?

  他会那么蠢?难道真是印证了那句话,爱情使人盲目?未来的他眼瞎了?!

  头疼的揉了揉额头,沈亦辰继续思考他到底该干什么。

  去找那个男人报仇,显然不可能,法则是不容忤逆的。但是什么都不干,他又咽不下这口气,要不直接杀了那个男人喜欢的这个莫久?但是这样的话,他就不知道将来的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她了。

  对于这个未来自己会看上的女人,他还是挺好奇的。

  纠结了一阵,沈亦辰决定静观其变,下次三千界的交流会,他可以去打听下有没有什么能够剥夺天道法则的东西。

  把目标定为天道法则后,沈亦辰有些无趣的再次用领域观察起了狩猎场,那个男人也已经到了,但是目前还在招待所,看样子是会呆在招待所直到莫久回去。

  那么,在莫久回去之前,他干嘛呢?

  无趣的再次打量起了这颗星球……

  咦?轻轻愣了愣,沈亦辰眼眸里快闪过一道兴趣,那里,那里有六只伪装成普通植物的植物系异兽!

  身影骤然消失,下一秒,沈亦辰便出现在了一棵几十米高的大树下。

  枝繁叶茂的大树,看着与周围那稀疏存在的树木并没有区别。

  微微眯了眯眼,沈亦辰伸手抚上那粗糙的树干,沉吟着思索了一阵,嘴角翘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原来是这样!

  植物系幻兽!六芒幻境!

  呵呵,这里还藏着一个深不可测的驯兽师!

  利用致幻类植物系异兽布下的幻境结界,还是藏在地下十几米深的结界,这是要隐藏什么呢?

  按着树干的手微微一个用力。

  簌簌簌簌的,就像是起了巨大的台风般,大树摇摆了起来,树叶被狂风卷落而下,一片片落叶就像是掉落湖面,在空中激起一道道波纹,原本正常的空间仿佛被切割成了无数破碎的世界。

  沈亦辰的身影就像是投映在湖面的倒影一般,同样泛起了波澜,最终支离破碎,消失无形。

  成功进入了结界内,给自己布了一个最简单的隐匿,沈亦辰饶有兴趣的打量起了这个地下世界。

  只是粗略的探查了下,沈亦辰便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瞧瞧他现了什么?一群道貌盎然嘴上说着人人平等的伪君子,呵呵。

  犹如闲庭散步般,沈亦辰背着手,在这个地下世界参观了起来。

  虽然领域也可以看清一切,但是有些东西,自然是用眼睛真实的看见才会更加觉得无比的震撼。

  这里的人,还真是,啧啧啧……疯狂!

  不时的有人从他身旁穿越,却仿佛完全看不见一般,沈亦辰一路毫无障碍。

  在这个隐秘的地下世界漫无目的的欣赏了几个小时,沈亦辰突然有一股自己其实是个好人的错觉。

  这里,还真是地狱呢,那么魔鬼,会诞生吗?

  金属制的墙壁,没有半个窗户,让人有些压抑的会议室内,十来个服饰各异的人,围坐在一个椭圆形的长条会议桌前。端坐在最前端的那是一个一身职业装的卷女人,干练的服饰,精致的面容,染着豆蔻的指甲,满是职场女王的气息。

  “上个月,我们收到的各方捐款总共162763万,用于表面公益事业的实质款项有……”

  会议桌右侧,正汇报着财政收支的女人一身白裙,赫然是莫溪无疑。

  与平日里见人便笑意盈盈的模样不同,此刻的莫溪脸色肃然,无比严肃的向着在场所有人报告着最近光乐天使基金会的相关财政收入。

  “小溪的意思是,这个月我们有很多研究经费。”莫溪报告结束后,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金丝眼睛的男人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镜片反射出一片冰冷的光泽,“实验体不多了,我建议这个月多准备点实验体。”

  “三个月前不是刚给你们准备一大批,怎么又不够了?”上座的卷职场女有些不悦的挑起了眉角,“容越,上个月的死亡量,太大了。”

  “倩姐,别生气,生气会老得快。”另一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圆脸男人嬉笑着捣起了糨糊。

  卷职场女重重的用两指敲了敲桌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心思,都收敛点,老祖宗说最近有些心绪不安,都给我小心谨慎点。”

  目光满是警告的意味,莫倩扫了扫全场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