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715章 有了靠山来找场子
  开了门,白洛陷入了纠结中,这个堂姐她到底认不认识?

  还不待白洛纠结出个主动打招呼还是先静观其变,红孔雀怒容满面,动作强硬的手向前一伸,显然是想推开她往里进。

  白洛一个偏身,躲过了那推过来的手,让了开去。

  站定后,目光不悦的盯着他们,白洛脸上染上了怒气质问道,“你们干什么!”

  “原来是小久呀。”黄孔雀眼神闪过惊讶,脸上是一副刚认出她的模样,笑得端庄亲切道,“小久,你姐姐莫清呢?”

  “不知道,刚才出去了就没回来。”即使是认出了眼前这人是她的堂姐,白洛依旧满脸的不开心,语气冲冲的很是冷硬。

  这个黄孔雀,果然是认识的!不过,因为红孔雀的行为,就算是认识的她也可以发脾气的不搭理他们,反正是他们态度恶劣在先,她这个小孩子发发脾气,很正常。

  不过,余光查看了下,白洛就明白了。

  未知,52

  下方有个异能蓝条。

  这是找到了靠山来砸场子啊!

  不过,这位警察同志的神态有些尴尬,似乎是被强行拖过来的。

  52级的警察男颇为不好意思的站在门口,头垂的低低的,有些不敢进来的意味。

  “悠悠姐,这是你那个堂妹莫久吧?”

  整个包厢就这么点大小,几乎可以说是一目可见,不甘心的连角落都没有放过,红孔雀最终确定,这里只有白洛一人。s

  很是失望的,红孔雀对着黄孔雀语气泄气的问了问。

  “恩。”名为悠悠的黄孔雀点了点头,然后表情亲切话语柔和仿佛一个知心好姐姐的对着白洛温言软语,“小久,你和清清一起来看小溪的演出吗?”

  听到这话,也不知道是迁怒还是什么的,红孔雀看着白洛的目光不善了起来。

  “是啊!”哼了一声,白洛直接回瞪。

  虽然水球是她丢的,但是谁让这丫舌头那么长。

  好吧,她就是想找个证明莫清是莫清的人,谁让这丫正好撞上来,不用水球砸她展现一下莫清的水系异能,简直浪费。

  “莫清呢?她去哪了!”

  红孔雀伸手指着白洛,姿态有点张牙舞爪,带着咄咄逼人的意味。

  “我哪知道!”

  白洛直接翻了个白眼。

  “小涵,既然没什么事,那么我先走了。”

  发现目标人物并不在现场,门口的警察男,摸了摸鼻子,有些讪讪道。

  “三哥,你怎么能走!”红孔雀声音高了一调,愤愤然道,“莫清那个假清高的居然用水球砸我!简直太过分了,三哥,你必须替我把她砸成落汤鸡。真以为自己是异能者就天下无敌了呢。”

  “涵涵,这……不太好吧。”

  警察男犹豫着摇了摇头,心中为难。

  几个女人的小打小闹,他一个男人掺合在里头,简直太难看了,更何况是用异能欺负女人,把人淋成落荡鸡这种事,太没品了,他真的做不出来啊。

  早知道这个六妹妹说得出了大事就是让他来当靠山恐吓女人,打死他都不过来!

  可惜,已经来了,这会儿还真是进退两难。

  “怎么不太好了,三哥,是莫清先拿水球砸我的!是她先砸我的!”

  “涵涵,这个……人家道个歉,就算了。”

  警察男尝试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三哥!”红孔雀气的跺了跺脚,但是想着这个三哥是个老实人,根本干不出欺负女人的事,她也只能退一步。

  “但是!三哥,一定要莫清态度端正的向我道歉,她若是不道歉,你可得给我出头!”

  “好。”

  警察男立马应承着点了点头,心中同时松了口气。在警察男看来,莫清用异能这么欺负人,确实是她有错在先,道歉,理所当然。

  当然,就算人家真的不愿意道歉,他也不可能做出把人淋成落荡鸡这种没品的事。

  听了这兄妹的对话,白洛确定了,还真是找了靠山来找莫清找回场子的。

  不过,呵呵,莫清估计是不会出现了。

  “你是莫久?我听说过你呢。你真漂亮,澳门赌博网站:我叫潘伊,你可以叫我伊伊。”

  也不知道是不是友情泛滥,白孔雀再次自我介绍的向着白洛伸出了手,笑容真切,毫无城府的似乎真的只是单纯想和你认识下。

  “姐姐,你也很漂亮呢,我叫莫久,很高兴认识你。”伸手,握了握,白洛同样笑笑笑。

  有一句话,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虽然白洛真的不太喜欢穿白裙子的女人,但是她也不会脑残的看到一个白裙子就表现出一副厌恶的态度。

  虽然这可能有些表里不一,但是这种表里不一是与人交际中必须具备的。

  就像亲戚家的那个小孩明明长得很丑,但是你还得违心的夸一句这个小孩好。若是实诚的当着人家父母的面来一句,你家小孩真丑!

  呵呵,这才是真的缺心眼呢。

  “小久,你姐姐是不是丢下你先走了呀?”白孔雀表情很是天真的问道。

  “不知道,她出去了就没回来。”白洛无奈的摊了摊手,她可以利用这三人把莫清的失踪引出来!

  “七姐姐的智脑坏掉了,我也联系不到她,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

  因为白孔雀的态度很好,说话也是轻柔地软言软语,白洛收起与红孔雀对话时的针锋相对,语气同样软和了下来,那姿态就像是和朋友倾诉般带着丝丝的担忧。

  “智脑坏了?”白孔雀惊呼了一声。

  “活该,她这个人脾气又差,又整天一副假清高的模样,说不定被人套了麻蛋揍了一顿呢!”

  竖着耳朵偷听着两人对话的红孔雀幸灾乐祸起来。

  “小久,你的意思是清清失去联系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呀。”黄孔雀同样表面担心了起来。

  当然,黄孔雀心里到底怎么想的,白洛就不得而知了。

  “我也担心着呢。”白洛有些不知所措,仿佛寻求安慰般的望向了黄孔雀,“刚才和四姐联系过了,四姐说她联系工作人员找找,但是到了现在也没有消息……”

  “小久,别担心,这里很安全的,说不定清清只是先回去了。”黄孔雀再次扮演起了好姐姐,安慰道。

  “对哦,说不定是把你丢这里自己走了呢。”红孔雀冷哼着出声。

  白洛这算是挑拨离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