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游戏竞技 > 星际之女神攻略 > 第641章 过去已经改变,未来是否存在
  悲伤萦绕,白洛觉得自己也被带进了那个世界一般,眼前那是一人在披靳斩棘,但是待他历经艰辛到了彼岸的时候才发现,那个他为之杀开血路的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那是一种莫名的悲凉……

  “你不问我结果吗?”

  突然间,白洛有些不想知道这结尾了,虽然她已认定了这是个悲剧。

  “你不想知道结果吗?”悲凉中带着固执的,黑袍人追问。

  “您的努力获得了成功。”

  白洛恭声回答,为什么隐隐的她觉得这个黑袍人是她认识的?但是她怎么可能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

  “成功吗?也许吧,后来,我得到了实力,那凌驾于众神之上的实力。”本该是桀骜无比盛气凌人的话语,却依旧透着浓浓的悲哀,“可是,她说,我太强了,这个世界已经容不下她了,然后,她走了。”

  白洛:……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但是走了是什么意思?

  而且,什么叫世界容不下她?

  太夸张了点吧?

  还不待白洛想明白,悲哀散尽,那股浓郁的压抑心酸感消失,白洛觉得心头那浓重的凄凉色彩也一并退了个干净,就像是那最炙热的感情在经历了沧海桑田,岁月如梭后,由时间的长河把一切冲刷的干干净净,只余下一声带着遗憾的空叹。

  “也许我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

  白洛:→_→所以,这就是个受了情殇的老前辈遇到了一个‘垃圾桶’然后有感而发的倾吐一下内心的苦闷,倒个垃圾吗?

  那句话,说出来后会好受很多,果然是至理名言啊!

  接收完这只言片语的情感垃圾,白洛脑补了两个剧情。

  第一,这上演的是一出渣女欺骗深情男的戏码。

  什么‘你太强了我配不上你’,这分明就是借口嘛!

  唯一的解释是那女的心里没你啊,这种女人还缅怀个屁啊!

  又是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

  若真是这样的话,白洛只想说,‘前辈,这种女人不值得祭奠,您应该开启多姿多彩的新生活!出去走走,您就会知道森林有多大,不能因为一颗歪脖子树而吊死了自己。’

  当然,这种话白洛也就心里想想,真要说出来指不定会被一拍掌拍死。

  好吧,凡事无绝对,说不定也可能是一对苦命鸳鸯的剧情。

  这个前辈一出手就灭了人偶师八成是好人,说不定就是军方的大佬,而那女的说不定就是个通缉犯╮(╯▽╰)╭。

  前辈还是个战5渣的时候,喜欢个通缉犯就喜欢个通缉犯吧,反正他是个小喽啰,但是当他强大了!

  啥!!你一个帝国的绝世强者竟然喜欢一个反派boss?

  这怎么行!全帝国人民都表示强烈的抗议!

  世界容不下这种跨阵营的爱情,果断拆散不废话!

  通缉犯女伤心遁走……

  有一个引发世界大战的叶莲娜的例子摆在眼前,白洛觉得这个可能也是十分合理的。

  好吧,她脑补过度了。

  以这位前辈的实力和听他那种口气,八成那女的已经寿终正寝了,前辈来故地重游缅怀一下,顺手救了她,又有感而发的朝她倒了个垃圾。

  好像蛮合理的,但是,眼下这情况她怎么解释?

  说是遇到了一位神境前辈救了她?不会被拉过去查看记忆吧?

  那就惨大了!

  白洛愁眉不展了一阵,然后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余光偷偷瞥了瞥2米开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前辈。

  一个‘查看’。

  卧槽!

  眼睛要瞎掉了!

  ‘查看’下,人依旧是那个人,完全没有资料条就算了。

  但是那自带光芒背景是嘛意思?

  ‘查看’下的黑袍前辈自带金光,灿灿夺目,那感觉就像看到了神仙下凡一般。

  眨眼,白洛:……

  最近系统这个小贱人老是给她抽风,再也不要相信它了。

  “我的实力不是你现在这个层次可以感觉到的。”

  不再带有悲哀,却又依旧空灵,仿佛轻风拂过便不再存在般的声音。

  白洛:……

  这是‘查看’被抓包了吗?

  “可以陪我看一会儿风景吗?”

  原本白洛以为这人会生气,没成想却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好的,前辈。”白洛忙不叠的点头。

  虽然她觉得对着一片戈壁看风吹沙是一件很伤眼睛的事,但是人家前辈乐意,嗯,您老开心就好。

  拳头大,硬道理!╮(╯▽╰)╭

  不过这位前辈应该算是个好脾气的神境了,若是每个神境都像上帝、人偶师那样的话,这个世界早晚药丸。

  沉默,视线往前,白洛脑子里已经神游了天外。

  胡思乱想一阵、瞥一眼旁边的人、胡思乱想一阵、瞥一眼旁边的人……

  黑袍始终安静的站在那里,就像一尊石像般身形纹丝不动,偶尔有风扬起那流淌着金光的衣袍。

  因为带着面具,完全看不清在想什么,但是白洛觉得这是在缅怀过去。

  这种时候她还是安安静静的做个小透明吧,但是那根权杖似乎有点眼熟,但是她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不知道站了多久,久到白洛都有点脚麻的感觉时,黑袍人终于开口了,“他们来了。”

  “谁?”白洛下意识的回头,一片灰蒙蒙的,能见度太低,看不见!

  “这个,澳门赌博网站:请帮我转交给莫云钧。”修长好看的手递过来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黑袍再次开口,“如实的告诉他你所看到的,他会知道怎么做。”

  “您是他的长辈?”接过盒子,白洛豁然开朗,感情真的是认识的啊!

  该不会是莫云钧发了什么求救信号,这位正好在附近才赶过来救火的吧?

  所以,这是莫家的老祖宗?

  word天!莫家的老祖这么厉害!

  白洛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以前太井底之蛙了!

  “算是吧!”模棱两可的回答。

  听到那清晰的悬浮车声音,白洛欣喜的回身望了过去,虽然依旧模糊,但是想来就该近了。

  “记得,吃掉球球……”

  球球!瞳孔皱缩,白洛猛然回头,但是身侧身侧空荡荡的完全没了那人的痕迹,只留下那恍若不闻的叹息从风中传了过来,“它在莫云霆手里。”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悬浮车,转身,黑色长袍无风自动,空中只留下淡淡消逝的金色光芒以及一声近乎喃呢的轻叹。

  过去已经改变,那么未来是否存在?

  若是我不复存在,那你是否会嫌弃那个最终弱小的我?

  亦或者分别才是你我最终的宿命。(未完待续。)